阿朗回過神,自己已經走到她的臀前。
 
校長撫慰起上身的小山丘,見他的褲襠升起了一個巨大的旗幟,為此她伸過絲足,隔著褲子,撫慰起他的下身。除了用足底的嫩肉使勁地蹭磨肉棒外,她更用靈活的玉趾,將肉棒從褲子中掏出來,輕輕用腳尖捧起睪丸和大肉棒。這高超的足技,阿朗還真是第一次看到,配上絲襪的嫩滑觸感,真是讓人欲罷不能。
 
「到最後咪又係過咗嚟。」校長拿起一支原子筆細細的叼著,叼好叼滿後,她又把這支筆滑到陰部上,挑逗著那兩片小花瓣,而另一隻白嫩纖細的小手,則捻動起葡萄粒大小的乳頭。
 
須臾,肉縫兩旁的暗紅色的小陰唇經已綻放開來,嬌嫩多汁的小櫻桃也已脫離包皮,凸了出來。她把筆尖沿著櫻桃挑逗了數圈,然後筆尖移向肉縫處,蹭了幾下,沾上不少淫水後,用力一插,把半支了原子筆插了進去。
 
隨後,原子筆瘋狂的在肉縫裡出出入入,弄得淫水直湧,校長揚起粉面,狐眼半閉,紅唇雖成O型,卻遲遲沒有吐出一聲嬌喘,直至阿朗按下手上遙控器的按鈕,才舒暢的吐出:「噢……… 噢噢…… 呀呀呀………  好舒服 ……… 震住嚟插……… 好正呀………」
 


「呃……… 好淫吖 ………  李子朗 …… 我嗯嗯嗯 …… 呀呀 呀呀  …… 我淫唔淫吖 ? 想唔想屌 ?  賤婦好想俾你屌吖………」
阿朗難以想像,為何端莊雅致、嚴己律人的校長,竟成如此淫蕩的美婦。不過,他又想,這並不與自己的利益產生衝突,所以他沒有繼續深究下去。
 
俄頃,淫婦只覺穴蕊來了一陣陣透心的酥麻,她失聲叫道:「冇喇 …… 冇喇 ……老公呀 …… 我要死喇……呀冇喇 …… 死火喇……欸欸 …… 」呻末,倏然,穴蕊一熱,淫婦雙手支後,緊緊抓住書桌,俏臉後仰,嬌啼一吐,淫穴猛然的吸住跳蛋與原子筆,死死不放,頓時大股的溫熱淫水,直湧而出,噴到阿朗的身上。
 
「死淫婦,噴到我成身都係。」阿朗低頭瞟了一瞟自身的衣服,只見白襯衫上水印斑斑。
 
「呃 …… 呃 …… 老公仔 ……  俾我補償返得唔得吖 ? 」淫婦把跳蛋與原子筆抽出淫穴,也不知何時,稱了阿朗為「老公仔」。
 
淫水淋漓的陰戶上,綻放著兩片鮮嫩嬌紅的小陰唇,正脹硬的仿如魚嘴般的,朝向阿朗,一開一合,一縮一張。唇皮繃平嫩滑,末端的那塊雞冠形狀的小皮,稍有年齡的痕跡。小櫻桃佈滿微絲,脹卜卜的待人開採,尖端仍凝吊著,剛才高潮時噴出的淫水,在桌燈下,亮晶晶地,反著水光,垂垂欲滴。


 
汗珠涔涔的淫婦,繼續用玉足蹭磨肉棒,唇角掛上挑逗的淫笑,氣喘噓噓的說︰「插入嚟啦 ……… 老公仔 …… 用你嘅大支嘢  ………  好好咁懲罰我 ……… 」
 
如此成熟嫵媚的淫婦,阿朗又怎能拒絕不食,但一想到較早前因強姦她差點闖出禍時,他稍作猶豫,停了一停。
 
「老公仔,我唔得喇,淫婦好想要,插入嚟啦 …… 嗯嗯嗯 …… 好唔好吖 ? 」年過三十的淫婦,竟用祈求的眼神望向阿朗,嗲聲嗲氣地哀求著他。她再勾出手指,躺在桌上,示意著他插進來,又用玉足夾著肉棒,並將其對準小穴。
 
阿朗只覺自己的龜頭前端,被濕漉漉的陰唇親吻起來。他一想到,下身的肉棍在來到校長室前,曾被淫婦的女兒親吻吞吐過時,他的腰腹回應了欲望的追求,徐徐地往前挺,準備探查思穎的出生之地。不知是淫婦沒嚐過大肉棒的原因,又或是淫穴過小的緣故,當半個圓大的龜頭插進穴時,她眉頭緊鄒,臉上竟是擺出痛苦的表情︰「哇…… 好大好熱 …… 痛 ……  同之前啲垃圾唔同 ……  呀 …… 嗯嗯 ……  果然同我想像中一樣 ………」
 
過沒幾下,那泥濘不堪的小穴,經已被粗壯的大肉棒完全插進,她的眉頭從緊鎖的慢慢舒展開來。他研磨了花蕊幾下後,將大肉棒逐寸抽出,只把那圓大的龜頭留在淫穴內,因她的小嫩菊塞著肛塞的緣故,當阿朗抽至穴口時,只能那地方特別緊湊。須臾,又再飛快地插入,接下來便是一連串的狂抽狠插,下下頂至花心,衝擊著那佈滿敏感神經的子宮口。


 
淫婦感到自己的淫穴又脹、又麻、又爽,她呻叫起來,哀悼著那些被刮出穴外的淫水︰ 「呀呀呀呀呀 ……… 舒服 ……… 好舒服………好多水呀 ………  阿女就好啦……… 日日都可以俾大鳩屌 ……… 好都想咁吖………」
 
「你又知思穎佢日日俾我屌 ? 」
 
「你係 …… 佢男………  男朋友嘛 …… 點會唔係……」
 
話音未落,她有節奏的擺動起嬌軀,一聲聲淫媚婉轉的嬌啼衝唇而出,F無法抑制地放聲浪叫著︰「呀好彩 …… 噢…… 好彩嗰陣你想強姦我 ……… 如果唔係 …… 如果 …… 唔係 …… 我就錯過咗………嗯嗯嗯嗯噢噢噢嗯嗯 ……… 大鳩好爽吖」
 
舒爽無與倫比的快感,隨著無比粗大的肉棒那忽輕忽重、充滿節奏的抽插,不停地衝擊起她的腦殼。她芳心狂顫,樣子很是滿足,淫穴緊緊的咬著大肉棒。
 
他想,她的淫穴深處真的是從未被人觸及過,不然是不會這麼緊湊,或許是肛塞的關係,又或過往對手的肉棒不像阿朗的那般粗壯,所以才沒受過如此舒爽的開發。一想到這,阿朗興奮不已的瘋狂擺動腰腹,繼續有節奏地抽插淫穴。
 
「啪……啪……啪……」的交媾聲回蕩在這校長室內,長髮散亂的淫婦,優雅的撥開黏在臉上的長髮, 將嬌喘的性感模樣重回阿朗的目光之內。
 


他見此,笑意淫淫的低下頭去,輕吻起她那嬌豔欲滴的雙唇,宛若果凍般的質感,真讓人不想抽開。他逐把舌尖探進淫婦的口中,然後一邊如蛇般的,攪弄著她的丁香小舌,一邊又大口又大口的,吸食著從唇角淌出的香甜津液。
 
吻著吻著,阿朗一手撿起桌上的粉色跳蛋,然後用膠紙黏在淫婦的陰蒂上,瞬間她回應似的扭動起下身來,穴內的壁肉也有意無意的收縮起來,欲求不滿地夾緊吸啜著大肉棒。
 
四片唇交纏間,阿朗沒有停上抽插,而淫婦亦刻意的收放兩腿內側的肌肉,使得壁肉如蠕動似的。當肉棒抽出時,收緊兩腿肌肉,儼如口交般的吸吮,不讓大肉棒離開。相反當插入時,則放鬆起來,肉棒便可更快地全沒於體內,頂弄自己的子宮口,讓快感加倍。
 
而且,阿朗還發現,當大肉棒劃過某處時,肛門會驟然緊縮,吸啜起那個肛塞,而深處的肉壁亦會持續地痙攣了一陣,仿佛小手般的,妄圖抓緊龜頭,不讓其離開。
 
「你點知我係佢嘅男朋友 ? 」阿朗抽開雙唇,同時也抽出肉棒試圖盤問起她。
 
淫婦緊閉美目,雙腳鬆開,不由己的發出哼聲︰  「呀……唔好掹出嚟吖……」接著,全身起了一陣的顫抖,一大股溫潤的熱流,狂噴而出,射上阿朗的衣上。她又不自覺地又輕呻了一聲,身子軟下去的,躺在桌上。
 
隨著她的輕呻,旋即下體一陣酥麻,然後一股帶著騷味的液體流淌而出,跟著一絲聽似舒服的嘆息聲,鮮豔欲滴的小櫻桃上,冒出一條小瀑布,「淅淅淅」的水聲瞬間回蕩在校長室裡。
 
因粉色跳蛋仍然震動著,那肉縫頂端的小櫻桃,使小瀑布看起來是間斷間斷的。又因沒完沒了的快感,淫婦無法停止排尿,只可讓黃澄澄的尿液,噴灑在阿朗的衣上,同時繼續閉起雙眼,享受著排泄和高潮的雙重酥麻感覺。


 
「你噴到成件衫都係你啲尿喇 ! 」阿朗趕忙脫光身上的衣褲。
 
「嗯嗯嗯 ……… 冇計 ………你搞到太舒服喇 ……  」她的肉縫只剩下些許的尿液滴落。
 
淫婦感覺尿得差不多,便挺起身軀,雙手環繞起阿朗的肩脖,用那雙黏上跳蛋的小山丘,輕蹭他的胸膛數下。
 
「我哋去梳化度做吖。」語末,淫婦便被阿朗架起雙腿,移動至梳化處。
 
現在,兩個人面對面的坐在梳化上,淫婦以跨騎的姿勢,騎坐在阿朗的雙腿上,屁股很熟練的左右扭動起來,磨蹭了肉棒數次後,便顫抖的提起下身,兩指壓在小櫻桃上的跳蛋,先用力地揉搓起,務求令震動加倍,當淫水再次直湧時,再淫蕩的將陰唇左右掰開,然後一手握起胯下的堅挺肉棒,將大龜頭對準肉縫。
 
此刻,她火熱熱地盯著眼前的阿朗,阿朗卻冷眼的低下頭來,盯著她的陰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