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間教堂的一個告解亭前,跪著了一個男人頭髮蓬鬆,面上佈滿皺紋,亭裡神父揭起簾子,瞬間愣住了,眼前的男子看似曾相識,男劃起十字聖號,隨之緩緩開口道:「神父,我殺了人!」神父開口之時,男子加了一句:「我深知此為十惡不赦的罪孽,但說了至少我往後能夠好過一點!」神父問道:「那你殺了幾多人?」
「10個」
「用刀子?用槍?」
「不!是用唱片!」
神父此刻愣住了,而男子則轉身而去

   女子在飯店衣帽間內塗上薄薄的海棠花粉蘸了點淡淡玫瑰香的花露水,此刻另一個年輕小伙走到她旁邊,把一份歌譜遞給她,道:「這份譜子上的歌詞有人幫你填好了!」女子此刻怔了怔問道:「是誰填的!」小伙只是一句
:「我也不知道!」隨之轉身離去。

此時此刻一個歌女悻悻然衝向女子身旁把其歌譜奪去,




並嗆了一句:「新歌譜,今晚又唱給誰聽呀!」
她再納了納,卻猛然地愣了愣,道:「歌詞文筆不就是黃經理的?你從那裡得到?」
「我把歌譜交給了一個小伙,問他怎樣填詞好,然後他就拿去了!」
「那妳知道作曲者的名字嗎?」
「就是不知道!」
孰料,歌女悻然地把歌譜扔在女子身上
:「哼!妳這個剽竊賊,不怕給開除嗎!自己好自為之!」隨之轉身而去。
而女子怔了怔,緩緩地把歌譜撿起,逕自的離開梳妝台來到賭廳裡酒吧桌前,道:「經理能否將此曲調整為中調?」
黃經理笑了一笑道:「現在不是很好嗎?為何要改掉?」
女子哽咽一句:「我可不知道原曲作者是誰!」




他搭了女子的肩膀,道:「按照這份歌譜唱就行吧!反正不會給人發現!」
隨之轉身而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