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婦見此,皺起雙眉。
 
赫然,她把雙唇湊向阿朗,吻上他的嘴來,帶著一點淡淡的甜絲絲︰「哼……嗯嗯嗯嗯嗯嗯嗯……」接著,就徐徐蹲了下去,蹲下時,由於肉棒過大,她眉頭緊鄒,臉上現出滿足的表情「真……真係好大……」沒幾下,開始上下擺動自己的嬌軀,緩緩地提起濕淋緋紅的淫穴,又重重地壓下去。壓下去當刻,阿朗差點忍不住精關,他沒想到年過三十的陰道,竟是如此緊湊,而且是曾經產出兒女的。他強忍下去,配合起淫婦的動作,來回上下挺動著下身,每一次的插入,都深入她的花蕊,探勘起曾經孕育思穎的禁地。
 
漸漸地,他雙手緊抓起淫婦那肥大白皙的淫臀,一邊是揉搓撫摸,一邊加快淫婦的擺動。
 
她的淫穴緊緊地夾住阿朗的大肉棒,不讓它完全抽出,每次的升降,都要求緊緊地碰撞在一起,產生「啪啪啪啪」的淫糜聲響。「呀呀呀呀呀呀………嗯嗯嗯嗯嗯………好爽吖………屌大力啲屌大力啲………」阿朗聽到她的淫叫,一陣興奮,更加賣力地挺動下身。
 
一頓狂插之後,一陣酥麻的快感,從阿朗的尾椎湧上頭來,乍然,精關一鬆,大股大股的精漿灌滿淫婦的生命之房。她一臉邪笑,道︰「你想思穎有細佬妹 ?」
 


阿朗被她的淫言挑逗得愣了一愣,隨手在她圓暈的淫臀上,「啪」的一聲,打上一掌,力度不大,卻在臂肉上留下一個淡淡的巴掌印。隨即,她的雙穴緊緊地收縮起來,夾緊肛內的肛塞,和穴內的大肉棒。臉上,她雙眉舒張,眼睛噙住淚水,微啟紅唇,吐出小舌,一臉享受的樣子,死死地摟緊阿朗的脖子。 見此,阿朗又重新抽插起來,龜頭上感受到,灼熱的精漿透過抽出時的一瞬空隙,從她的子宮口流淌出來,而當插回時,些許的精漿又再一次被龜頭擠回子宮,如些一來,整個陰道上都佈滿了阿朗的痕跡。
 
「呀………好爽………打大力啲……插快啲 …… 個屎眼好舒服吖………」
 
「死淫婦,身為校長都咁淫賤,有冇搞錯 ? 」阿朗再用力的打了數掌。
 
「呀……嗯…… 老公仔對唔住……請你好好咁懲罰我呢個淫婦………」
 
阿朗打得起勁,更抽插得舒爽,見淫婦如此淫猥下流,便將她的玉腿抗在肩上,讓大肉棒更深入花蕊。她的身子稍稍傾在梳化前的茶几上,只靠兩手撐起顫抖不已的身子。阿朗繼續緊抓她的臀瓣,以威嚴的姿勢,狠抽狂插她的淫穴,一口氣在數分鐘下,抽插了100多下。
 


「呃呃呃呃………  好勁好勁………… 老公仔………我愛你碌鳩………我愛………」
 
「大聲啲,聽唔到 ! 」
 
「我愛……… 我愛…… 你碌鳩……… 」
 
淫婦又怎受過如此強悍的抽插,她低聲一吼,交合處又噴流出高潮的洪水,混著精液,淌出陰戶。他再次感覺到,一股強大且熱熱的水流,沖刷了他的龜頭一下。他咬緊牙關,狠命的緊閉精關,他的內心不斷自說自話起來︰「就嚟要射了」「好爽」「忍住吖」。強烈的刺激,讓阿朗的臉也變了。支在茶几上的淫婦,雖被插得嬌喘連連,但見阿朗的樣子似到極限,快要爆發時,又再使出她的絕招,刻意的收放兩腿內側的肌肉,那軟糯柔滑的淫肉,時而從四面八方擠壓大肉棒,企圖不放它走,又時而擴張,企圖讓大肉棒一插到底。這將淫穴變成吸啜機器。
 
幽深狹長且濕潤的淫穴中,大肉棒在一圈圈由褶皺形成的肉環內,不斷地來回穿梭,不斷地衝擊深處的那團嫩肉,那比肉壁上的任何一圈淫肉,因淫水和精液的加潤,更要濕軟滑膩,更是舒適誘人,似是布丁,又似是棉花,一頂一壓之下,龜頭已頂到盡頭,但那團嫩肉卻湧出一肢熱水,澆在大龜頭上,房間裡,迴蕩了淫婦的一聲浪叫,整個肉腔裡的淫肉,都跟著一起蠕動開來,肉環一圈圈的,無規律地攪弄擠壓起大肉棒來。
 


阿朗見淫婦又被抽插到高潮,強忍射精之意欲,急速的再抽插衝擊多數十下。鋼鐵般的大肉棒,在緊湊的肉洞裡,來回瘋狂衝刺;火熱滾燙的龜頭,不斷地似烙鐵般的熨燙起她的花蕊。大腿間滿是抽插的灼熱、充實感,穴心被頂弄得陣陣酥癢,每當大肉棒頂到佈滿精漿的子宮上,難以形容的刺激自子宮深處,一波波的湧來。這快感如雷似電的,傳遍四肢百骸,這如此舒服、讓她高潮連連的快感,不只直逼喉頭,更讓她的呼吸不規則起來,全身起了陣陣的痙攣。這是淫婦久未享受的
 
痙攣引發的連鎖反應,更嫩穴緊緊的吸吮住大肉棒;子宮口似小嘴的,蠕動緊縮的吸啜起龜頭來。一向給人形象端莊的校長,如今在阿朗粗大的肉棒抽插下,只是一名淫婦而已,而且她已不禁舒服得意識迷糊,高潮連連,她沒想到,會阿朗插得如此舒服…… 此時,淫婦已淫盪到一個極點,她長噓了一口氣,淫穴把肉棒夾得緊緊,又捏弄著自己的小乳房,又不停地上下扭動豐盈的肥臀,迎合著阿朗的抽插衝擊,享受著大肉棒的滋潤。
 
淫婦無意中發現,子宮裡頭湧出的快感,是自己一直渴求的,不論是她的前夫,抑或是其他的男人,都沒法給予她的。她不敢相信,這強烈的快感,竟會是眼前這討厭的男人給到她的。她是心感到嫌惡的,卻又本能地勾引他過來,並樂在其中。
 
「唔唔…唔唔……呃………好 …… 好爽…… 喔……」淫婦就皺起秀眉,吐出淫蕩的哼聲,低頭瞄著兩人的交合處,只見穴口那兩片鮮嫩肥厚的小陰唇,隨著抽插,時而翻進,時而又翻出,瞄得她粉臉燙紅,又再高潮了。她嬌喘一聲,眼巴巴的看著一道水柱,從穴口噴湧而出。
 
「你又高潮喇 ? 哈哈 !」
 
「都係…… 多得你 ………」
 
就這樣,兩人持續女上男下的姿勢,交媾了二十多分鐘,期間淫婦不下高潮了三四次。
 
阿朗拍了拍她的屁股,示意換個姿勢,可是,她不想抽出肉棒,於是沒有理會他。阿朗見此,再用力的打了她一掌,痛得她吐出一絲嬌喘,還差點掌出一個高潮來。她只好配合的,支起身,抽出肉棒,肉棒抽出的一剎那,穴中宛如缺堤的,流出了一大圪乳白黏稠的淫液,並滑落至阿朗的雙腿、梳化上。


 
阿朗伸手挑了些上指尖,兩指捻了一捻,張開時拉了兩三串垂落的水絲。他淫淫笑著對她說:「你睇下 …… 你都流得幾多嘢出嚟 ……」
 
「最衰都係你囉 ……… 」她彈了下阿朗的肉棒一下,旋即又揉搓起肉棒來。
 
「咁我走囉 ……」說著,阿朗轉身撿起衣服,她見此,霎時急起上來,捉起他的胳臂,不斷拍打其胸膛,不滿的嚷著:「唔好啦,我等咗好耐喇………」
 
「好耐 ? 」
 
「你唔係以為閂埋門,我就聽唔到你同阿女喺大廳玩 ?」說著,她掛起一絲淫笑,更道:「果然係竊聽界嘅女王,咩都走唔出你嘅手指罅。」接著,阿朗便將她的身子推倒在茶几上,把她的雙腳繼續扛在雙肩,扶正堅硬粗大的肉棒,對準淫水斑斑的淫穴,再次用起初時的姿勢,一下子把大肉棒插了進去。
 
遭到他突如其來的襲擊,不免有些疼痛,淫婦緊鄒眉頭,卻興奮的呻叫著:「唔好放過我………  大力啲大力啲……… 大肉棒好硬好粗……… 屌死我啦……」阿朗見此。一下下插到深處,穴內濕潤滑溜,加上剛才連番的高潮,淫穴不只緊湊且刺激不斷,還發出「噗呲噗呲」的淫糜水聲。
 
「淫婦多水閪昜屌 !」阿朗逗著她說。
 


「鮮肉大鳩屌穿閪 !」淫婦接道。
 
我聽狀,加快抽插速度,插得她淫水真流,嬌軀亂顫,呻吟聲仿似又加大了十幾分個貝。
 
她撥開黏在臉上的髮絲,將其撥散在茶几上,她伸出顫抖中的手,輕輕地,順時針的揉按自己的小腹,雙眼失神地,淫笑不止,並說道:「嗯………嗯……… 呀………  太粗了 ……… 太大了……… 太快喇…………你插到我下面……… 就嚟爆開………仲有跳蛋嗰啲嘢………呃………要死喇………」倏然,她一手緊抓住茶几,一手按著小腹,粉面後仰,嬌叫一聲,小穴猛然的吸住阿朗的大龜頭,隨即一股溫熱淫水,又直洩而出,澆在時近時遠的龜頭上,澆得他陣陣透心,酥麻顫抖,
 
「呀呀呀呀……呀……呀……哈………好……好爽……頂唔順喇………呀……嗯嗯嗯……嗯……放過我啦」強烈的高潮過後,阿朗繼續抽插得起勁,並問道:「邊個叫得咁大聲 ?」
 
「係我 !」她給出了淫蕩的回答,阿朗卻不是很滿意。
 
「你係邊個 ? 」
 
「淫婦……… 最淫嗰隻………」
 
阿朗問道︰


 
「咁淫婦同學生而家喺度做緊啲咩 ?」
 
「呀……… 屌閪吖 !」
 
「屌邊個個閪 ?」
 
「我 ! 呀呀呀呀呀……… 」
 
「頭先咪講咗,你係邊個 ? 」阿朗不滿意的打了她的屁股一掌。
 
「我係………淫婦……… 死淫婦,老公仔快屌穿淫婦個臭閪……大鳩……大支嘢……屌死我喇……正呀……爽……額哼……好……好爽……再嚟……嗯………」聽到此番悅耳的呻吟,阿朗更氣勢洶洶的,抽插那淫穴的肉洞,插得淫水四溢。
 
「呀呀呀呀……… 呀呀呀呀…………」這淫蕩的呻吟,異常地高頻,雖生怕給人聽見,但在銷魂淫糜的時刻,也顧不上那麼多,快樂完才算。
 


淫婦又一陣呻吟,又挺起身子,雙手捧住阿朗的面,讓他無從迴避,然後,把嬌艷的面龐湊上前,吻起阿朗的雙唇,吻上當刻,迅速吐出小舌,鑽進阿朗的口腔內,攪弄他的舌頭。
 
吻著吻著,阿朗「嗯」了一聲,旋即精關大鬆,一股接一股的陽精,射進子宮的深處。
 
淫婦遭到灼熱的陽精的衝擊,又感受到精液射到子宮的脈動,她仰起上半身,興奮的達到性高潮,噴射出愛的汁液,而且在子宮內與精液交融在一起。子宮似是很想吸收的,不停地痙孿收縮,穴口也跟隨起來,如同吸氣的小唇般,一張一合的吸起氣來。
 
此時此刻,他倆相擁一起,互相吻著彼此的雙唇,撫摸著彼此的身體,陶醉在亂倫的情懷之中。吻過後,淫婦慢慢的跪成一個鴨子,又坐在阿朗的腿上,精液混合著淫水,從她的腿根,潺潺流出。
 
發射過數次的肉棒,在穴中漸漸軟掉,一團團宛若肥皂泡的混合液,狂張的由穴口流淌出來,阿朗的雙腿、肉棒連同卵蛋上,全是一團團的淫水污漬,軟掉的肉棒微弱地抖動起來,沾在上方的淫水,抖著的,一點一點地滴在梳化布上。
 
淫婦看著阿朗的臉,雙眸間隱隱的略見淫光,她紅唇微微翹起的說道︰「淫婦以後聽曬你話。」
 
聽罷,阿朗便陰陰一笑。
 
但他顯然沒有察覺,就在書櫃的上方,一部攝錄機正連續不斷地亮起紅光。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