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麥穗的照拂
 
「不,我不會扔下你的,我絕不會走!」
 
維倫尼嘉哭著,卻意志很堅定的向艾克瑞說。她知道,她不能夠姑息傷害艾克瑞的人,傷害她朋友的惡徒。
 
即使她不好打鬥,但她知道,她在此時此刻一定要保護身邊的人,因為艾克瑞也替她擋了箭。若是她按照自己原來的計劃來這裡的話,中箭的一定是她。
 
「不要……那麼孩……子氣了……你再不走的話……妳也會受……傷的……」
艾克瑞吃力的抛下這句說話。
 


此時,數支帶有火炎和雷電的箭再一次從右後方的草叢飛了出來,目標,就是仍然緊抱著艾克瑞維倫尼嘉
 
「『樹中人』」
 
一個巨大的翠綠色魔法陣出現在維倫尼嘉坐在地上,一棵巨大的榕樹從魔法陣生長了出來,用樹幹緊緊的包圍住維倫尼嘉。那幾支箭中在樹上。
 
不一會兒,那幾支箭被樹的表皮包裹在一。這是艾克瑞在受傷的情況下,耗盡自己的魔力,發放自己最強的植物防禦魔法「樹中人」。
 
他為的是能夠護維倫尼嘉周全,因為他答應過會保護她的。
 


「似乎那對男女都死了,剛才的說話聲都沒有了。」
 
「是的呀大哥,我們過去看看吧。嘻嘻,看來今天有大收獲了,回去一定給老大讚賞的了。」
 
兩個樣貌、身高、聲線都幾乎一樣的人從後方的灌木林走了出來,看來他們是一對雙胞胎了。
 
沒錯,他們是折斷的籬笆的成員之一,看樣子,他們只是一些嘍囉,在這裡附近一帶尋覓獵物,好讓他們回去跟他們的老大交待。
 
「咦,為何這裡有一棵樹?」
 


那個年紀較小的男人問。很快的,他們發現了樹幹的中心有一個人,就是維倫尼嘉,而樹的附近則是艾克瑞倒卧在地上,血不斷的流。
 
那個被稱為「大哥」的男人色瞇瞇的看著維倫尼嘉,正當他要用自己色狼的一雙魔爪觸碰維倫尼嘉時,她給了他一記耳光。作為一個正常的男性,「大哥」自然而然的惱羞成怒。
 
「這妞倒是巴辣的很,老子見你是可塑之材才給你一個面子,別敬酒不喝,偏要喝臭酒。」
 
「大哥,是罰酒………」
 
「老子理得那酒是罰好,還是臭好,這女人老子一定要教訓一下才行。」
 
維倫尼嘉瞧了一瞧倒在地上的艾克瑞,她知道這回一定要靠自己了。
 
「小的,讓這女人看看老子和你的實力吧,讓她知道咱們折斷的籬笆不是能夠隨便讓人惹惱的家伙。」
 
「好的大哥。」


 
這兩兄弟磨了磨拳頭,蓄勢待發的模樣。
 
「『武器』魔法。『長矛』」
 
貌似是弟弟的那個男人伸出雙手,手上出現了數個小型的灰色魔法陣,魔法陣的中心呈現出兩把劍交替的圖案。不出數秒,數支長矛從魔法陣的中心飛了出來。
 
「噝噝!」
 
長矛以完美的抛物線方直飛過去維倫尼嘉那邊,她嘗試東奔西跑避過那些飛過來的長矛。長矛支支插在地下上,有一支更加插穿了樹木,若然維倫尼嘉被那樣的長矛插中,後果絕對是不堪設想。
 
維倫尼嘉沒錯是避過了的長矛,但她忘記還有大哥的存在。
 
「『屬性附加』魔法。『火』」
 


「『武器』魔法。『箭•命中紅心』」
 
只見大哥的手中出現鮮紅色的魔法陣,魔法陣冒出一些火苗,然後便將火苗「轉移」至小的的箭上。這回只有一支箭從魔法陣冒出來,但是旁一聽那個魔法的名稱都是道這箭是必中的。
 
一支巨型的火箭便快速地飛過去維倫尼嘉那兒,她亦知道此箭是必中無疑的。
 
「天體魔法。『三角座』之契約者請給予吾力量。」
 
維倫尼嘉再一次召喚了「三角座」的契約者,並站在一個銀色的小型魔法陣上。
 
「『寒冰三重盾』」
 
這回,三角形的三個角都是以冰元素為重點,慢慢的一個巨大的三角冰盾形成了,並結在維倫尼嘉的身前。箭要下的方位是被設定於維倫尼嘉身前,故火箭一下子便插在冰盾上。
 
「哼,冰盾又有何用處,那支是火箭來的,火剋冰的,想不到這妹子倒是挺笨的。」


 
的而且確,箭上的火溶解了盾上的冰,慢慢的變成了水。
 
「『三角座』。『流水之網』」
 
火剋冰,所以冰被溶解了。但冰溶解會變成水,而水是剋火的。
 
維倫尼嘉手上的三角型變成了由水流組成像漁網的三角網,加上本來冰盾溶掉後的水,使「流水之網」的威力大增,一下子便瓦解了那支火箭。
 
「呼呼……」
 
因為維倫尼嘉使用三角座作戰過久以及太多次,令她開始有點體力透支。而且,天體魔法的限制出現了,她不能夠再使用「三角座」了,因為已經達到可用次數的臨界點了。
 
但是她從剛才的數分鐘內,已經大概掌握了兩人的魔法用法。
 


大哥所使用的是屬性附加魔法,他能夠自由運用大氣中的元素泰坦粒子,即風、火、水、土、冰、木、雷,但是他必須將這些魔法產物附近於一樣物件上,生物或死物皆可,否則便不能發動魔法。
 
至於另一個男人所使用的魔法是武器魔法,大概是從亞空間召喚出武器,他若將魔力注入亞空間內便可一次過召喚大量武器;而他若將魔力注入武器上便會增加武器的威力或是準繩度。
 
「可惡,這妹真人不露相,看來我們不動真格也不行了。」
 
「好的好的。」
 
「還有,待會兒要活捉,這女人使用的是罕見的天體魔法,想必也是系出名門了。老大看見了一定會很高興。」
 
但這一次,維倫尼嘉不再作被動的一方,她決定先發制人。
 
「雖然沒有使用過,但應該是攻擊魔法吧,不理了。天體魔法。『水星』之契約者請給予吾力量。」
 
維倫尼嘉召喚了一個約六米直徑長的金黃色魔法陣,那個魔法陣與當日洗禮儀式的無異。
 
「『水星』。『海球一擊』」
 
維倫尼嘉瞬間製造了一個巨大由海水組成的水球,然後一下子便將之拋了出去。那個海球因為地心吸力的緣故,於向下聚時不斷加速,直接撞向那兩兄弟。
 
「他媽的!」
 
大哥將口裡的血吐了出來。不止五臟六腑被剛才的海球打至重傷,兩兄弟的額角不斷滲出血出來。這樣的情況就連維倫尼嘉也不能想像得到。
 
「這女人的實力不容小覤。」
 
「大哥……我們……該怎麼辦……」
 
「小的,不打緊,大哥現在救你回去……」
 
看樣子,「小的」的傷勢比起大哥還要嚴重得多。原因的話維倫尼嘉看得一清二楚,在海球撞到他們的那一刻,「小的」擋在大哥的身前,直接讓海球打落他身上。
 
「『屬性附加』魔法。『風』」
 
大哥將風屬性附加於自己的身上使自己的速度變得更快,並附加於自己親弟之上使其重量便得輕巧。不一會兒,兩兄弟便消失得無影無踪。維倫尼嘉便因而作罷,因為比起他們兩人,艾克瑞的性命更是………
 
維倫尼嘉本來使用「三角座」已經達至平日的極限,其後再使用「水星」的力量,更是將自己推入了絕路。
 
她之所以現在沒有事,是因為與水星契約者荷米斯訂下的契約紙,那一張契約紙列明了會保護維倫尼嘉一次的性命,故最後使用水星的魔力並非來至維倫尼嘉,而是那張契約紙。
 
但是,維倫尼嘉接下來的決定,才是替自己掘墳墓。
 
她深深地的吸了一口氣。她認為這是值得的。
 
「天體魔法。『穀神星』之契約者請給予吾力量。」
 
她的體力,將被耗盡。由於體力不多的緣故,一個淡黃色的魔法陣慢慢形成。她知道的,她現在這樣做無疑是自掘墳墓,但她沒有其他辦法。
 
「『麥穗的照拂』」
 
一名慈祥的女性神名從魔法陣中出來,一邊手執小麥,一邊手執稻穗。她向艾克瑞那一個方向走過去,將麥穗放在艾克瑞的身上。一陣金色的光慢慢地覆蓋在艾克瑞的身體………
 
「謝謝你……刻瑞斯………」
 
維倫尼嘉說畢,便昏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