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我已近而立之年了,4月13日黑色星期五,我永遠忘不了這天。

這天,肥妹生日,相約我到荃灣英皇娛樂廣場(現稱大鴻輝(荃灣)中心)的Neway去唱K🎤。前往途中,我生平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一次中鳥糞,這是將發生甚麼大事的預兆嗎,果然......

K房內,除了熟悉的肥妹,還有一名.....使我刻骨銘心、改變了我以後日子的人。

那是一名陌生女子,即是肥妹的朋友,叫 Tina ,時年20接近21。

本來內向慢熱的我,和Tina的緣份,應只限這個K局內,但卻因一個極偶然機會,而和她火速混熟------ 之前一晚,肥妹不知發甚麼神經,對我胡言亂語,說甚麼親生父親是美國人(不是華僑ABC,是白人鬼佬那種,但她完全無半點像混血兒),想到美國旅行和尋親,我說以她的狀況,幾乎無可能申請到美國簽證,她竟說:「我去美國旅行咋,又唔係去申請簽證!」(無言.........);又說自己被下了降頭,有一個施了符咒,會自動行走的芭比公仔跟著她..........



就是這個緣故,給我和首次碰面的Tina製造了話題,乘肥妹往洗手間,我就對Tina說,肥妹對我說了這些,你覺得她是否有問題.......Tina回:「係呀!我都覺得佢怪怪地,所以都盡量唔同佢一對一去街,佢仲話佢曾經畀個貌似陶X宇既鄰居強姦,仲有左,生埋BB,但個BB被帶走..........」

就這樣,加上Tina又健談,我和Tina火速混熟,言談間得知她是半個澳門人(每年澳門派錢她也有份,很想要吧?),經常到澳門,當時又無業(不久後做了診所助護),我便打蛇隨棍上,說下次到澳門,找我和肥妹一起去吧,她一口答應。

本來又是「得閒飲茶」式的應酬,沒料到她竟坐言起行,不出兩星期,便找我和肥妹,還有另一男性(疑似是兵),來個澳門一天遊,這也是年近而立之年的我,首次和朋友離開香港。
 
之後,Tina不時邀約我參加其朋友的飯局K局(反而沒有邀約肥妹),有時甚至是和我一對一,Tina成為我唯一一個,由非同學非同事認識的朋友,她使我這個已近而立之年的毒L,終於開始有一點點較正常社交生活,唱 K的機會大增、亦使我明白何謂和朋友吃飯、何謂食放題食壽司食韓燒......甚至,Tina是除我家人外,世上唯一一個記得我生日,且在我生日時有表示的人,雖然幾乎每次都有些事令我不快,但暫不述了....
 
老實的說,Tina樣貌身材,均極之平凡,我敢說,街上最少七成年輕女子比她漂亮,但不知何故,她好像散發著一種正能量,即使甚麼也不說不做,只要她在身旁,就有一種快樂的感覺,加上她又主動外向(從對我的態度可知),可能因此之故,她極多朋友,當中又以男性佔多,當然又多數是兵、厹。不過她也有不少缺點:極自我中心,甚至自私,嚴人寬己,<人性的弱點>談及的待人接物態度,她幾乎是180度相反。有點港女格,覺得男仔蝕底給女仔是應份。兵、厹對她的無限付出,她幾乎照單全收從不面紅。



甚至,她其中一名「男性朋友」,是收數佬,因為她的診所醫生腦細欠藥廠數,藥廠派這收數佬到診所收數,因而和她認識並成為「朋友」的,你說這人可怕嗎?要注意,她絕非甚麼國色天香。
 
而且在網絡世代中,Tina很另類,幾乎不上網,由MSN到Facebook也沒有(即使有也是太空戶口),whatsapp也是遲至2012年尾才有,又堅拒告知他人家居電話☎號碼,和她的唯一聯絡辦法,就只有她的手機,但要命的是她的手機長期靜音,打電話給她,九成 miss call(那時還未流行智能手機,一般人不會經常拿手機來看,所以miss call是常見事,但像她miss call得這麼離譜的人,應該不會很多) 、又無留言信箱。
 
我和Tina只是普通朋友關係,甚麼女神、追求,想也不敢想,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