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connie繼續響紐約街頭四圍走,我突然諗,我就話親眼見過車禍,再見一次望見車禍,都勉強可以鎮定,但係connie同我一樣見到車禍響自己眼前發生,同我一樣好快就可以好淡定離開現場,佢係份人老定?定係佢同我一樣見過d咩事故?

嗯...不過我無問出口,雖然connie話叫我當佢家姐就得,不過我都係對佢點都仲有些少...點講好呢,應該話我對connie仲有留底,我會怕如果問中佢d咩唔開心野,佢會對我有唔好既印象,呢一點就唔同我對我自己個家姐既說話底線。

繼續前行,估唔到d鬼佬原來好熱情,見到咁樣一高一矮既東方面孔男女行過,見到個女既拎住部相機,就走過黎搭訕幫我地影相,仲同我同connie搭哂膊頭,個鬼佬同connie影相果陣仲臉貼臉對住鏡頭比我影,connie又唔介意果下先奇,響個鬼佬同connie傾計果陣我聽到個鬼佬問:

「…ur husband?」

「no,he’s my brother。」



簡單既英文字我都仲算聽到既,聽到呢度我心諗connie睇黎真係當我係佢細佬,嗯...雖然我未可以當正connie係我家姐,不過我覺得我應該搵機會做少少野回報connie。

行到去一個街巷,係個盡頭鐵絲網既死路,我望到connie對住呢個街巷微笑,呢個微笑好特別,係發自心中溫馨先笑得出果種,然後佢拎起相機,一次過拍攝四張。

連影四張係之前所有景點都未試過,一直係一張起兩張止,更何況呢度只係個普通既街巷,唔通呢條街巷有咩特別?

「呢條街巷有咩特別?」

「呢條街巷...我係聽daddy講,當年就係響呢度搵番我細佬steven。」



「搵番你細佬?點解你細佬會走左黎紐約?」

「其實我同我細佬無血緣關係...當初steven姓周,佢親生爸爸同我daddy當年響大陸係結拜兄弟...」

然後connie將steven既事講左比我聽。

聽到steven撼穿個頭仲自己去改姓叫connie父母做爸爸媽媽,我有d感動。

「嗯...而家影兩張相係比自己記念。呢幾張唔會比出版社。」connie垂低相機回頭望住我微笑,戴住樸素cap帽既connie,呢一刻個笑容更顯真致自然,令我感到窩心,我以笑容回應。



到夜晚番酒店果陣,響呢間一樣係兩張單人床既房裡面,當我準備拎衫去沖涼先果陣,connie呷低我,突然問:「喂喂阿ming,你信唔信d好科幻既野?」

「好科幻既野?邊方面先?」

「未來世界呀,穿越時間呀果d。」

「唔信,雖然我好鍾意睇呢類題材,但係始終呢度係現實,點有可能?」

「哦,不過你而家個超能力,同樣係超越左你對現實世界既認識喎。」

「都係既,但係我唔肯定我有超能力既原因,我會用佢,但我唔會依賴佢,因為可能下一刻呢份超能力就會消失。所以仍然唔動搖我對呢d科幻題材既諗法。」

「咁你有無諗過,你突然有超能力呢種咁不可思議既事情,呢個超能力唔係過左一段時間之後就消失,而係會繼續有其他不可思議既野發生?」

「下,即係點?」



「即係...um…算啦,遲d先講,聽日陪我去華盛頓白宮果邊行下囉?」

「哦ok。 我沖涼先喇。」

第二朝我早左起身,見到connie仲撻響側邊床未醒,我自己吽吽下行入廁所刷牙洗臉。

到我洗完臉出黎果陣,connie岩岩醒,佢坐起身響張床,對眼仲懵下懵下咁,頭髮有d亂,又比我見到佢件起毛粒既絲質睡衣...仲有件睡衣入面若隱若現既春光。

Connie突然好似諗起d野咁,好清醒落左床,擺動一雙白滑長腿行去佢自己個袋,拎左條頸鍊出黎,我識connie以黎真係第一次見佢戴頸鍊,仲要係一訓醒都未梳洗就戴,奇怪哉。

佢條頸鍊算幾特別,金屬鍊身穿住一粒黑黑地既珠仔,粒珠仔似係d石之類既野,烏黑但係透光。

Connie戴完頸鍊之後,同我講聲早晨,就咁響我側邊經過行入廁所。connie完全無為意到響呢個情況,係一個陽光普照既清晨,一個身心健全岩岩起身既男仔,望著一個淨係著住上衣毫無防備仲要有一對白滑大腿加一雙坐b望c大奶既成熟女性,仆街我條棉花又扯扯地...



等connie搞掂之後,佢話今日唔洗我拎野,佢手上渣住部機就夠,我心諗咁我係咪即係純觀光?有錢收有景睇又有靚女相伴,筍到呢...

原本我地係搭地鐵由紐約過華盛頓特區,不過我突然問到美國既交通係咪真係咁繁忙,講講下,connie話搭的士過去,等我感受下到底有幾誇張。

我地上左的士,行左唔夠三份之一路程,我已經充份感受緊塞車塞到仆街係咩情況,成條路五線行車全部滿撚哂,前面係車,後面又係車,結果我地用多左成倍既時間先去到華盛頓特區,然後再叫司機車埋我地去白宮。

我地響距離白宮門口兩三個街口外落左車,行到去白宮先知原來要有預約同參觀卷先入得去睇,當我心諗無計啦,唯有下次先黎...connie主動上前同門口既保安傾計,等左一陣,白宮入面有另一個著住西裝既人出黎同connie傾左一陣又入番去,又等一陣個西裝友出番黎,同connie講左兩句,然後connie就調轉頭走過黎,話我地入得去。

下?Connie做左d咩?人地美國唔係因為防範恐怖份子,守衛森嚴,一定check番你三五七日先肯放你行既咩?

Connie同我講,佢都算響世界有d名氣,頭先個西裝友又受過佢細佬steven既恩惠,幫過佢拆掂一次少數民族因為語言誤會爭d引起既風波,所以只要撻connie lam呢個朵出黎,講佢想入去取材,由fbi中情局之類情報機關confirm佢真係connie lam之後,個西裝友安排左我地順利入白宮參觀。

(一般既雜誌記者無辦法挖到connie盧山真面目 , 不過去到美國FBI呢一類專門機關 , 自然好簡單就可以起到connie底。)

西裝友首先帶我地去金屬檢測器檢驗,另外仲有專人進行簡單搜身以防我地帶任何武器進白宮,我明呢d係基本保安工作,不過而家一個世界級攝影大師connie lam棟響你面前,我地又唔係中東果d全身毛既恐怖份子,洗唔洗咁丫?



響入面左兜右兜,西裝友全程旁住我地兩個後面,connie邊行邊影,行兩步就舉機影一張,行兩步又舉機影一張,我深知connie純粹做場戲比西裝友睇,等佢同周圍d人知道真係一個世界級攝影師入左黎白宮,響呢度純粹影d非國家機密既相作為取材。點解我知?跟得多connie,就會明佢攝影興趣大概係點。

行行下,我望到connie條頸鍊果粒黑色珠仔唔見左,得番條金屬鍊身,我是但問下connie條鍊粒珠係咪跌左,connie望一望發現粒珠真係唔見左。不過佢搵一搵,就響褲袋um番粒珠仔出黎,可能係頭先搜身果陣甩出黎掛?我見到connie將粒黑色珠仔扣番上鍊身。

行多左一陣,其實白宮既『宮』唔係咁岩,白宮英文係white house,直譯應該係白屋子。成間白宮個間隔唔係宮殿式,而係平常既住屋式。

白宮入面裝修係就係好靚,但係感覺上硬係有種堆砌感,硬係好似唔夠自然,我相信connie都有同感,我同佢行多左一陣,就同西裝友響白宮門口講byebye,可惜既係無機會見到總統奧巴馬。

Connie話都已經無咩地方仲好去,提早番香港好過,於是乎我地原本打算聽日夜晚搭機返港,改左而家四點就返酒店執野。

響我地由白宮離開行到落地鐵站果時,我...突然有一種莫名其妙既不安感,呢種不安感到底係...?

我地好快就執好左野去機場,d手續一樣係connie出馬搞掂,我響後面諗緊,我咁樣做assistant好無謂,頂,番到香港一定要報course讀掂英文先得。



上到機,呢次connie買左商務位,個位唔止大d,周圍靜d,空姐service好d,仲有個19吋電視淨係你一個人睇,仆街!呢份assistant工同嘆世界有咩分別?

落到機,好似有d奇怪,點解周圍d工作人員有d亂?

側邊有部大電視做緊新聞,我望一望,係白宮,咪我地上機之前去完黎既地方?點解個白宮...少左一忽?仲冒緊黑煙?

個鏡頭轉左去響白宮現場側邊一個報新聞既姐姐仔度,聽佢講完我當堂標冷汗,原來...

原來,白宮就響十個鐘前左翼發炸大爆炸,爆風直衝上二十米左右高,將白宮既一部份完全炸毀,到目前死傷數未明,只係知美國總統奧巴馬咁岩並唔響白宮裡面,安然無恙,經過消防搶救之後好快救熄左個火,仲話爆炸原因有可疑,並且響現場仲未搵到任何引起爆炸既殘餘物。

如果...如果,爆炸果陣我地仲未走...咁我地係咪都會被炸死?我無自信可以發現爆炸果時咁快反應用超能力五秒離開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