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望一望自己右手,有種莫名衝動想玩下我份超能力,不過,一諗到下一秒唔知會發生咩事,唔知會唔會又發生咩情況,係明明原本我可以但係果一刻無能力做任何野,我放返低左隻手。

十二月五號其實係eva生日,阿mark一講起呢日我督第一時間諗起。我估係eva向阿mark要求比我響十二月五號放假。

話說老豆唔太需要我日日去陪佢,所以我回復正常番工。

正當我打算等eva今日番工問佢請假既事,eva一番到黎就搶先開口:「喂阿ming,我幫你五號請左假呀,果日陪我周圍行下丫。」佢響鋪頭門口見到我即刻就講。

經醫院一役,我對eva既諗法實在說不清道不明。當然我隱約估到eva係點諗。



「咁突然?」

「係呀,你生日我陪你食飯又送蛋糕比你,我生日你走唔甩架喇。」

「咁我算唔算係孫悟空,已經比如來佛祖用五指山壓實左?」

「好耐之前既事啦,而家你係要陪為師我去取西經。」

「咁呀,師傅,唔好再念咒喇,好很痛呀!」 我左手按住額頭扮痛。



「哈哈,你無貼到成身毛,都唔似。」

「因為時間既關係,將就下先啦,係呢,五號係星期一喎,你唔洗番學咩?」

「唔洗,果日咁岩好放假。」

「咁橋既?咁你諗好去邊未?」

「未呀,果日先諗啦。」



「哦。」

講係咁講,eva響當日收工已經話入長洲行,ok我無問題。

當日我比約定時間九點早兩個鐘起身,執執樣再出門口,有些少緊張。

去到碼頭,同eva搭船入長洲,食左個長洲既早餐,開始周圍捐窿捐lar乜都睇。

睇賣煎釀三寶既小販,睇對住碼頭海邊開鋪既雜貨鋪,睇村屋門前既矮石牆。

周圍行,行到暗巷,個感覺好似去左鄉下咁,同我一樣響香港呢個石屎森林既社會長大既eva,對鄉郊生活無咩認識,只係有一份嚮往,而家身處既周圍,唔係一幢幢高到擋住藍天白雲既屏風樓,只係d兩層樓高既村屋。我有個錯覺,周圍好似時間倒流三十年,見番香港仲係未發達既一面。

但係我同eva都係石屎森林長大既孩子,對於陌生既鄉郊陳設帶新奇而淡淡不安,好難唔會諗到鄉郊對比城市既各種不便。我諗側邊既eva都係咁諗。

我懷疑時間係咪有自己思想,愉快既時間真係會流動得快d,我地眨下眼已經行到三點幾,個肚份早餐一早消耗完,於是乎eva提議搵間茶餐廳坐低。



「難得入到黎長洲,唔搵特別d既黎食?」

「係呀,我鍾意茶餐廳,屋企都開茶餐廳,所以我鍾意試下周圍既茶餐廳,食下睇下同自己屋企果間有咩唔同。」

入到去茶餐廳,eva好似專家咁講杯奶茶係用邊隻茶葉,d奶係邊隻奶,我碗沙嗲牛麵係邊隻麵底,d牛用咩方法整,佢件豬扒包又係用邊間既包邊間既豬扒用邊種油炸...佢一路講我一路得個聽字,佢嗡出黎果d生產商名我一個都唔識。

「eva,你好得人驚。」

「咩呀,咩得人驚?」

「你突然變左博士,茶記博士。」

「我細個經常響屋企鋪頭搵角落頭位坐低做功課,好奇心望下望下都識唔少。」



「咁以後我要叫你做咩好呢...叫你做茶女王得唔得?」

「唔得,咁難聽。」個口係咁講,eva自己都忍唔住笑。

我同eva有講有笑,大概台面上既食物食到七七八八既時侯,eva開口:「喂喂,果日呢...」
「嗯?」我拎住杯凍奶茶啜緊。

「醫院果日呢...你同我講果樣野...到底係點?」

我定左一定,係喎,果日響醫院我一時衝動爆響左口自己超能力既事。

「到底係點...咁樣講啦,你望下我隻右手。」我拎起右手,「只要我右手做呢個啪手指既動作,周圍所有事物會停低,好似睇電影暫停一樣。」我兩指緊壓作勢要啪。

「下...?」



「係呀。」

「唔明。」

「即係...um...我一噠手指,我既周圍所有野都會定格,周圍既事物又好,人又好,全數停低,響半空既野會hold住,維持大概五秒。」

「連我都會?」

「係。」

「咁...暫停左既人會唔會有咩感覺?」

「完全無。」我諗起同connie第二次見面,由佢口中證實旁觀者會睇到咩,「只會見到我突然由一邊左去另一邊,或者比我響五秒裡面郁過既人會發現佢突然移左位咁。如果用物理學黎講就係停頓左既事物會無任何重力,只會承受由我產生既作用力。」

「好不可思議...咁樣...不如...阿ming,可唔可以示範一次?」



女性既共通點應該有一樣係唔親眼見到係唔會信。

「好...」

我重施故技,望一望周圍肯定無人留意我地呢邊之後,「噠。」我企響eva後面,篤一篤佢膊頭,佢輕輕哇左一聲出黎,反應明顯比connie大。

「好神奇呀。」eva見到我坐番響個位之後,即刻好興奮咁講,但係佢興奮之後即刻收埋笑容,「但係...」

我知佢想講咩,佢想問關於我老豆車禍,我阻止發生既可能性。

我同eva解釋22分鐘既限制同埋出手救左另一個人既事。

「sorry,我果日唔知頭唔知路就...咁...」佢窒左一窒,「咁樣...咁樣反駁你。」

「er…無乜野既,好喇,行囉?」我拎起張單。

「嗯。」

埋單承惠四十七蚊。

Eva響茶記門口等我埋單,佢見到我出黎果陣又笑咪咪咁望住我。

望住eva個樣,又諗下頭先既對話,我開口:「楊小姐,借你隻手黎丫。」

「拿。」eva好爽快遞起左手。

我用右手握實佢左手,我feel到佢隻手原來都幾暖,主動握住佢隻手既意義...唔諗喇,我呢一刻只係憑本能行動。

「行囉。」

「好丫。」eva面露笑容,「跟住去邊?」

「你生日喎...你話事啦。」

「咁呀...咁不如一陣上你屋企食飯?」

「下,你講真?」

「係呀,出街食不如食屋企飯啦。」

「我屋企得我阿媽識煮飯...」

「咁今晚咪可以試下伯母手勢?」

「但係....我要認真講一句,」我停低,轉身望住eva,「我阿媽煮d野...好難食...」

「下,點會呀...佢都煮左廿一年飯比你啦?」

「就係難食足廿一年咁先死...」我用空出黎既左手um住對眼。

Eva見到我似乎係講真。

「咁,不如我上你屋企煮飯啦!」

「下...下?」我望住eva,「你識煮飯?」

「都識少少既。」

「掂唔掂架你...」我有少少懷疑,呢個時代仲有幾多個女仔識煮飯?

「陳達銘睇黎你唔信喎,我就煮比你睇。」佢拉住我隻手行番去碼頭,「快d行啦,唔係就唔夠時間買餸喇。」

就咁,我打左個電話番屋企比阿媽通知聲先,再叫家姐早D番屋企食飯,然後同eva坐船轉車再轉車,終於黎到我樓下街市,時間已經六點,天都有d暗,菜檔已經差唔多要準備收鋪,同佢入到去買呢買路,佢一路選擇材料果陣個認真樣,我都係第一次見。

買完野,我一袋佢一袋,然後留番一隻手拖住行番去。

行緊番屋企果陣,我問佢點解會識煮飯,原來佢響屋企開果間茶餐廳唔止齋睇,佢話細個試過手多,走入廚房叫佢老豆既伙記比佢炒飯,佢炒完仲拎埋比個客試,個客話好食果下佢真係好開心。

轉頭佢想炒多次,但係呢次唔夠力隻鑊跌左落地,而佢左邊膊頭辣損左一忽,我揭高佢左邊手袖,有撻細細地既疤,而之後佢雖然無落手,但係自己一路齋睇偷師,然後屋企試下落廚,所以都識少少既。

番到屋企打開門,第一眼係見到老豆坐響梳化睇緊書。

「阿b番黎拿。」老豆望住我響屋企門口入黎。

「世伯你好。」eva亦都行左入黎。

「疑...你咪係...」老豆只係響醫院果日同eva碰過面,果陣老豆神情呆滯,應該連望都無望過eva,只係覺得有d熟口面。

「我係阿ming既朋友,我叫楊樂華,可以叫我eva。」eva擺出一貫既咪咪嘴笑,「我上黎幫手煮飯架,世伯一陣我煮得唔好食唔好笑我。」

「煮...飯?」老豆視線由eva轉我身上。

對於阿媽煮飯既水準我同老豆不嬲有共識,呢一刻我地透過眼神交流一個訊息 : 今晚唔洗食你老婆/你阿媽煮既野喇。

「呵呵...好...好...」佢繼續拎起佢本『經濟學導引』睇,老豆佢話自己咁樣都唔知有無得醫番好,溫下經濟同市場知識,可以響屋企用電腦買賣股票賺錢。

我帶左eva入廚房,見到阿媽響度整呢整路。

「阿媽,er...頭先電話同你講有朋友上黎煮飯,就係佢喇。」

Eva好禮貌咁同我阿媽打招呼。

「阿媽阿媽...過黎啦,抖下先啦今日,平時你都辛苦喇,今日有eva佢搞得掂架喇。」我半推半拉帶左阿媽出廳睇電視。

等左九個字左右,差唔多八點開得飯,呢個時侯家姐番到黎,eva同佢打完招呼後,家姐向住我陰陰嘴笑,而且眼神表示:細佬你都幾快手,咁快帶女朋友上黎見家長。我用番眼神同佢表達:你唔好咁陰濕。

我竇住老豆埋台坐低,五個人坐低開飯,我見到d薯仔炆雞翼,蒜茸炒通菜,蒸紅衫魚,蒸水蛋,蕃茄薯仔湯,試左兩啖,我眼泛淚光,有少許想喊,直情係想大叫:好好味呀!

阿媽,點解平時你總係要向高難度挑戰?點解要學人整魚香茄子?點解要學人整薑蔥炒蟹?整簡單野咪夠,咪好食囉...

食左一陣,阿哥原來響屋企,佢條仆街蛀米大蟲唔知係咪識聞飯香,自動走出黎裝飯食野,對屋企無貢獻都可以食飯既咩?我想叫佢躝番入房,但係eva響度,成家人而家個氣氛好地地,我選擇唔出聲。

成程飯就係家姐阿爸同阿媽圍攻eva,問上問下問左問右,乜都問,我就無出過聲,一路食,食,食。

等到食完果陣,eva又同阿媽一齊入左去廚房洗碗。

之後就係成家人...除左我阿哥自行入房,都響廳度睇電視,傾下計,我仍然無乜點出聲。

直到十點半,阿媽就話夜喇,要送人番去咁咁咁,我同佢搭巴士番樂富,去到佢樓下,響佢幢樓外面既空地。

「喂喂...做咩頭先黑哂口面咁既?」eva同我講。

「下,有咩?」

「有呀...我同緊世伯伯母傾計果陣,見到你好似嬲爆爆咁一味淨係食野唔出聲。」

「無呀。」

「...」eva停左一陣,「因為你阿哥?」

「...」到我停低,「算係啦。」

「你阿哥同你關係唔好?」

「唔係既,只係我一路唔鍾意佢有工唔番有書唔讀一路響屋企打機做蛀米大蟲。」

「咁橋既,我阿哥又係差唔多。」

「你個阿哥係點?」

「佢份份工做唔過三個月,阿媽叫佢讀書,比完萬幾蚊上學期錢佢番左一個月又唔番,成日覺得無人比機會佢...」

「咁你阿哥又衰d既,浪費左屋企咁多錢。」

「不過我知道我阿哥還我阿哥,我還我,佢做d咩都好,我盡左力勸佢之後,就係要顧好自己,所以我而家番學讀護士果邊,我好比心機讀。」eva佢繼續講,「所以呢,你都要同自己講,你阿哥還你阿哥,你還你,你做好自己咪得囉。」

「我都知...呢種說話我都成日同自己講,我要做好自己,我個阿哥做d乜唔關我事,佢遲早有日會醒覺咁咁咁,我明...但係我就係見到呢個阿哥睇唔順眼,就係一見到佢就好難忍。」

「咁...」eva諗左諗,「你合埋眼。」

「下做咩?」

「你合埋眼先啦。」佢用隻手um住我對眼。

「你諗下阿mark。」我諗起老細舉住中指揮手個衰樣。

「諗下matthew佢地。」我爭d唔記得組長原本係叫matthew。

「諗下果日響旺角你救左果位阿姐。」我諗起個阿姐比我推左落地個愕然樣。

「諗下你爸爸媽媽。」嗯...養育之恩。

「打開眼。」

我開眼。

「望住我。」eva一面認真。

我眼前就係eva。

「你阿哥對你自己既影響其實好微,好少。」

係...諗番我身上一直發生既事,我既生命中,我既記憶片段,幾時係需要我介意屋企個阿哥?何苦要令自己既任何一分一秒時間比唔值得既事情影響?

鬱結已解,有種莫明舒暢。

我凝望住eva,少左份悶鬱,多左一分悸動。

「eva…」

「嗯?」

「你今日生日,我都未送生日禮物比你添。」

「係喎,而家仲有...」eva望一望錶,「你仲有57分鐘又14秒可以準時送禮物比我咋。」

「夠啦。」

「啪-」我右手一啪,眼前既eva定住。

我將身體既行動交左比本能,而我既本能反應,就係將視線移到eva既雙唇,一寸一寸移近。
五秒後,呢一次,由我主動。

eva既視線前一刻我仲同佢對望緊,下一刻已經被突如其來既接觸令佢動彈不得。

又過左幾秒,我鬆開。

「好奸矛呀你...咁樣既生日禮物都得...」eva 聲線漸弱。

我只係笑笑口望住eva。

然後再次擁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