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比完賽啦,應該講得喇啩…」Leon有點閃縮的望了阿材一眼,尤如自言自語一樣。頓了頓好像下了決心:「咳唔~是噉的,個外圍盤呢,係Zoe開嘅。」
 
「鬆姐?」我好生奇怪,以鬆姐咁銀根雄厚,點使喺學校搞外圍呀。
 
如果大家記得的話,趙婉Zoe是Leon上莊時的終極幕後金主,她的家族是【建橋】的影子管理層,有絕對的影響力。
 
「Zoe喺宿舍同其他Hall(其他社堂)啲人鬥氣,咪跌錢出嚟搞囉,你知佢又唔衰得。」Leon娓娓道來。
 
我心諗我鬼知咩,明明佢係你中學時嘅「青梅竹馬」啫。
 


Leon繼續說:「噉佢哋宿生駁火,梗係set埋啲勁辣嘅外圍規矩啦,例如所有莊員不得參與,避免我哋隨便調人,影響賽果,其實又邊有得換人吖,又嚴禁洩露畀當事人知,當事人即是我哋泳隊成員,否則賭局即時取消兼殺注。所以我都唔敢同你提,一來怕影響你心情,二來怕取消賭局累街坊。」
 
呵,難怪馬飛同埋其他人全部都支吾以對,一問三不知,我開始掌握到點點實況了。
 
「由於事發最初只係Hall與Hall之間嘅意氣之爭,所以賭局亦只限宿生實名親身落欖,我哋走讀生全部唔受注,而且投注人士有晒數簿記錄,行連坐法就唔怕有人報串囉(再次說明以前唔用「篤灰」的)。」Leon繼續落力解釋。
 
我恍然大悟:「哦,所以你就搵阿材幫手落欖嘞?」難怪Leon不停話嚟搵財神了,原來是來收派彩。
 
Leon欣然道:「醒目!搵阿材做疊碼仔先可以落注嘛,其他走讀生好多都用呢招,不過唔係我落欖,而係你自己落欖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