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拍過《Change》的宣傳片後,凜就帶上國家的榮譽,出發到東京的準備地點。

  在這裡待了接近一個月,他碰見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運動員,有和自己一樣的游泳選手,也有其他項目的參賽者。

  小時候到過澳洲學習游泳的凜當然已經明瞭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這次是他第一次正式在世界的舞台亮相,出席過小型國際賽,體驗過世界之大,終於也要在全世界面前綻放出自己的光芒了呢,想起來也覺得非常興奮。
 
  凜拉了拉緊綁在後腦上的泳鏡頭帶,發出了「啪」的一聲。腦海裡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好像被清脆的聲響一掃而空,頭腦馬上只留下「好想游泳」的想法。目標也愈發清晰:要比其他人更快到達水的另一邊,還有享受游泳的樂趣。
 
  提示計時開始的哨聲劃破寜靜的游泳館,站在跳台上準備就緒的泳手一躍跳進泳池,各人的身體動作泛起了一浪浪白色水花,淺藍的水頓時變得生氣蓬勃。
 


  在水中看見的景色,美不勝收,讓人沉醉其中。有時候,凜甚至覺得水裡的世界才是自己真正的歸宿。說不定他上一輩子是一條海中游鯊呢,呵呵——

=========
 
  “小遙,小江說後天有凜蝶泳比賽的直播,邀請我們到她的家一起看,你要去嗎?”遙難得出現在辦公室裡,真琴省下了撥電話,或親自到他家的功夫,他臉上掛著笑容,踏入遙的房間。
 
  遙瞥了瞥笑得滿面春風的真琴,下垂的眉目透露出與以往不同的感情。

  “不要加「小」。而且我才不要當電燈泡。”然後又埋首工作。
 


  “你…你在胡說甚麼呀遙,我沒有對小江產生那方面的想法!!”真琴不明白為什麼遙會說出這種話,也許說,是他下意識不願意去明白?
 
  “你這麼說,當心凜會和你絕交,再讓江離開IF。”其實手上的工作也不太重要,可以這樣拿真琴這大塊頭做樂子的機會反倒是可遇不可求,所以遙一本正經的看著有點不知所措的真琴,暗自期待著他的反應。
 
  "不是啦,我不是說小江沒有魅力,她長得可愛又能幹,我怎麼都高攀不起啊..."看著真琴進來的時候笑容可掬,接著是驚訝又不好意思的狡辯,現在則化為一頭垂頭喪氣的小狗,遙不由得嘆了一口氣。不是說處於戀愛的男人情緒特別容易起波動什麼的,真琴該不會不知道自己心裡對親愛的小江怎麼想吧...
 
  "陪你去就是了。"不想再被奇怪的事纏繞,遙只好暫時作罷,放真琴一馬。畢竟友人和那個人的妹妹交往並不算是壞事,這樣就能確保他會為自己的設計拍宣傳片嘛。
 
  真琴聽見遙的決定,恢復了原本的好心情,繼續自己的工作。遙便再次陷入真琴進來前自己的沉思。
 


  《Change》的宣傳片拍攝的時候,凜一如既往的當自己的模特兒,途中兩人近乎沒有交流,六月三十日的短訊溝通似乎不曾存在過般。
 
  遙以為短訊什麼的可能只是自己夢裡的經歷,但翻查過手機裡的訊息紀錄,凜的確是發過那些短訊給遙,換言之那不是夢境,而是真實的記憶。
 
  究竟凜的態度轉變是怎麼的一回事呀?忽冷忽熱的要人怎樣適應?只可以用「不可理喻」四個字來形容松岡凜,不按章出牌、任性、情緒化、麻煩。

  不過為什麼自己要這麼在意那個人?即使是對自己的系列有利用價值的模特,也沒有違背自己原則的必要去取悅他吧。
 
  再說那個笨蛋到了東京也有一個月了吧,音訊全無是什麼意思!

  想著心煩,遙皺眉看看設計圖上畫著的某人的素描,是沒有見過的,憑空想像的笑顏,捨不得把美麗的面孔擦去。
 
  奧運比賽,還是第一次觀賞。
 
  好像在窺視凜的世界一樣,是自己沒有接觸過的一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