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下睇下,四條仔響旺角遊。

「你睇完條片仲敢唔敢飲d奶精同茶粉既毒藥?比我我寧願去茶記買杯凍奶茶拎走...」

「喂你地睇下後面七點鐘方向果位人兄,比我我真係唔敢咁樣著出街,佢係咪真係以為自己好型?」

「哇..哇..哇..哇..哇...你地睇下你地睇下,好大波...好大波呀!」

「喂我肚餓,食飯未?富臨打邊爐?」



「好丫。」

如是者我地一行四仔上左雅蘭中心既富臨酒家搵位,等緊位果陣見到個阿叔對住條木柱用拳頭起勢係咁鍾,係咁鍾,鍾到條柱fing下fing下,鍾到條柱後面果個食緊野既妹妹仔調轉身望下咩事,個阿叔好似先發現係有人響度咁,好細聲咁講左句sorry之後個阿叔又坐番低。

我地四仔都睇到個阿叔咩事,然後大家互望一眼,響心入面諗緊個阿叔做乜鳩。

響我地食緊野果陣,我又一次發現當我噠完手指之後周圍都定哂格,見到個爐水滾d泡都定型,響呢個時侯我心入面多左個諗法。

而對呢個諗法我有個強烈既慾望想去驗證,為左證實呢個諗法,當我地食完野各自番屋企後,我唔記得第二朝仲要番工,通宵為左呢個諗法而實驗。



結果第二朝,一番到去,老細第一個睇到我唔對路。

「阿ming!番黎拿?快d過黎,大倉d貨比你數....ming仔你做乜事?」老細拎住塊點貨board行過黎。

「無野呀。」通宵完仲要番工既辛苦真係唔係咁簡單,雖然暫時我個人既精神,因為證實左我既諗法而都幾亢奮,但係呢種亢奮我知道唔keep得耐,所以...要做既野一定要做哂先。

「係咪大倉,比塊board我啦。」我伸手問老細拎塊點貨board。

「你掂唔掂呀?你隻眼出紅筋喎。」



「掂架喇...幫你執頭執尾都仲得丫。」 我接低老細比我果塊board。

等到點完貨仲要坐電腦將d數入機,一坐低d睡意就衝上腦,迷下迷下我竟然僕左響張台度恰著。

一紮醒我見到枱面側邊貼左張memo ,係老細既字跡:

﹝死仔,夠膽死番工訓覺,我以前做細果陣都未試過,條後備大閘匙就響個mon後面,罰你聽朝放假都要朝早番黎開閘呀!d工夫我自己搞掂左喇。﹞

「哈...哈哈...。」我苦笑,正常其它經理見到員工開工時間訓覺一早摷醒你話你兩句先,但係阿mark無,佢咁樣反而令我有d內疚。

我離開左鋪頭就落去大街,時值十二點幾,無哂巴士,唯有打的番屋企,沖完涼,睇左陣某個好多人流既討論區,set一set個鬧鐘:7點響,就仆落床訓覺。

我第二朝晨咁早就到左我地間鋪既商場,仲有成粒鐘先開鋪,我決定去食個早餐先。

我既早餐響某黑心企業快餐廳中享用,無它,貪佢夠平又夠飽。



我望到我隻右手,諗起前晚好興奮咁試通宵,我發現我隻右手只要一啪,周圍所有事物全部定格。

但係連手錶,鐘,所有計時工具都會定格,我只能靠心算數到大約維持五秒左右,定格途中除左我之外,周圍所有野連埋我身上既衣物就好似無左重力咁,但係仍然有作用力,我試過用個杯拋起d水,定格,然後我一掌打落去,d水就會凌空比我震散咁,變左水花散開留響空中。

但係點解我響旺角街頭果陣又失靈呢?我估,係有限制,一係就一日有限次數,一係就限時,但係次數就無可能啦,如果唔係點解去到打邊爐又用到?實際結果係每當我用完一次呢種定格能力,要22分鐘後先可以再生效。

響我試完呢一切之後,果刻我好撚興奮:「屌你咁益我呀!」

一定係某間好撚高科技既公司,應該係美國d軍事科研企業,選中左我做實驗對像,而家呢一刻正密切監測緊我! 一係就係神送比我既禮物!無論係點都好,既然無人主動同我聯絡話係做緊test,咁即係呢個咁筍既野係任我用啦!

不過...點解得五秒咁撚少?五秒可以做d乜?
屌西?底褲都唔夠除啦!你唔係真係同我講光速屌西學說下麻?會著火架!
通街渣囡囡對波?ok喎!不過我淆底,我不願自甘為衣冠禽獸,我自細受過良好既教育...係成績考得差左d姐!
打劫銀行?你用五秒同我打開個夾萬黎睇下喇...



至於其它有咁仆街得咁仆街既野我通通諗過,通通唔可行。

我諗得閒利用下呢五秒,做下善事,都尚且ok既。

雖然咁天方夜譚既事發生響我身上,真係令我好興奮,但係回到現實,目前呢個能力只係累我損害左阿mark對我既信任。諗到呢樣野,我準備啪手指既右手又放低番。

雖然係咁講,但至少我可以守番老頂果句memo既約,就算放假都番黎比番條大匙,可以平衡番個心情。

差唔多係時侯,我去左鋪頭門口開閘入去打點下先,大概五分鐘之後,有個熟悉既女仔行過黎。

「疑,eva你番早?」 eva係我地其中一個part time,早排成個幾兩個月都未番過黎,而家先見人。

「係呀,阿ming,我果邊實習完丫,番黎呢邊番工。」eva響一年前入職,人前人後都識打招呼,做野幾流暢,算係幾醒目既女仔。 「疑,阿mark呢?今日唔係佢開鋪咩?」



我地鋪頭有三個經理,以阿mark最大,而每日開鋪都要有其中一個經理番黎開閘。

「佢應該都差唔多到掛。」我望一望錶,其實距離佢地番工時間都仲有十分鐘,阿eva都幾早下。

eva見我就坐響部腦前面睇緊野。正常番黎我會開燈執頭執尾先。

「阿ming你睇緊咩?」eva拉多張櫈響我側邊坐低。

「d公司野,乜都睇下咁。」我視線keep住響個mon度。「同埋我今日其實放假,番黎純粹幫阿mark開閘。」

「哦,放假唔洗陪女朋友咩?」

「唔好傻,我邊有女朋友,男朋友就有三個,三個你都識,我諗過幾年我會考慮中途轉GAY架喇。」

「點會丫,阿ming你幾好人丫,一係我做你女朋友啦?」我聽到當堂打個突,視線由個mon轉移去eva身上,仲碌到對眼大一大。



呢一刻我先認真咁打量一下眼前既呢位小姐,相貌一般,矮我少少,身型標準。加上一向對佢既印象都幾好,我好似有少少心動。

「講笑咋!我去做野先,唔阻你喇。」

「衰妹...」我繼續睇我既電腦。

除左check公司內部e-mail,我仲幫阿mark整理下佢d文件,然後臨走前留低左條memo,大致上係公司d野同埋有機會比我請佢食飯。

走既時侯同eva講左句bye,見到佢專心執緊d野,我自己行出鋪頭,然後準備落大街搭巴士番歸。

我又望一望自己右手,皺一皺眉,啪左一下手指,然後拎住一塊響眼前停低既樹葉,突然醒起已經係秋天。

「卡嚓!」 相機快門既聲音響好遠好遠,遠到我聽唔到既地方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