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響旺角人多,而且日光日白,好快就有人見到咩事,好快有人打左999,而我老豆,亦都好快就送左去最近既廣華醫院。

響手術室門口,得我一個自己對住個『手術中』既發光燈箱,我望住呢個燈箱,呢一刻個感覺好浮,好虛,好似發緊夢咁,其實我係咪真係發緊夢?喂喂好似而家咁響手術室門外面好心急等個醫生出黎,唔係響電視劇先睇到架咩?而家係咪拍緊戲?我係男主角定女主角?係唔係個發光燈箱熄左燈,然後個醫生係咪會走出黎話恭喜你呀你老婆岩岩生左個肥肥白白既女呀...

我定一定神,前十幾秒諗既野完全諗唔番,個腦依然好亂好亂,點解得我一個?電視劇睇到永遠即刻成班人好似開party響手術室門口等架喎!係喇...我要打比阿媽,我要打比家姐,阿哥...唔洗打啦,果個頹廢隱閉青年叫黎做乜?

我拎起電話果陣,我望到我隻右手,我諗起頭先響白車度,個救護員問我有無受傷,我無比反應佢on99坐埋一邊,雙目無神,係果個救護員洗乾淨左我對手d血,當我準備打電話,我準備打比阿媽果陣時,阿媽就響走廊出現。

「阿B!發生咩事!?」



「阿媽...點解...你咁快黎到既?」見到世上最親果位,我神智回復左少許。

「你頭先打比我淨係講老豆出事送緊去廣華,我梗係即刻過黎!」

我諗一諗,係喎,頭先白車就到廣華果陣我已經打左電話比阿媽同家姐。

「老豆佢...」我無講落去,只係伸直右手指向手術室度門。

「無事架阿b...阿b乖下...無事既無事既...」 阿媽攬住坐緊響度既我。



阿媽個心口比我整濕左少少。

就咁我同阿媽一路坐響手術室外面一路等,等到三點半點果陣家姐黎到,佢話臨時請左半日假過黎,一樣係講左幾句,然後一齊等。

「點會咁架,阿b你響邊度見到老豆?」

「阿b,果陣到底係點?」

我深深咁吸左啖氣,先有辦法慢慢咁答完家姐d問題,如果唔係,我應該會講講下講唔落去。
仍然係等,等到五點半,個燈箱突然熄左。



個手術室門口打開,有個貌似吳啟華著住綠色手術袍既人行左出黎,但係都未到我上前問佢咩情況,側邊有個人成支箭咁衝埋黎捉住呢個人。

「steward!有咩我可以幫到手?!」有個人突然衝出黎捉住吳啟華隻右手。

衝出黎果個人,係eva。「eva...?點解...」我有些少驚訝。

「華女?點解你響度既?」 我見到,阿吳啟華應該都比eva嚇左一嚇。

「有咩我可以幫到手?有無野我可以幫你拎過黎?等我,比我去幫手...」

「無事無事,華女你定d黎,邊位係陳震華既家屬?」 吳啟華輕輕拍左拍eva隻手,eva鬆左手之後,佢用右手示意家屬上前聽佢講解。

「我地三個。」我阿媽第一個出聲。



「病人無生命危險,只不過係因為大腿動脈比尖野吉穿左,流左好多血,好彩及時送得切黎醫院,我地有足夠時間輸血,同埋要多少少時間比我地補番個傷口。」又係好似電視劇咁既對白,萬幸既係,個醫生係講無生命危險。

呢一刻我不期然心諗,我記得d響電視劇入面入廠既人,好多都比個醫生講死左,成日話唔好意思我盡左力喇,或者係手術成功但病人死左之類,年中比電視劇殺死既人真係多到十隻手指都數唔哂,我係咪可以告個電視台謀殺?

「我要去做d準備,唔好意思失陪先。」吳啟華準備走。

「steward等陣!有咩我可以幫手?」 eva放大左聲線。

「華女...」個醫生回頭望eva,嘆一嘆氣,「一係咁啦,你幫手照顧下傷者家屬,佢地似乎同你相識?佢地需要你,同埋,冷靜d,你之前唔係咁架。」

「......」eva望住醫生,隔左一陣先講「...好。」

「係咁啦。」個醫生走開左。

eva頭微垂,等個醫生走開左之後,佢先抬頭望住我。



「阿ming...」eva再望向我阿媽果邊,「伯母...你好。」

「阿b你識既?」我家姐問。

「係呀,係我同...係我朋友。」原本我諗住講係我同事。

「你叫華女?」我阿媽問。

「伯母你可以叫我eva,係我之前響度實習,大家先叫我華女。」係喎,我記得eva之前係響廣華做實習。

「咁...頭先steward...即係果個醫生呢,話無危險既話,就即係搞得好順利差唔多七七八八架喇,伯母不如跟我過去,我幫你登記左先,可以快d安排上房。」

「嗯,麻煩哂你喇eva。」 阿媽跟住eva行開左。



「呢個...um...唉。」等阿媽同eva行開之後,家姐響側邊umum尋尋唔知講乜。

「家姐你聽日仲要早起,不如你番屋企食d野先啦...呢度我同阿媽搞掂啦不如。」我嘗試叫家姐走先。

「而家咁樣你叫我點有心情番工丫?唉...得架喇,我請多一日假無問題既。」

「哦...好...」

「細佬你餓唔餓,我去買d野食過黎比你同阿媽啦。」

「我...」放鬆番啖氣之後,我真係有d肚餓,「都有少少餓既...好丫。」

「就咁話啦,幫我同阿媽講我去買野。」 家姐向樓梯果邊行左去。

周圍d人走哂,又得番我一丁友繼續坐番低。



我又深呼吸左一啖,唉...既然醫生咁講,eva咁講,咁應該都無事,跟住落黎只係等下,同埋睇下老豆咁。

但係,點解...點解eva會響度呢?佢唔係實習完喇咩?今日星期二喎...我記得佢今日一樣六點番工唔係咩...

「你daddy...無事丫麻?」係把陌生既女聲。

我抬頭望一望,「你係...?」我記起,「你係林清圓...小姐,connie lam。」係喇,佢係之前響巴士見住我仆街果個姐姐仔。

「唔好意思,原本約左你兩點,我無黎到。」我同佢講。

「唔洗,早響一點果陣我知道發生咩事,我知道你都入左醫院,我諗緊有無野我可以幫到手,所以我擅作主張,幫你打左番你鋪頭同你個經理通知一聲。」

個姐姐仔行左埋黎我側邊坐低,我望住佢,可能個距離比之前響巴士更加接近,就算個姐姐仔戴住頂cap帽,都睇到佢臉相,唔需要化妝品一樣白雪雪,泛淡紅既嘴唇,而且我留意到佢臉上有幾分雀斑式若隱若現既嫣紅。

林小姐坐低之後繼續講:「過左幾分鐘之後,我電話響,有個女仔好心急想問我發生咩事,成件事係點,同佢傾左陣先知佢響上水,我聽得出佢好心急,佢上緊堂都一心想走過黎,而我勸阻佢,我可以響佢落堂之後幫佢由上水車入旺角,個女仔係頭先果位。」

「......」 我一時之間唔知講咩好。

響手術室門外,渡過三分鐘既dead air。

「嗯...睇黎,我同你都係再約另一日好d,我唔阻你喇。幫我問侯令尊。」佢企起身。

「等...等陣,林小姐,我...ok既,你...有咩想問既話,可以而家問。」我坐響度望住佢,我發現佢算係幾高既女性,我諗...大概有170cm?

就咁又過左十幾秒,林小姐開口:「過多陣,你ok左,再打比我,好無?我再過黎搵你。」佢知道我其實只係口講ok。「你電話應該有我來電顯示,係咁啦。」

林小姐好爽快行開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