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手機響。

「喂?阿倩?做咩呀?」steven響一間小學門口前聽電話。

「無呀,岩岩開完個meeting,打比你聽下你把聲囉。」電話另一邊係steven既女朋友鄭倩。

「你想聽我把聲?我錄音比你隨時聽囉。」

「唔制,錄音又唔同傾計。」



「哈哈…無你乎。」

「呢幾日做緊d咩?係咪有咩事發生?」

「呢幾日...除左d例行公事之外,仲要睇實一個細路同一個大人…」

「你要幫手湊進仔?」

「嗯。」



「進仔...無乜事麻?」

「無丫,正正常常番學,我唔想影響到佢成長,比佢做番個同其它小朋友一樣既小學生就算。」

「你家姐...咁樣你一個人湊進仔唔怕辛苦咩?不如比我得閒時間幫你照顧進仔?」

「都好喎,過幾日你過黎陪我接進仔放學啦,比佢見下你。」

「但係,你家姐點?仲係咩事都無發生?」



「係,不過佢表面越無事我越擔心,姐夫跳樓死左,點可能當無事繼續出埠?」

「我更擔心既係,佢無端端夾硬帶個陌生人番黎屋企住,阻都阻佢唔到。」

「下?咩人黎架?」

「我都知得唔多,唯一知道既係,佢話自己叫阿星。」

「下…咁呢個阿星而家點?」

「家姐屋企間空房暫時借左比佢住。」

「下…你驚唔驚你家姐出事架?」

「驚架,所以而家我都暫時住響家姐果邊先,湊進仔都方便d。」



「係咁先啦,進仔放學出黎喇,今晚再傾。」

「嗯,bye。」

「b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