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離不開
 
維倫尼嘉的四叔森美•墨奈爾本的家中,一場盛大的家族舞會聚會正在進行中。而今年聚會的主角就是墨奈爾本家族的嫡長女 - 維倫尼嘉•墨奈爾本
 
她家中的管家為何尊稱她為大小姐,除了因為她是她家中唯一的女兒,她爸爸更是長子,而她亦是長女,故「大小姐」這個稱謂她可是當之無愧。
 
她今年踏入十六歲,按家族的習俗,她可以選擇成為「天體的守護者」,訂下她與契約者的第一個契約。
 
「咳咳。」
 
墨奈爾本家族中最德高望重的羅素•墨奈爾本示意家族成員不要再跳舞,因為莊重的洗禮儀式將要進行。他站在大廳中心的一個圓型舞台上,他跟前有一張小桌,桌上有一張紙。


 
「不經不覺,又到了洗禮的日子了。今天是一個大日子,因為這是我們墨奈爾本家族第二十四代後裔中的第一個人接受洗禮。請以熱烈的獎聲,去迎接維倫尼嘉•墨奈爾本。」
 
維倫尼嘉身穿淡黃色的長裙,從樓梯上一步一步走下來,不失淑女的典雅。她慢慢的走過去曾祖父那兒,受到親友的注視。
 
「我,羅素•墨奈爾本以天體守護者之名,欽賜維倫尼嘉•墨奈爾本為『水星』之守護者,使其成為天體的守護者。」
 
羅素拿起桌上的紙張,然後遞給維倫尼嘉
 
「咦?」


 
「曾祖父,出了什麼事嗎?」
 
「沒有,繼續吧。」
 
羅素維倫尼嘉身上感受到一種異樣的感覺,這樣的感覺是他在這麼多次的洗禮儀式中第一次感受到。
 
「現在,你將紙上的內容朗讀出來吧,這是第一次與星體的契約者訂契約時要做的事情。」
 
「吾乃是維倫尼嘉•墨奈爾本,天體之守護者,『水星』之契約者荷米斯,與吾訂下契約。汝賜吾之力量,吾將傾盡所有護汝。」


 
這個時候,一個巨大的金黃色魔法陣出現了,以維倫尼嘉為中心點。魔法陣的中心呈現出一個五芒星,中間刻有「☿」的符號。維倫尼嘉不再受到自己的控制,四肢放鬆,但她沒有倒地,反而直立的懸浮在空中。她的頭向上仰,雙眼發出金黃色的光芒,喃喃有詞。
 
「        天上的星體,請聆聽吾言。
            行星契約者,請賜吾力量。
            星座契約者,請賜吾運氣。
            恆星契約者,請賜吾勇氣。
            天上的星體,吾乃守護者。            」
 
魔法陣漸漸的變細了,而維倫尼嘉亦漸漸有回意識了。整個「洗禮」的儀式亦隨即完結。維倫尼嘉的幸運讓她能夠擁有水星的力量,正正是因為她嫡長女的身份才能夠成為其守護者。因為以低階的星體魔法師來說,能夠與低階的星座或小行星訂下契約已經是很難,要與行星的契約者訂下契約只有兩個可能性,一是其魔力充沛,二則是擁有尊貴的身份。
 
維倫尼嘉,現在你已經是正正式式的天體魔法師了。從今以後,好好運用自己的力量吧。」
 
羅素語重心長的叮囑維倫尼嘉,希望她能夠日後成為上級魔法師聯會的成員,不要丟了家族的面子。
 


「還有,不要再缺席任何家庭聚會了,我已經很多年也沒有見過你了。過多幾年……我可能……」
 
「對不起,曾祖父。不要說這些不吉利的說話了,今天難得整個家族都在這兒,我們一定要好好享受天倫之樂呀。」
 
維倫尼嘉一見到大床便立刻攤倒在上面睡了。她整個晚上都要和親友跳舞、交際,面對某部份親友的冷嘲熱諷,抑或是長輩對她的忠告,她都一一微笑著應對,她絕不能有失自己的身份,不能有失自己作為父母女兒的身份。
 
只有一件事支持她捱過整個晚上,沒錯,她相約了艾克瑞明天在市集上見面。
 
「今天,真的很無聊。」
艾克瑞在公園裡用地上的石粒抛到湖中。他終究未有向維倫尼嘉坦白,唯有再分道揚鑣時說自己有個朋友住在心北市。結果,他整天在這個公園裡無所事事。
 
他明天早上便會於維倫尼嘉見面,他記得自己在馬車上提出一起往修斯貝爾的要求,維倫尼嘉亦答應了。他不知道自己為何在那個時竟然會那麼衝動的提出這般「不可能」的請求,唯有抱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心態,到明天見面再作打算。
 
**********************************
迦密市的一個地方裡,那個曾經出現在關口的男人正在向一個坐在安樂椅的男人下跪。


 
「對不起,主人。我最後仍是趕不及追上他們。」
 
「廢物!統統都是廢物!靠你們簡直是愚蠢至極的一個決定!」
**********************************
 
心北市迦密聖言大陸的中心城市,故此,清早的市集已經是人來人往了。不知是否艾克瑞維倫尼嘉兩人那麼有默契,兩人都在一檔賣水果的地方前等候對方。
 
「早安!艾克瑞。」維倫尼嘉在叫艾克瑞的名字時刻意壓低聲線,她可沒有忘記他的叮囑。
 
「早安,維倫。」
 
「記不記得我們約定了要去修斯貝爾?」
 
「記得………我正正就是……」


 
「我想說的是,難得我們來到心北市,我們應該好好參觀這個城市吧。」
 
「好吧……」
 
「對不起,維倫……」
 
「為什麼好端端的的和我道歉?」
 
「我………不能與你前往修斯貝爾………」
 
「………」
 
「我當初不是有心騙你的,我也是身不由己的。」
 


「………」
 
「我實在是離不開這遍土地呀……」
 
「………為什麼………」
 
「我現在的心願絕對是離開這個北方大陸到修斯貝爾……但有誰能夠達成我的願望?」
 
艾克瑞這個難言之隱實在是說不出來,一旦他說了出來,便有機會危及維倫尼嘉的安危。
 
「走吧。我們現在去羅萊大瀑布吧。」
 
羅萊大瀑布?為什麼我們要到羅萊大瀑布?」
 
「你說過,你的心願是離開這個大陸吧。傳說中能夠到達羅萊大瀑布的人都會得到一個許願的機會,而且是能夠達成的!」
 
「你自己都說這只是一個傳說吧,願望什麼不願望,這都是騙小孩的話吧。」
 
「那麼你說吧,你在這兒又有什麼作為?你當這是陪我到那裡吧。」
 
「你可要知道那個瀑布裡頭的工作都被魔法局評為S級魔法師才能接的,因為那裡有一個被折斷的籬笆在那兒打家劫舍。」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一定會保護我的。更何況我也懂得用魔法呀!」
 
維倫尼嘉堅定的望著艾克瑞說。維倫尼嘉說的話倒是沒有錯,的而且確,艾克瑞現在不能夠在這兒工作,因為一旦到魔法局,便會讓全天下人都知曉來至迦密市的通輯犯是在心北市裡頭。更何況,若維倫尼嘉說的話是真的,他也許能夠破解自己身上的………
 
「好!我們便啟程往涎龍市吧。」
 
比起之前由迦密市心北市,這次的路程沒有以往的辛苦,除了因為路途沒有那麼崎嶇外,艾克瑞不用像之前的去逃避親衛兵。
 
不消一個上午,他們便來到涎龍市了。羅萊大瀑布便位於關口的附近的羅萊山脈,故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從心北市涎龍市,而不選擇其他的城市前往。
 
艾克瑞維倫尼嘉兩人到了一間類似宿舍的地方投宿,整理過自己便出發前往羅萊大瀑布
 
羅萊大瀑布位於羅萊山脈若莫山腰的位置,整體路程雖然不長,但卻出奇地曲折,以及整條路都是位於一片樹海,令整條路變得更加陰森,亦造就像被折斷的籬笆等墮落魔法師聯會的誕生。
 
「哇………這條路真的很長………」
 
維倫你可以支持到瀑布那兒吧。你給我拿那些行裝吧,我想我都能夠支撐到的。累了的話便出聲吧,我們可以稍作休息的。」
 
「謝謝你。這便當作是我成為魔法師的第一個挑戰吧!」
 
「想不到這是你第一次………」
 
「噝噝~」
 
艾克瑞話音未完,兩支帶火的箭便穿過了艾克瑞的胸膛,正正穿過了艾克瑞胸膛的左邊………
 
艾克瑞!!!!!!!!!!!!!!!!!!!!!!!!!!!!」
 
維倫尼嘉驚慌的尖叫著艾克瑞的名字。
 
「快……快……快走……維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