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我都唔係好明d人拍拖點解可以咁癲,而家我明哂。

第二朝放假既我,可以訓得三粒鐘就直接去eva樓下送佢番學。然後自己一路on99四圍遊等佢,等佢放學再陪佢去番工。

去到門口,老細見到我即刻捉住我黎問:「阿仔,咁sweet,肯定食左啦?」佢見到我望住eva入鋪頭個樣。

「咩食左呀...無呀屌你。」

「堅定流?我唔係好信喎。」



「我理得你信定唔信。我仲有野做,轉頭先見啦。」有野做當然係藉口。

「頂你,特登送一日假係準備你搞到無力,番唔到黎先放你喎,拿你而家有氣有力,好快d入黎打卡。」

「食屎啦阿mark…彩你都傻。」

只係訓得三粒鐘既我再左兜右兜,兜到十點陪eva番屋企,仲可以陪佢再講幾粒鐘電話先訓,今日真係我有史以黎最瘋癲既一日。

當然,拖係要拍,但工都要番,呢個十二月特別忙,因為原本諗住用四個月時間先過得哂比阿康handle既野而家得番一個月時間,加上有剩時間都同eva傾計磨左,番工鋤dee既生活暫時要放低。



聖誕梗係…無假放。我都想放假同eva去行下,不過真係好忙,聖誕人流先最多生意最好,加上我已經同connie約實一月三號就要飛,第一個目的地係上海,我既責任心唔容許我最後呢幾日管pair。

不過阿mark見到呢個月sales已經過左target,所以特登比我同eva響三十一號早收工。

﹝三仔 : 我地響度做,你去拍拖?你死撚梗喇。下餐你既,唔要富臨呀,力奇四季火鍋任食先夠喉呀屌你。﹞

所以,我同eva都有個浪漫既除夕可以過下,detail唔講啦。

到左一月三號既朝早,connie叫我響佢樓下等,我拎埋自己既行李提早左少少到,等左一陣,connie同另一個人拎住一個大喼加兩個大到仆街既行李袋,如無意外係攝影器材?我上前想幫手拎其中一袋。



「阿ming黎左拿?好重...小心。」 connie將佢手上果袋行李拎比我。

唔拎由自可,一拎我心諗:入面裝鉛架屌你老母?點解攝影器材可以咁撚重?

「家姐,你請個assistant都好後生喎。」connie側邊果個男人講。

「幾好丫佢,高高大大實實淨淨。」connie答。

我心諗我得個樣架姐...你叫我跑兩步我都索哂氣,不過,呢個係邊位?叫connie做家姐...呢個就係...

「阿ming,呢個係我細佬,叫佢steven就得。」connie應該睇到我表情表示既疑惑。

「哦...你好steven。」我要兩隻手先拎得住connie個行李袋,我想伸隻手同佢握下都唔得。

「阿ming係咪?放心啦,做我家姐助手同做咕喱一樣既姐,你番黎果陣唔好唔夠力就ok。」



眼前呢個steven仲矮過我,但係睇佢手瓜都有些少粗,可以單手拎起另一個袋。

「家姐我陪埋你去機場啦,順便幫你渣架車番黎。」

「都好。」

就咁,三個人拎哂三大件行李上connie架車之後,我再回頭拉番自己果件行李。

不過,響我想竇起connie個行李袋上後尾箱時,我跣手,個袋入面可能係connie既器材,好似佢果種級數既人用既器材分分鐘十幾萬,跌爛左我去做鴨都唔夠賠,所謂人急生智,「啪!」,停一停諗一諗,我安全咁將件放響地下,然後再用正確姿勢抬佢上車尾箱,平安無事。裡面既器材無穿無爛。

connie凝望我呢一邊笑一笑,我肯定connie見到我做左d乜,至於佢細佬見唔見到我就唔肯定喇,希望見唔到啦,如果唔係之後又要解釋一餐。

車上面,由connie坐前面渣車去機場,steven坐響connie側邊,我坐響後座。



一路上都係佢地兩姐弟傾計多,間中我都會同steven講兩句,知道左steven原來係個精通世界上三份之一語言既權威級人馬,而且仲得廿七歲,我心諗係真唔係呀...比你一個月讀完一種語言都讀唔到咁多啦...不過如果真有其事,眼前呢個人淨係份勤力都可以打死世界上唔少人。

而connie比steven大兩歲。

connie有幾把炮我一早知,有錢有才能有樣貌,仲要正值廿九芳齡,如果我早幾年出世,我應該會瘋狂迷戀connie,而佢細佬steven既料子假若係真既,眼前兩個人,兩個都係有成就有才幹,令到坐響後座既我,覺得我自己有d渺小。

去到機場,我真係不得不感謝發明行李車果個人,將四大件重到仆街既行李放哂響車上面,雖然都要用力先推得郁,但係都好過要自己拎...

「就咁啦,家姐我渣車番去先,呢幾日進仔我會湊住佢架喇。」steven響機場門口同我地說再見。

Connie呢個時侯指我去邊個counter辦寄倉,話係之後都等我黎搞。

而我,真係做咕喱!唔洗出錢,機票錢乜鬼稅果d全部係connie出,我雖然只係出力,但係都夠我上到機撻響個位全程唔想起身。

落到機,第一個感覺,係上海空氣同香港唔同,好似硬係有d唔自在既感覺。



響上海機場,connie叫我用我d唔純正既普通話去試下搞唔搞到d手續。

事關頭先響機上面同connie傾過我d外語能力,我好老實咁講我既英文真係講唔到幾多句,普通話就因為之前有段時間上網同d台灣人打機傾計,都勉強有少許貨仔,不過就有d台灣口音。

我淆淆地行到去counter,講左幾句,好彩個姐姐聽得明,佢叫我等部電腦處理緊果時仲問我:「你是不是台灣人呀?」

「呃...不是阿,我從香港來的。」

「對喔,但是聽你口音是台灣的。」

「呃...嗯...對。」我支吾以對。

「你口音跟我們有一點點兒不同。好了,請拿回,祝你旅遊愉快。」個counter姐姐仔笑得好甜咁遞番d證件比我。



我拎番證件果陣真係有些少唔好意思。

「唔錯丫,阿ming,睇黎以後去華人地方我都仲可以唔洗出聲。」

「我其實講到口窒窒...」

「好啦,過去拎車,去左酒店放低行李先。」

估唔到原來connie一早租定架本田七人車泊響機場附近,我地行緊去拎車果陣,我突然興起想問connie:「咁connie你之前出國取材唔洗自己開聲?」

「嗯哼,呢年都係我細佬抽時間陪我周圍飛,有佢既話,好多偏遠地區都可以去行下,因為世界上唔係每一個地方都可以用英文溝通,所以呢個時侯就係我細佬呢部人肉翻譯機出場既時間,哈。」 connie一身便裝加鴨舌帽,回頭答我時侯順便笑一笑。

「咁點解會搵我黎做助手既?」

「細佬佢有佢要做既野,我都唔可以次次都要佢幫手既。」佢繼續講,「何況,請到一個咁特別既助手,非常難得,係咪?」

「哈哈...」 我唔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