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賭廳完全一片漆黑,一陣陣濃烈嘅白煙從後台冒起,隨之傳來了一股玫瑰香氣,
台下的賭客們對此感到一面狐疑,他們亟欲走到後台之際,一個疑似移動的浴缸推出,而聚光燈亦此刻照向著它,
當缸移到台前,結他聲響起,女子穿著未扣好的黑色綢緞可巴雅上衣以及一條紅啡色的紗籠裙,並從浴缸裡站起來,開始唱起哀怨嘅小調,

「再見!今宵可要離別,我們要說再見,再見,離別之時請你不要忘記我們共渡的那個春......」

女子那悠揚的歌聲伴著那股玫瑰的香氣縈繞整個賭廳,台下商賈們再次瞬間昏倒,直到她的歌聲戛然而止,他們再次從溫柔夢鄉中驚醒起來,他們再次翻著牌子看,這一刻,鬆了一口氣,僥倖地逃過了鬼門關,因為他們贏了這賭局,而當中的一位華裔荷官卻納悶地說了一句:「你不覺得今天很奇怪嘛,那個年輕的荷官居然沒來!」
「年輕人就是喜歡裝病,別管他好了!」

女子在台上目睹眼前那消失的年輕荷官蹤影,她黯然神傷的回到後台,驟然間,一句男子聲傳入她的耳中,道:「嘻!今天可唱得真好!我已經幫你錄下來了,只差一張封套照!」




女子轉身一看,是一為西裝筆挺的中年男人,旁邊伴隨着黃經理,她只是冷冷一句:「你幹嘛錄了?」
男人笑了一笑,道:「我對妳那迷人的歌聲為之傾慕,渴望能夠仰慕一下!」
「那你現在想怎樣做?」
他拿起相機道:「可以睡在浴缸裡嗎?」
此刻女子愣了愣,愕然一句:「意思要我把衣服脫去?」
男人從皮革包裡掏出100美金道:「別慌,沒有這種可恥的事情!那麼這樣吧!」
女子見他如此誠懇,笑了一笑,「你能否保證不會流出街外的吧!」
男人信誓旦旦的捶著自己心胸道:「放心吧!」

女「哼」了一聲,並依循着男人所說,穿著衣服,躺在注滿了水和玫瑰花辮的浴缸裡,她閉上了雙眸,儼然溺斃在水中的美女,此刻她陷入於夢境,在聖老楞佐教堂內若隱若現一個男子,他練著歌喉,並哼唱出似乎是讚美上帝之詩,旁邊是一位神父,而他卻有種似曽相識的感覺,當她踱步向他們靠近之時,一句「拍好了!」從她在夢中驚醒過來......




「甚麼?已經拍好了!」女子愕然一句
「妳剛剛睡了一回,不怕遇溺嗎?」
女子笑了一笑:「不怕,我水性很高!」
男人逕自的把100美元塞在她手裡並囑咐一句:「除了黃經理以外,干萬不要對外人說,,以免別人產生妒忌!」
並隨之而去,留下女子與黃經理,二人只是四目相交一會兒,女子帶着腼腆神情道:「黃經理,今晚真的好好跟你道謝......」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