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外傳第5章,提及Gigi和一個叫Mandy的韓國遊一事嗎?這個Mandy,加上Tina,好像是Gigi僅有兩個最熟落的朋友了。
 
Gigi說和我拍拖初期,Mandy曾勸Gigi「不要盡信我」,Gigi為維護我,和Mandy吵得面紅耳熱(Gigi口述,不知真偽)。4月初,我見過Mandy一次,覺得她總算斯文有禮,亦有自動自覺付賬,不見港女行為。雖然認識不深,但總算印象良好。但想不到,此人成為分手導火線之一。
 
如第5章述,2011年12月Gigi和Mandy到韓國旅遊,以二女同行,Mandy男友不去了事。2012年4月下旬,和Gigi談及此行,她提到此行結束,由機場乘的士回家,抵達Mandy家樓下時,Mandy「命令」其男友來提她搬行李,態度還甚為惡劣與老奉,完完全全是港女公主病寫照。
 
又問及為何其男友不同行?Gigi沒正面回答,只說:「如果佢去埋,佢就要畀埋Mandy份團費喎」

下?我一時間不知怎樣回應,「唔一定架姐下話?」





「一定!佢地年年去旅行都係咁啦。如果你同Mandy拍拖,我唸你要照顧佢好多日常使費。」跟著又提到Mandy男友正為結婚儲錢,我心想(只是心想,沒用的我從不敢說出口):「做佢條仔真係慘,廚房仔一個,又要應付旅行畀埋佢o個份(普通日常拍拖使費,食飯睇戲那些,雙計應該都走唔甩),又要應付儲錢結婚,真係聽都覺辛苦!唔知件Mandy有咩付出過?如果應付到旅行畀埋佢o個份,應付唔到儲錢結婚,唔知件Mandy又會點?」這使我對Mandy印象大為轉差,亦對Gigi批評了數句指Mandy是港女,更表示考慮facebook unfriend了Mandy。
 
更令我擔心的,是Gigi這番話(雖又不知真偽),是否有弘外之音?尤其我們當時也有討論我們去旅行,近則Tina生日到澳門,長遠一點的是到台灣。Gigi雖對某要求無說到出口,但就不時「冇錢冇錢」。而且Gigi說這些Mandy和其男友的事時,態度好像完全不覺有問題,還甚為嚮往與羨慕。
 
這些話,並不為港式男女關係道德觀所普遍接受,我連在高登也不敢說,我也想了很久才決定是否在這裡說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