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修斯貝爾
 
「天體魔法。『三角座』之契約者請給予吾力量。」
 
維倫尼嘉純熟的召喚了「三角座」的契約者,讓它給予自己力量。不用一會兒,她已經站在一個銀色的小型魔法陣上。
 
「『暴炎、烈風、寒冰三重攻擊』」
 
在維倫尼嘉的手前,一個倒等邊三角形慢慢的伸展了出來。三角形的三個角代表了火炎、風暴及寒冰三種不同屬性的攻擊。那個三角形,開始旋轉了起來,轉得愈來愈快。不用一秒,那個三角形已經打到在草叢裡。
 
「媽呀!!!!!!這是在幹什麼??????為何忽然間我的臀部會被火燒著了??????????」


 
一陣令人感到違和的尖叫聲從草叢邊傳了過來。對了,是一把男性發出的尖叫聲,怪不得聽下去維倫尼嘉會感到很不是味兒。
 
「呀!!!!!!!!!!!!!!!是誰?????把地下都結了冰?他媽………」
 
叫罵聲漸漸細了起來。看來,那名娘娘腔是不小心被三角座的冰結給滑到了。
 
維倫尼嘉用腳尖緩緩地走過去草叢邊那兒,生怕是剛才的巨響會讓人發現。她撥開那些只及她腰的灌木,看見一名挺高大及壯健的男性倒在地下,血從額頭邊渗了出來。
 
突然間,一陣暈眩的感覺沖上維倫尼嘉的頭裡,她不得不不先顧倒卧在草地裡的人,便坐了下來休息一下。看來,只有十六歲的她便使用了「天體」「星座」魔法已經是十分吃力。尤其三角座的攻擊魔法是多重屬性,令她使用的泰坦粒子數量及種類都增多了幾倍。為了讓自己的身體重新補充泰坦粒子,唯有先坐下來睡一會兒。


 
「很好很好………」
 
在渡頭的不遠處,一名身穿全身白色衣物的男子接過一張從渡頭那邊飄過來的正面印有數十隻看落去很猙獰的眼睛的卡片。
 
「卡片魔法。『聽者之風』。」
                                                                                                
「真是倒楣的一天……完全搞不清楚這是什麼狀況……」
 
艾克瑞含含糊糊的在草地上自說自話。先是被火燒、被風吹,接著草地又被結了冰,摔了一下。明明自己好不容易避過了魔法局親衛兵的追捕,躲到渡頭附近的草叢休息,好讓自己翌日能夠偷偷地上船,逃至其他市份。誰不知自己在好夢正酣時被不知名的人士偷襲。


 
「咦?這個女孩是誰………長得那麼漂亮……嘻嘻嘻嘻,想不到自己三生有幸能夠讓這麼漂亮的美人兒睡在自己身旁。」
 
艾克瑞這個小色鬼竟想歪了,抱著身旁的女孩子睡覺。
 
「啪!」
 
維倫尼嘉給她身旁那個大色魔摑了一巴掌。因為她睡醒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被一個素未謀面的男人抱著睡覺。
 
想著想著,自己也面紅了,因為自己生活了十六年,遑論自己沒有給除了父親以外的男性抱過,自己素日也不出家門,對於男性接觸過的次數更是寥寥可數。
 
「哇,很痛!是誰又在我發綺夢,呀,我發好夢的時候打我?」
 
艾克瑞因為遭到突如其來的一巴掌而痛醒。
 


「對不起,我下手重了點。因為……因為我睡醒的時候……看見自己……所以……不小心的打了你一下。對不起,你有沒有事?還有,昨天的事實在是對不起,我以為有誰會想作惡,才會………」
 
維倫尼嘉對於自己昨天的冒犯感到不好意思,不得不向眼前的艾克瑞多番道歉。
 
艾克瑞看見眼前的美人胚子,不禁心動起來,亦不忍心再說什麼怨言。但他萬萬想不到眼前只有十多歲的少女,竟然會有能力讓他昨天陷入窘局,毫無還手之力,即使昨天自己是處於被動的一方遭到襲擊。
 
「不打緊了。你好呀,我是艾克瑞,魔法師,正確來說,是沒有加入魔法師聯會的魔法師。二十一歲。」
艾克瑞為了打破眼前凍僵了的氣氛,先作自我介紹。除此之外,他認為眼前這個單純的小女孩,能夠助他離開這個迦密市
 
「嗯嗯,你好先生。我是維倫尼嘉,今年十六歲,可以說是一名魔法師吧。」
 
維倫尼嘉打量眼前的人看似傻傻的,加上昨天的事,令她也放下了戒心去作介紹自己。當然,她不會說自己懂得天體魔法,因為她知道天體魔法師,往往會成為不少人的目標,尤其以低階的天體魔法師。
 
維倫尼嘉………」
先生,你知道我是誰?」


「不知道呀。幹嗎這麼問?」
「我看見你在唸著我的名字……」
「呀,不是呀!只是覺得維倫尼嘉這個名實在太難發音了,我在想我可以怎麼叫你,哈哈哈哈,不好意思呀。」
「原來是這樣的……你可以稱呼我作尼可,父母小時候是這樣喚我的。」
「我還是叫你做維倫尼嘉吧,哈哈哈哈……」
「時間都不早了,先生,我還要趕路去心北市,我先走了。」
「你!不!能!走!」
「呀?」
 
只要維倫尼嘉一走,他自己想逃走的機會也會沒有了。但他這麼大的人,總不能向年紀小,而且那麼可愛動人的女孩子,明刀明槍的吩咐或勒索她吧。總想點辦法讓她幫自己。更何況,若能留她在身邊,嘻嘻嘻嘻………
 
先生,你沒有事吧?先生,你留鼻血了。等等,讓我借你手帕清理吧。」
 
「哦……對不起,謝謝你。」
 


維倫尼嘉一下子把艾克瑞拉回至現實。艾克瑞表面上不好意思的接過維倫尼嘉的手帕。
 
先生,為何你剛才說我不能離開呢?」
 
「………我說………昨天的傷………」
 
「真的是十分不好意思了。若是你真的很嚴重,要不要我現在送你往醫院醫治?」
 
「不用不用!」
 
艾克瑞趕忙的否決了她的建議,若是被送往醫院的話,一定會被紀錄在案,然後魔法局的親衛兵便會找上門的。
 
「傷倒不沒有什麼大礙,只是腳有點痛發不上力,送往醫院醫治也不會立刻見效,我自己塗點膏藥便可了。只是……只是我和你一樣,都是在趕路前往心北市。但奈何我的腳現在很痛又發不上力,如果有人可以與我結伴同行,幫一幫我的話,或許我能夠如期到達心北市。」
 
「這很簡單呀,我會在這兒僱用一輛馬車,你可以和我結伴同行,反正我們倆人都是往心北市的方向。」


 
維倫尼嘉從心底裡覺得實在太對不起艾克瑞,出於內疚故提出了與他結伴同行的要求,反正,她沒得也沒失。
 
「太好了!維倫尼嘉你可是這世間上心腸最好的女孩了!!!!」
 
艾克瑞激動得緊握著維倫尼嘉的雙手,不停的道謝,而維倫尼嘉的臉被抹上一點泛紅。
 
他們兩人拿起自己的行裝,然後鬼鬼祟祟的,正確來說,只有艾克瑞鬼鬼祟祟的離開了草叢。
 
「我說,維倫尼嘉,你不覺得你這身打扮很招搖嗎?」
 
「有什麼問題?我每天都是這樣的打扮呢。」
 
「你這身的裝束很引人注目。吸引到那些普通百姓也沒有什麼大問題,若是引起那些作奸犯科的人,就可是大事了。」
 
「…………但那來的衣服可以給我換?」
 
「這倒是不太難的,嘻嘻嘻嘻………你在這兒等一等我,記得,不要亂走,躲在這裡。」
 
然後,艾克瑞一拐一拐的走了過去船會那個方向。他躲在船會員工休息室外面的牆壁,然後蹲了下來。
 
「『杰克魔豆•始』」
 
他腳下幾十厘米外的草地出現了一個棕色的魔法陣,上面被一個小小的翠綠色的魔法陣疊住了,只見魔法陣的中心萌芽出一棵幼苗,愈長愈高,然後,在休息室隔壁大草地上的晾衣架面前停下,葉子繼續生長,勾到了掛在晾衣架上一套中性的服裝。
 
「挺合身的,你在哪兒找到了這身的衣服?」
 
維倫尼嘉滿意的向艾克瑞道謝。她自己也想不到現在自己也會穿著一件淡黃色的背心,及一條白色的貼身褲。比起以往的長裙,她覺得這身的打扮更是舒服,更是合身的。
 
「怎樣拿來的不重要吧,重要的是你穿著得合身和舒服。我有些事情要先解決,你是去僱馬車和馬車夫吧。」
 
「好的,待會兒我過來這裡接你,你小心點吧。」
 
艾克瑞在這樣的環境下那會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解決,只是為免令自己暴露了行蹤,才刻意讓維倫尼嘉自己一人去找馬車。
 
他戴起剛才順手勾來的牛仔帽,為免一會兒那個馬車夫會認得自己。
 
「嘶嘶~」
 
馬隨著自己的叫聲停到艾克瑞的面前。
 
先生,我是維倫尼嘉,你可以上來了。」
 
艾克瑞壓低了自己的帽子,遮住自己的容貌。他瞧了一瞧,看見一塊墨綠色的簾子遮住了裡面的維倫尼嘉,便一下子便踏上了馬車,不枉他是一名六尺高的健壯青年。
 
「謝謝,你不要再叫我先生了,叫我菲力吧,我由現在起就叫你維倫。」
 
「嗯……好的先………好的菲力……我想……」
 
「不要問原因了,要告知你的時候我便會說的。想必耗了一整天,你現在也睏了吧,你先睡一會兒,在差不多的時候我便喚醒你吧。」
 
「………」
 
維倫尼嘉也感到睏意,便閉起雙眼,回憶著今天發生過的時情,想著想著,便進入了夢鄉。
 
維倫醒醒吧,馬車在中途的休息補給站停了。」
 
艾克瑞輕輕的喚醒伏在他肩膊上的維倫尼嘉維倫尼嘉不用一分鐘,便回復了那淑女應有的高雅氣質,實在是令人不得不佩服。
 
「我說呢,菲力,為何你要到心北市?」
 
他們兩人沒有打算下馬車,仍然待在馬車上。維倫尼嘉不想氣氛那麼凝重,便打開了話匣子。
 
「……沒什麼,就是有位朋友在那兒居住,只是想過去探一探他。」
 
艾克瑞看著身旁的維倫尼嘉,知道她慢慢地視他為自己的朋友,要他捏造事實來騙她,可是十萬個不情願。但他除了不願她知道自己牽涉一宗命案,更不想她牽涉其中,因為箇中的曲折離奇實在是令人猜不透,讓人不禁懷疑背後是否有什麼陰謀,三八一四,到底是什麼來的。
 
菲力……菲力……」
 
維倫尼嘉連番的叫喚把艾克瑞從沉思中拉回至現實。
 
維倫菲力不是我的本名,艾克瑞才是。只是……你私下才好叫我的本名,在其他情況下也只能叫我做菲力。為何要這樣做到達心北市再告知你吧。」
 
艾克瑞倒抽一口涼氣,不知道為何自己要對維倫尼嘉道出真相,只是自己不想再騙她,至少,他當她是朋友。
 
「好的。」維倫尼嘉愉悅的回應。
 
「你今早說你自己是魔法師,但又不是魔法師聯會的魔法師。為什麼你不加入魔法師聯會呢?我從家裡的管家聽說那些非魔法師聯會的魔法師很容易成為眾矢之的。」
 
「………倒不是我不想成會聯會的成員呀。而是這個大陸盡是上級和特上級的魔法師聯會,哪裡會有魔法師聯會收錄像我這麼樣的人呢……」
 
「誰叫你困在這個北方的大陸裡頭?我在遇見你之前的旅途上,聽說有個挺出名的修斯貝爾魔法師聯會,你聽說過嗎?」
 
「………修斯貝爾魔法師聯會………是在南方的阿里亥大陸吧……聽過倒是聽過,但是……」
 
「若然你這個北方人也聽過的話,那真的是挺出名呀,實力我想也是不俗吧。看來你也可以選擇到修斯貝爾魔法師聯會。」
 
「正確來說,那個魔法師聯會是叫漁翁之網。實力不算高,出名的原因只是因為阿里亥大陸的魔法師聯會實在不多,當地的漁農業更為發達。而你說的修斯貝爾魔法師聯會想必是位於修斯貝爾市吧,那個市就只有漁翁之網這個魔法師聯會了。」
 
「哇,你對於這些地方倒是知得一清二楚,你到過這些地方嗎?我小時候很嚮往四處去,只是家族的緣故才只可以現在踏上第一趟的旅途。」
 
「這麼說你的第一次倒是給了我……」
 
「你說什麼?」
 
「沒什麼……哈哈……」
 
艾克瑞從未去過什麼南方大陸,他由出生至現在二十一年裡,除了自己的出生地和學習的諾尼爾市外,都是在北方大陸內工作和居住。他何嘗不想出外闖一闖,他日常都是發夢到不同地方旅行,只是………
 
艾克……不,菲力,不如……我們在心北市處理好自己的事情後,一起到修斯貝爾市吧。」
 
維倫尼嘉的請求和馬車的前進再一次把艾克瑞拉回到現實裡頭。
 
「那時候才決定吧。」
 
這個晚上與素日沒什麼不同,只是銀輪沒有在夜幕上出現。
 
「父親,我差不多到達心北市了。這次的遠行很好很愉快。認識了一位新的朋友艾瑞克。不用擔心我了。女兒也能夠保護自己。」
 
維倫尼嘉小姐………,差不多到達迦密市心北市之間的關口了。」
 
馬車夫向馬車內的維倫尼嘉艾克瑞大喊,因為待會兒在關口的時候需要作一些簡單的報告。
 
「前面的馬車請停下,要作循例的檢查。」
 
「嘶嘶~」
 
「裡面的人麻煩你們出一出來,我們是魔法局的親衛兵及迦密心北市關口的兵隊,現在要作循例檢查。」
 
「好的。」
 
維倫尼嘉以甜美的聲音回應士兵,然後揭起那墨綠色的簾子,一陣芳香從馬車上飄了出來,令整個空氣都洋溢住芳香。
 
「晚上好。」
 
「你好,小姐,請問你過心北市的目的是什麼?」
 
「我是維倫尼嘉,是花市的商人。兩天前接到了一封預訂信,說是要運送一輛馬車的花到心北市。」
 
「是嗎?因為近日在迦密市發生了數宗案件,我們在檢查這方面也會較為嚴格。請問是什麼人下訂呢?」
 
「………是墨奈爾本氏一族下訂的。」
 
維倫尼嘉萬萬也想不到通過關口時竟然會有這麼嚴謹的檢查,她強裝鎮定的回應士兵的問題。
 
「好像墨奈爾本這個大家族有個大的舞會聚會,我想她也沒有說謊,咱們去作檢查吧。」
 
一名好似是督導級別的士兵向剛剛那個負責檢查的士兵說明。
 
「是的長官。小姐,請讓我們看看馬車內的東西吧。」
 
「……是……是的,請跟我來。」
 
維倫尼嘉刻意放慢腳步,戰戰競競的過去馬車那邊。
 
士兵冷不防的一下子揭開了那塊簾。
 
「…………」
 
「想不到墨奈爾本家族花了那麼大的手筆去購買這麼昂貴的花。」
 
士兵一揭開那塊簾子,首當其衝映入眼簾的是塞滿馬車前方色彩繽紛的花朵。每朵花都散發出令人為之一震的芳香。
 
「…………」
 
「小姐,謝謝你那麼合作,你可以上回馬車了。」
 
馬車緩緩的通過了關口,進入心北市的地帶。
 
一輛裝修奢華的馬車從後處慢慢的去到關口處,然後停下來。士兵與之一樣的讓馬車內的人下車。一名身穿禮服和戴住一頂高禮帽的男子下了車,看到艾克瑞維倫尼嘉的馬車慢慢從自己的視覺範圍消失。
 
「可惡。還是慢了一點兒,用上『聽者之風』知道他們的路線也會慢過他們。」
 
一片寂靜充斥著整個馬車。
 
「為何剛剛到達關口時要我說謊話?」
 
「……沒有為什麼………只是……只是不想看到其他人罷了,我不擅於溝通。」
 
這一句話一聽便知艾克瑞在瞎說話,但他實在不想讓她碰到這潭渾水。
 
「難道……剛才那個士兵說什麼數宗案件……唉,算了吧,你想告訴我的時候便說吧,我也不勉強你了。」
 
這是維倫尼嘉這一段日子的第一次嘆氣,她實在想了解眼前那位朋友更多的時情,但她更想他不會討厭他,故不再說下去。
 
「對了,為何你又知墨奈爾本家族有聚會?」這次到艾克瑞打破僵局,緩和剛才的氣氛。
 
「………我全名是維倫尼嘉•墨奈爾本。我是墨奈爾本家族的後人……」
 
「………」
 
「對不起,我沒有一開始說明過,我到心北市是為了參加我家族的聚會……」
 
「不用對不起,你沒有錯,哪會有人會一下子告訴自己的事情給一個只是認識了一兩天的人。」
 
「…………」
 
「你也是魔法師吧。待你我完成自己的事情的時候,便出發往修斯貝爾吧。」
 
「………嗯,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