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桂立原本並唔係姓林,佢響二十歲之前都係姓周,英文名叫steven,steven chow。
﹝係囉,點解姓周既個個都叫steven?﹞

當時既周桂立響香港出生,但係十五歲果年就全家移民美國,屋企幾有錢,好順利佢搵到美國一間HIGH SCHOOL入去讀YEAR 1,周圍都係鬼仔鬼妹既情況下,佢完全無人生路不熟既膽怯,仲好快同班同學混熟左,佢響學校文武雙全,人性謙厚同精明兼備,當時有人叫佢做star of eastern,響間學校度都幾有名氣。

二零零一年既九月十一號,影響左佢好大,佢老豆老母都死左響世貿入面,而留低比佢果筆錢更加比人呃走左。

岩岩開左學無耐既YEAR 3佢無讀落去,無人無物既佢為左響呢個大城市求存,半年內都半乞半搶,住響街頭,勉強響呢個城市裡面寄居生活。

有一日有個著得試試正正,衣著光鮮既中年男人黎到佢面前,佢本身諗緊點樣打走眼前呢個人既荷包,但係呢個中年男人呢個時侯唔理佢自己身上幾污糟,上前攬實佢,周桂立響呢一刻淨係默默咁比呢個陌生人攬住。



個中年男人係佢老豆響香港既一個多年既朋友,而個中年男人知道左佢朋友同老婆死左響九一一,想話幫佢朋友照顧佢個仔,但係三個月以黎都無佢個仔既消息,於是乎個中年男人同佢老婆同個女講低一聲,就飛左去紐約搵,搵左三個月,終於搵到。

個中年男人帶左周桂立番香港,帶佢番屋企,將佢當成自己個仔咁照顧,起初周桂立好抗拒,甚至係個中年男人既獨生女,大周桂立兩歲既女仔入黎佢房想同佢傾計果陣,拒絕對方而且用力推開佢,令佢頭撞到角落,好彩只係流下血,無傷到個腦。

就咁過左半年,林家三口對周桂立既好意軟化左佢既敵意,佢接受左林父送佢去讀香港學校,呢個時侯佢岩岩好十八歲。

讀左兩年之後,佢好順利上左去讀大學,佢開始諗番佢既經歷。某一日夜晚,佢諗番起佢親生阿媽阿爸,諗番佢響紐約街頭乞食,飲渠水,又諗起林家三口,點解會有人對佢咁好?佢何德何能?仲係得二十歲既佢唔明白成年人施恩既慷慨。

呢一刻佢內心淨係得一腔熱誠同感激,響半夜三點果陣,佢去左林生林太間房門口,對住度關埋既房門跪低叩頭,一下,兩下,三下,叩到朝早,叩到林生林太起身,見到佢叩到成地血絲既漬,即刻扶佢去醫院,訓左一晚,出左院之後,佢同林生林太講有一撻地方佢想去,並無同佢地直接番屋企先。



佢去左政府果邊,將自己身份證上面既名,由周桂立改做林桂立。

後來佢番到去屋企,原本佢叫開林生林太同林小姐,佢改左口,改口叫佢地做阿爸,阿媽,家姐。

佢開口果陣,林家三口都無直接出聲,只係一個,一個,由林生開始,跟住到林太,之後到林小姐,只係用擁抱表達無聲勝有聲。

一路都係獨女既關係,林生個女由細到大響屋企都無一個差唔多年紀可以同佢傾計既對象,自從多左呢個細佬之後,呢個女開心左好多,一方面家姐出自母性而且憐憫呢個細佬既遭遇,另一方面細佬一腔感激之情,對林家已經決定忠孝不二,所以呢一對無血緣關係既姐弟,比其它有血緣關係既親生姐弟,果份情更加深更加厚。

除左對林家一直盡忠孝之外,林桂立亦都用勤力讀書黎當做一種變相既恩情報答,因為佢失去過,佢更加珍惜任何機會,佢響大學專攻語文學科,讀完大學果陣,佢已經掌握八國語言,隨後佢繼續不停自學,到而家,佢係一個掌握全球三份之一語言體系既權威。



而佢家姐講笑咁幫佢起左個朵,叫人肉翻譯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