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達銘先生:

請你在十一月十五日務必請假一天,我對你很有興趣,想找你聊聊。

林清圓

上面係我收到果封信既紙仔內容。

我一頭霧水,林清圓乜水?十一月十五號咩日子?下,無端端叫我請假?搞咩?不過,呢個名我係咪有見過?咁熟口面既?



我望下個信封,入面仲有一疊相,我拎出黎,大概十幾張,全部係響香港街頭影,相入面...喂喂...喂喂喂...d相係兩張兩張咁,一前一後影低左我用五秒超能力既奇景,呢一張影住支盲公竹響地下,下一張就影住支竹上番阿盲公隻手度,我望下兩張相右下角個時間,只係差一秒。

其它相都係咁,兩張相差一秒,影低左d睇番時間就知道好不可思議既野。

我唔係蠢,相機既時間可以調整,如果呢d相寄比報紙佬,新聞佬都好,都唔會有用,只會直丟入垃圾筒。

但係寄左黎比我,相既內容同時間,寄比我既訊息只有一個:我知道呢d不可思議既野都係你整既。

我無諗過比人知道我有超能力會發生咩事,呢一封信突然令我諗到,喂如果唔係果間高科技公司搵我做test,又或者果間公司唔出面保我,我會唔會比人捉去解剖架?!



不過,定d黎,佢連埋字條,話叫我出黎傾計先,咁樣...嗯...反正十五號果日星期二,叫老頂編我周假放果日影響唔大,睇下佢係有咩想講....係喇!我諗起喇!

我拎起銀包,拎出一張卡片,張卡片正正寫住:「攝影師-林清圓-Connie Lam」

呢張卡片好簡單,就係得咁多字,無公司名,無電話,無寫咩quali,乜都無寫。

佢咪係響一個月前我響巴士仆街果陣果位姐姐仔?一諗番起佢係乜水,我心知即係果陣響巴士佢已經留意住我,呢一個月黎都搵機會偷影我,但係點解影我?我即刻又知道,如果有人真係發現左一個人有呢d超現實既事,果份好奇心驅使下,比我都想捕住佢睇下發生咩事。

不過突然出現林清圓三個字,我反而對佢有少少興趣,我決定上網search下林清圓,但淨係見到d九唔搭八既結果,又林清玄又林清治又林清偉,識你老鼠咩。



我改左打connie lam,出左一堆雞腸,我click左第一個結果,係一篇英文既報導。

我硬住頭皮嘗試用我半桶水既英文睇下講d乜,幾乎用左成粒鐘先睇哂成篇野,講一本攝影集<The Human>響全球銷售額突破5億港元,篇報導又有d資深攝影師分析本野係用左幾多野性既直覺拍低幾多精彩畫面,本野點樣用一幅畫面表演超越一幅畫面既訊息,令每一個人都好自然諗到好多好多幅畫面,然後又講下個攝影師係最曯目同時又最神秘既新星,因為只係知道攝影師既名:connie lam。而無人知呢位connie係咩樣,就算點追問,追到番黎香港既原出版社,連一張connie既近照都無人挖到。

......

「疑你做攝影架?」 隨口嗡同客人吹水係我既謀生技能之一。

「係呀,影下東影下西咁。」 我見到呢位小姐兩邊膊頭垂低,應該放鬆左,可以傾多兩句。
......

我諗番起果日響架巴士同果位小姐既對話,我心諗:「唔係掛...?個小姐咁大來頭?」

只不過驚訝還驚訝,都只不過係生活中既小事,正經同重要既事係:我份工。



第二朝番到去,除左同老頂講十五號果日編自己放假之外,就係開始慢慢咁教阿康野,例如黎貨果陣有d咩野要check清楚,有爛有少一定要即刻同送貨果條友講,又或者高層巡鋪一定檢查邊度,要小心睇實之類。

隨之然又係平凡日子,組長同tony並無埋怨點解要train阿康而唔係佢地先,因為佢地本來就知自己係點同埋大家係點。

然後早響十三號connie lam已經打電話黎講定十五號下午兩點響旺角某間上樓cafe見。

但係可怕既係,點解佢會有我電話?我唯一諗到既解釋係佢有錢可以請人起我底,所以佢連我地址響邊都知,如果唔係佢封信點寄比我?

只不過十五號當日我並無真係同connie響預定時間預定地點見面,而且第二日十六號我番工果邊更加係咁耐以黎第一次放飛機無番工,係因為...

當日我太早起身,兩點既約又令我無其它好節目,我提早十二點就出老旺行下。

「喂喂!」

「啪!」我急跑上前,推開前面個阿姐,當五秒過左,有舊石屎跌左響個阿姐原本企既位置,成舊石屎跌碎開一堆石頭,睇舊石屎跌到咁散,都肯定有番咁上下高度跌落黎,真係扑到個阿姐分分鍾搞出人命。



我望下個阿姐,疑,我係咪推得太用力,佢成個仆左落地下...sorry,我一時心急既無情力都幾大。睇見佢起番身果時個頭損左,仲望住地下堆碎石發吽豆,應該唔知發生咩事。

周圍慢慢越黎越多途人圍觀,都係響度指住地下D碎石又望下上面邊個位甩左石屎咁,呢個時侯我諗起寄比我果十幾張相,我諗起,就算無人見到我好似瞬間移動咁去左前面,但係比我推開果個阿姐隔多陣實覺得有唔妥,我決定離開現場,人怕出名豬怕肥,如果比更加多人知我咁既能力,實上電視,咁樣出名唔方有好野,分分鐘真係有人捉我去解剖跟住仲要研究點樣人人都識呢種能力然後通街渣波再拎去打杖最後世界大亂,喂伊拉克仲死唔夠人咩?

我繼續響旺角周圍行,我轉左個彎行入旺角道,行多兩步見到前面個阿叔咁熟口面....疑,唔止熟口面,直情係我老豆。

「阿B你響度既?」老豆亦都見到我。

「係丫,今日放假約左人響附近等,咪行定過黎先。」我繼續,「老豆你呢,你響度做乜?」

「我去呢頭傾下租倉d野呀麻,呢,上次叫你幫我計果條數咪係想計租倉化唔化算。」

「哦,咁你而家傾完定未傾?」



「未傾呀,而家咪行緊過去傾。」

「咁好啦,我走先喇。」

「喂阿B你約左人幾點?」

我望一望錶,現正十二點半,「下?喔,兩點呀,其實一早醒左無咩野做我提早出黎行下。」

「咁不如咩啦,我呢邊應該唔洗幾耐搞掂,你見我著呢身都知,」平時老豆真係傾大生意佢會著老西,而家只係一身便服,就咁拎住個紙袋個file,「一陣我傾完陪我食個飯,好無?」

「哦...好丫,你想食咩?」

「一陣先講啦,阿B你行住先啦。」

「嗯,BYE。」



就咁,我轉左入西洋菜南街,我老豆就行番我黎果邊個位置,響旺角道行緊過去彌敦道。

而我無同老豆食呢一餐午飯,因為...

「嘰-----------------------------」 車軚同地面摩擦,好撚大聲。

「碰---!嘭!----卡啦卡啦----------------------!!」我後面再傳黎更大既響聲。

我轉身,見到轉角位有一小截小巴個尾響我眼前:架小巴剷左上行人路。

上網,睇報紙,睇電視,天災橫禍我見大撚把啦,根本睇到免疫,車禍呢d濕碎野姐!

但係而家現兜兜響我面前發生。

我就咁企響度,完全比唔到反應,車禍現場唔係同我隔住個mon,唔係同我隔住張紙,我同車禍現場只係隔左幾步,如果我行前幾步,架小巴我摸得到,如果我行前幾步,撞爛左d咩我睇得到。

我諗起一d野,我跑上前,轉個彎。

我老豆就訓低左響馬路邊,成地都係血。

我個腦一片空白,幾秒之後我發現我跪左響老豆側邊,竇起佢上半身果陣我又發現我膝頭同兩隻手都係血。

「救命....救命阿!救命阿!救命阿阿阿阿阿阿!!」我大叫。

我乜都諗唔到,我諗唔起我應該響褲袋拎部電話出黎打左999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