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長室內,他們兩人交媾過後,雙雙坐在梳化上休息。
 
那根身經百戰的肉莖,軟掉的躺在梳化上。
 
那淫糜多汁的肥穴,開開合合的喘著一口氣。
 
淫婦率先開口問道,會否再來一發 ?
 
而阿朗則答道,要回班房幫手,恐怕暫且不能與她纏綿。
 


淫婦空虛的輕啍了一聲,又道,再來一發吧 !
 
可是,卻被阿朗以班別之名一再拒絕,淫婦見他如此堅定,只好硬著頭皮,抬起單腿,騎跨在他身上,左右扭動圓潤的淫臀,用淫穴磨蹭起那根軟掉的肉莖,企圖使其重振雄風。
 
淫穴磨蹭俄頃,那根肉莖經已硬錚錚的舉頭指腹。淫婦低頭見此,便扶起肉莖,把龜頭對準穴口,隨即又上下擺動身子來,陰唇再次大張的吞吐起肉莖,任由龜頭邊上的菱角來回刮動著,嫩壁上的圈圈褶肉。
 
一絲的呻叫,接一道的喘氣,時高時低,放肆似的迴盪在校長室內。
 
吐息片刻,乍然,淫婦反上白眼,一聲連綿高頻的嬌啼衝唇而出,子宮突然感受到大股灼熱濃稠的液體,噴射進來,並在其內流動起來。
 


阿朗本以為陽精洩後,淫婦便會就此作罷,放他回到班房幫忙。他心知思穎、Cherry他們應該怒火中燒當中,準備把遲遲沒有回來的他,大卸八塊。他的手機在剛才交媾期間,也瘋狂似的在一旁的褲內震動起來,不說還以為是淫婦身上的跳蛋。
 
淫婦讓阿朗離開校長室,卻沒有選擇放過他。她建議到校內各處野外露出,享受極致的快感。
 
一開始阿朗的內心是想反抗的,畢竟是在校內,更何況是開放日的最後一天,周遭也是參觀者,不像家外的那條長長的走廊,只有寥寥的鄰居,但…… 但內心的波動,撥動起他的界線,使他心癢癢的想試一場。
 
就這樣,阿朗默許的答應了。
 
阿朗穿上充滿尿騷味的衣服後,便提出到教員室旁的儲物櫃,取出唯一的運動服來更衣。
 


「拎完不如上天台玩吖 ? 」淫婦期待且淫蕩似的勾起嘴角。
 
「咁激 ? 但可以吖。」阿朗下身的肉莖興奮的又再跳了幾下。
 
接著,他又問道︰「你咁樣出去唔驚咩 ? 剩係著套西裝同裙,入面咩都唔著 ? 」
 
「入面有著㗎 ! 」說罷,她便敞開西裝,拉高裙擺,指著那數顆貼在陰蒂和乳頭上的跳蛋,並解釋道︰「著咗呢啲囉。」
 
望向她淫盪風騷的胴體,那被跳蛋震動著的淫穴,正淫水淙淙,有片刻,他竟又想奸淫她的一番,但他咽下一口唾液,留待之後慢慢的好好的在天台玩弄。
 
他們走出校長室,先到儲物櫃取衣。沿途上,可能因校長室位於底層的關係,他們碰見的參觀者可算甚多,參觀者對淫婦的目光沒有想像中那般觸目。只是每當她停下來顫抖呻吐時,才稍稍讓人注目。
 
說時遲那時快,與人群擦肩而過的兩人,幾經波折,淫婦途中高潮了數次,才到達教員室旁,阿朗拿好衣服,關上櫃門,準備前往更衣。
 
當他扭頭之際,只見淫婦靠在牆上自慰。她瞄向阿朗,拋上眼媚,輕咬下唇,吞了一口律液。


 
話雖人流集中在教員室以下,但淫婦竟如此大膽的在大庭廣眾拉高裙擺自慰,他也為之佩服。她的兩指分別揉按起兩片肥厚的陰瓣,慢慢搓動唇皮,另外兩指則滑到薄而透明的膠紙上,夾住陰唇會合之處上的跳蛋,輕輕揉弄陰唇上勃起的那條櫻桃,企圖讓快感加倍。
 
淫婦漸漸仰起頭「呀……呀……呀……」的連番吐出淫哼。
 
她的四指,越揉越快,胴體越按越是顫抖,整個下身淫水斑斑,櫻桃有點走神的透出到跳蛋之外。
 
淫婦停下指頭的揉按,把指尖湊近嘴前,舔起蜜汁來。阿朗走了上前,雙手放到她的腰間上,解開唯一遮擋下身的短裙,並慢慢的往下拉。她那豐滿玉潤,綽約多姿的下身,就跑出來了。
 
淫婦象徵性的抵抗了幾下「呀……呀……唔好吖………」,隨後便任阿朗脫下自己的短裙。
 
脫下後,淫婦依舊不覺羞恥,將雙腿張得大大,好讓阿朗看得清楚。
 
阿朗對著淫糜的陰戶,兩眼瞪得發直,越看越喜愛,越看肉莖越是脹痛。他把五指張大,用掌心壓在濕黏的陰唇上,彷彿搓麵團似的,有節奏地輕輕揉著。
 


揉了一陣子後,阿朗更把手指插入穴內,穴腔又暖又濕、吸力頗強不說,還用還用豐腴的雙腿夾著阿朗的手,磨蹭起來。
 
淫婦吐出小巧的舌尖,頂在阿朗的雙唇上,以舌尖逐一舔舐起他的雙唇。阿朗也沒有閒著,手指由下往上的,抽插挑動著她的淫穴,不時又用食指磨擦起貼上跳蛋的櫻桃。
 
在儲物櫃旁,兩人的動作愈發大膽與自然。淫婦的兩手不知不覺間放棄自己的小穴,而轉在阿朗的褲襠內翻騰不息,一會兒,撮弄套動大肉棒,一會兒,揉搓睪丸與肛門。阿朗的另一隻手,則抽進她的西裝內,五指包覆著一隻小小的山丘,肆意地搓揉擠壓那白嫩的乳肉。
 
漸漸地,淫婦被這種悖德感和露出感等雙重享受,又再帶入高潮,那半開半合的眸眼,宛若蓋上一層層朦朧而美的霧,變得淫蕩且色情、迷離且誘人。
 
被迷得沖昏頭腦的阿朗,終也忍不住,拉著淫婦的手,帶她到天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