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地搞完d出境手續之後,行到出機場大堂,當我準備問connie睇唔睇到大電視新聞話白宮發生爆炸時,我電話響,係eva:「喂ev-

「你響邊?你而家響邊?」eva搶先開口。

「我岩岩落左機-」

我講到第六個字聽到有d唔妥,停左口。

電話另一邊傳黎些少抽泣既聲。



「eva...做咩...事?」

仍然係忍住忍住,索下個鼻既抽泣聲。

隔住電話我同eva沉默左廿秒左右。

Eva開口,「我幾個鐘之前...睇...睇左突發新聞,我想打比你...偏偏又唔通...我唔知你地會唔會去左果邊...唔知...唔知你地會唔會咁岩好-」

我打斷eva,「我而家...生勾勾企響香港赤臘角機場,個天陰陰地好似想落雨咁,呢邊天氣熱過紐約...係喎,呢幾日香港都凍左,你有無著多兩件衫?」



「嗯...」

「放心啦,我無事。」

「嗯...」

呢一刻我知道有人擔心我,雖然佢知道我無事,但係擔心既感覺並唔會咁快消散,我盡量表現得比平時更活躍,我希望用說話黎安撫eva,我同eva傾左十分鐘左右電話,都係我講多過佢,講野內容唔重要,只係想令佢果份憂心感覺消散。

「嗯...就咁啦,一陣陪我出黎行下囉?」我同eva講。



「好...」

收左線之後,先發現原來connie響我背後一路等緊我,connie臉帶微笑。

「呃...sorry,傾耐左少少。」

「係楊小姐打比你呢?」

「嗯。」

「嗯,行啦,我細佬有開車黎接我。」

「喂喂connie,你睇唔睇到電視話白宮發生爆炸?」

「睇到丫。」



「我地好似係廿個鐘之前先響白宮離開,如果係我地響白宮入面果時爆炸...我地咪乃野?」

Connie笑左笑,「點會呢,唔會炸中我地既。」

「好難講...」

「有阿ming你既超能力呀麻,就算爆炸我地都走得甩既。」

「你高估左我喇...如果真係響現場,我可能都未黎得切反應就被炸死...」

「唔好理白宮果邊喇,而家兩點幾,你洗唔洗番莫生果邊?」

「莫生...?喔,阿mark。今日唔洗。」



「嗯,咁我車你番你屋企啦。」

「唔洗喇,我諗到有d野想做。」

「楊小姐?」

「唔...哈...比你估中。」

「咁好啦,我自己番去先喇。」

「bye。」

「bye。」

我同connie再見之後,我自己去左搭機場快線,再轉車直接搭去樂富。



頭先響電話聽到eva想喊想喊咁,諗一諗電話果頭既佢,濕濕地眼個樣,反而到我擔心番eva,呢一刻我只想快d見到佢,拖住自己個喼都係咁話。

「嘟鈴鈴鈴鈴鈴-」 典型家居電話響起既聲。

「喂?」

「喂eva,落黎樓下丫。」

「唔?」

「我而家響你樓下丫。」

「下?你唔係...岩岩先落機咋咩?」



「咁你望出窗口喇。」

住七樓既eva果真望到我就響佢樓下小公園坐緊。

呢個公園仔好安靜,淨係得塊搖搖版,而且位置響eva條屋村既邊邊位,d人寧願去屋村中間位置個大d既公園打躉熱鬧d。

等左一陣,eva踢住拖鞋,上面凹件冷衫下面一條睡褲落左黎。

我望住eva行過黎,然後響我側邊坐低。

Eva對眼好似有少少紅筋,頭先佢真係擔心到喊出黎,我呢一刻只係用右手捉住eva既左手,捉得好實,比佢實實在在咁知道我響度。

「你唔係話一陣先陪你出去行既咩?」eva先開口。

「我突然好想見到你丫麻。」仆街,好撚肉麻,但係對我黎講,我覺得而家要我講十次都得。

Eva無出聲,只係將個頭挨落我度,我同eva就咁坐響呢個辟辟地既公園仔長櫈,兩手緊握,靜靜咁過左三分鐘,無其它人,無其它事,淨係得我個喼做電燈膽。

「你呢次去紐約有咩睇?」eva開口。

「紐約丫...第一個感覺咪我變左聾啞人士,好慘,哈哈。」

「你唔係出發之前惡補過英文咩?」

「完全唔掂,我係咁查字典,聽英文歌睇西片,只係幫我過到去聽得多少少,我去同鬼佬溝通淨係不停pardon,pardon,pardon。」

「咁你地點check in同周圍行?」

「唯有connie佢出馬,connie佢話自己都曾經響英國讀過一年書,基本既英文會話無咩問題,當然比唔上佢個細佬精通外語。」我繼續講,「咁我地跟住就去左邊度丫...然後又去左邊度...」

「咁咪好多野睇囉?」

「都ok架,有機會帶你去多次睇下。」

「咁跟住呢?」

「跟住呀...係喇,我地響紐約果邊發生左車禍,原本我仲問緊connie點解用咁多錢請我做佢助手,跟住架電單車就比架貨車兜野撞過黎,好彩既係我推開connie,唔係既話都幾大獲…」

「下?咁你有無整親?」

「無呀,只係原本我仲諗緊,如果唔係要比錢屋企,我真係好想唔做呢份咁無謂既工,但係聽connie講完一番說話,um…佢令我知道係我,先有做佢助手要既特點,聽完之後我就...個感覺好左好多。」

「哦...」

「然後...」我望一望eva,佢好似已經無乜事,「我地第二日咪去左白宮。」

「你地去左白宮?」

「er…夜晚果陣connie話搭車去華盛頓果邊望下白宮,咁第二日我地...咪去左一轉。」唔等eva出聲,我繼續講,「原來connie真係幾犀利,原本入白宮參觀要差唔多成個月之前申請,等佢批左參觀證比你先可以響預定時間入去行,但係connie只係去到門口傾下計,就比到我地入去。」

「咁之後呢?」

「之後就...響入面行下睇下,不過原來白宮入面都無咩特別野睇。connie都只係做下戲影相,之後連d相都delete哂,行完我地就直接番左酒店執野,上機番黎香港。」我繼續講,「好彩我地走得早,如果唔係爆炸就波及埋我地...hehe。」

「你仲笑得出...認真d好無丫?」

「哈哈...唔好嬲,我買左d野比你。」

我鬆開eva隻手,起身打開自己個喼,響個喼度拎左條鍊出黎,係條寫左eva yeung既銀質狗牌,係模仿好多軍人會隨身帶備既牌仔。我覺得簡單而精美既禮物。

「好靚丫。」eva咪咪嘴咁笑,我幫佢戴起左條鍊,然後eva拎起個散發淡淡銀光既tag仔細觀望。

當我準備關埋個喼果時,我望到一個唔屬於自己既黑色袋仔,我拎左個袋仔出黎,係個普通款式既拉繩袋仔。

「入面裝d咩架?」eva見到我拎住個袋仔,隨口咁問。

「個袋仔唔係我架喎。」

「唔係你既?會唔會係connie漏左響你度?」

「可能係喇。」我心諗,多數都係connie架喇呢個布袋。

我隨手拉開個袋諗住睇下係咪重要野,係重要既就即刻拎番去比佢。

點知,一打開,個袋入面係一堆黑色珠仔,黑色珠仔全部好似吊墜咁有個圈圈可以穿繩。

我諗起響白宮,connie頸鍊上果一粒黑珠裝飾,同呢一袋既黑珠一模一樣。

點解connie會響褲袋搵番粒珠?因為搜身所以拆粒珠放入褲袋?

而家又有一袋同一款式既黑色珠仔...唔通connie當時響褲底拎出黎果一粒,並唔係朝早響酒店戴起果粒?

如果係咁,咁佢原本果粒黑珠呢?係我估錯,其實佢褲袋果粒就係原本果粒?定係原本個粒而家響呢個袋仔?定係...原本個粒漏低左響白宮?定係...特登漏低左響白宮?

Eva見到我望個袋入面d野發吽豆 , 有d覺得奇怪。

如果特登漏低左響白宮?咁...

我一瞬間諗起connie既說話同語氣,又諗起白宮爆炸單野。

我有個最不可能既諗法:connie同白宮爆炸有關。

但係我既知識即刻否定左我:首先我地果陣入白宮一早比人搜過身,全身每一忽都check無帶任何可疑既物品先比入白宮參觀,其次係好簡單既物理常識,呢粒點睇都似係普通黑色珠仔既野,入面跟本無任何火藥或者引燃物,而且不含任何化學元素。細細粒既野點有可能炸得爛半邊白宮?點樣做出二十米高既爆風?呢度係現實,唔係打機揮下手都可以炸開座山。

我記得物理學好似有樣野叫質量守衡,仔細我唔記得,總之就係咁細粒既珠仔,就算係最先進既炸藥都做唔到炸爛白宮果種級數。

諗太多喇傻仔,我同自己講。

「唔知...咩黎既呢,成個袋都係connie佢條頸鍊既飾物,聽日拎番比connie。」我望住eva。

「哦,喂喂我地不如去睇咩咩咩囉?」

「好呀,你上番去換衫先,我番屋企放低個喼。」

「嗯。」

「一陣打比你,bye。」

「b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