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

個男人滑落嘅時間,真係好漫長……而嗰種震撼感,亦令我嘅心理時間好似靜止咗咁……

佢個嘴冇被塞住,隨住靠近個屍山,佢發出嘅苦吟亦越嚟越大聲,啲叫聲冇意義,而且喉嚨啲血幾乎係噴出嚟,估計係條脷已俾人割咗落嚟……

男人滑落到屍山領空之上,喪屍們開始瘋狂,紛紛追住佢爭搶爬上山頂……

最終有喪屍跳起,成功抓住咗個麻包袋!





好快,就有一大坨喪屍吊住喺麻包袋下面,最終個男人差少少先去到十字架個位,條頸就被扯斷,成包跌咗落嚟!驟然一幕殘肢同鮮血遍灑,包括咗個男人被先前斬落嘅四肢,以及一啲不明血肉。

甚至我覺得裏面應該裝咗好多血包,一時間全部爆開,令個屍山山頂,以至個十字架上,都被染成一大片鮮紅。

街壘上嘅喪屍,癡哂線咁搶食……我仲好似聽到當中有BB仔嘅喊聲。

我逼自己唔去諗,嗰啲不明血肉係啲咩嚟。

最後個手把,連同男人剩低嗰半個頭,『啪』一聲撞落屍山,啲腦漿爆濺起嚟,令山頂個十字架上,紅中帶白。





呢幕『投餵』引嚟嘅動靜,久久未有停止,甚至後排嘅喪屍仲未知道已經食完,更加瘋狂爬山……

可怕嘅係,啲飛索依然係一Pair Pair咁設計嘅,呢袋嘢滑落嚟嘅同時,另一個喺屍山嗰邊嘅把手,就送返上去對面幢樓度。個把手掛住嗰個鐵勾,仲癡住好多頭髮同埋半個食剩嘅頭殼。

原來座屍山,甚至條屍河,係咁整出嚟……透過嗰三、四Set飛索,持續作出投餵?

唔怪得聖母啲人話施永義好忙,成日喺出面唔知做啲咩!

我全身遏止不住咁強烈顫抖!





我就只能眼白白睇住個男人滑落去,冇嘢做得到……

啲人好鍾意掛喺嘴邊嘅『人性醜惡』,講真喺喪屍世界,呢條界線變得好模糊:為咗生存而做嘅嘢,就算只係為自己,算醜惡咩?

但係,如果做出呢啲嘢嘅人,唔係為咗求生呢?

……呢啲就叫『純粹嘅惡』?

「喺平時,我係唔會造出咁多動靜。」

嗰把我絕對唔會唔認得嘅聲音,喺我身後響起,「我會好小心塞實啲祭品把口,亦唔會包咁大袋,畢竟成晚流流長,我鍾意慢慢分幾次餵,見住個屍山一度冧高,好似睇住自己個細蚊仔慢慢長大咁,幾有成功感啊!」

原來我俾天台門間屋仔遮住咗視線!

我行近條天台邊,向後望過去……個頭變哂形嘅施永義就企咗喺後面。而佢身後,係一座泊咗喺邊角嘅舊籃球架。





喺天台擺籃球架,而四周又冇鐵網圍住,係好唔合理。所以呢個籃球架根本冇框,可能係唔知擺咗幾耐,未得閒掉嘅垃圾嚟……

講返施永義,佢成頭搽滿哂綠色嘅屍液,遮掩住後腦嘅受傷流血;身上件醫生袍,有血跡嘅位亦特別抹咗屍液上去……

而阿詠,就喺施永義身後,好似浮咗喺半空咁。

睇真啲,佢雙手被綑住咗喺個滑輪把手上,而條飛索,係連住個籃球架約兩米高嘅位置度!

條飛索嘅另一邊,當然係屍山十字架!

「施永義!」

我當然諗都唔諗,就衝撲過去!





「唔好咁心急住!」

施永義作勢要將阿詠推出去!

我即刻停步。

「你想對阿詠做啲咩嘢!」

我見阿詠到而家都冇咩反應,心裏面覺得極之不妙……

「你睇到格,咪用嚟威脅你囉!」

佢話,「咁既然係用嚟威脅,即係佢冇嘢,明唔明?用吓腦啦On9仔!」

「遞起雙手,打開手板向天!」





我只好照做。

「阿詠!阿詠!」

「唔使嗌啦,」

施永義話,「即使佢聽到你講嘢,而家都冇力應你。你頭先應該睇到樓下啲老嘢啦?你估個奇蹟容易做啊?」

「幾咁匪夷所思!既然令到腦部退化咗嘅人類得到永生!」

「不愧係《無玷者》Level 4,聖母奇蹟。」

「正因為詠詠呢個咁罕見嘅資質,令我而家搞緊呢個奇蹟,升級到完美以上,更錦上添花!」





我聽到雛哂眉頭。

「你講緊咩嘢?」

咩永生?佢講緊啲老人家嘅狀態?

施永義手一揮!

好幾個用嚟輸血嘅血包,掉咗落我手上。

「自己用嚟沖涼,淋得勻循啲!」

施永義話,「快手少少,部無人機嘅鏡頭啱啱轉緊過嚟呢邊……你主動獻祭,都係我劇本嘅一部份嚟!」

「淋啊!」

佢一手將阿詠掹住推出,推到佢只剩兩隻腳尖掂住條天台邊!

「我淋!」

直到我將啲血包全部淋哂上身,佢先將阿詠扯返入嚟。

「咁咪乖囉。」

施永義燦爛一笑,「咁乖,我就將我搞緊呢壇嘢,講俾你聽!」

「係咪好奇怪,點解天上會見到無人機呢?」

「咪多得我晚晚喺天台畫公仔,話俾啲衛星知呢度發生緊咩事,當然係正正經經講我哋聖母大台壇嘢,要拯救世人嗰啲偉大嘢啦!」

「咁我係咁提示,呢次月圓之夜前後,會有個『Big Day』,『聖母有壇大嘢要搞』,佢哋以為我哋要做大型救災,大佬喺呢個時勢,仲有啲咁鼓舞人心嘅嘢,梗係派飛機過嚟做現場直播啦!」

「所以我今晚咪特登加料,俾啲硬嘢佢哋睇!平時我都唔會咁得閒去搵啲未死得嘅BB嚟餵喪屍,大佬,買少見少啊,去邊度搵啊?」

所以,施永義係以『救人』為借口,引起國際傳媒注意,然後喺今晚呢個約定嘅日子,再喺世人面前自揭真面目?

「我唔明,」

我真係呆哂,「你咁樣做,可以得到啲咩?」

「我自己冇得到任何嘢,」

施永義話,「但係呢個世界有啊!仲得到好多添!你知唔知係咩?估吓?」

我吸咗口寒氣入肚。

「……恐怖?」

施永義滿意點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