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steven響一間糖水坐低,steven首先開口:「點丫,阿ming,做我家姐助手感覺如何?」

「er...」我諗左諗,「ok丫,connie好好人,而且我做得好開心。」

我同steven未熟絡,講野行d,穩陣d。

「放心喎,有d咩唔怕講,家姐搵得你即係信得過你,我家姐睇人好準, 」steven停左一停,「我家姐信得過你既,我對你都無咩懷疑,當我係識左好耐既friend就得架喇。」

「嗯...咁呀,er...都幾好丫,幫connie做助手。」



「哈哈,放鬆啦唔驚喎,係呢,我家姐訓覺果陣...你有無嚇親?」

「訓...覺?」我諗左諗,「哦,哈哈...唔止嚇親...」

「係咁架喇,佢慣左,其它呢?佢d性格你習唔習慣?」

「性格?um...connie個人好好丫,個感覺好似...好似多左個家姐咁。」

「例如呢?」



「好似...佢識睇得出人地諗緊乜,而且佢好識開解人,好善解人意。」

「睇黎你對我家姐評價好高喎。」

「er...應該都無唔岩掛?哈哈...connie係...一個又靚又有錢又好人又有才能既人,其實我真係好興幸可以做到佢助手。」

「咁就好喇,我驚你唔慣做唔落,之後我要再出馬,陪家姐周圍飛咋,哈哈。」

「周圍飛唔好咩?」我立即回答。



「周圍飛無得陪女朋友丫麻,我而家一個月先接一次job,有太多時間拍拖,不過而家...而家無咁多啦,多左野做。」steven欲言又止。

「哦...」我嘗試諗下另一個話題,「係呢,響你地屋企另外一位係?係connie老公?Connie有個仔咁應該...結左婚,岩唔岩?」

「姐夫...我諗要同你交待下,等你知道有個避忌,家姐個老公早排...過左身。」steven繼續,「響屋企果位只係家姐個...朋友,我諗係應該叫做朋友。」

「過左身?哦...我明。」

「想唔想知我姐夫點死?」

「er...我諗我應該唔多方便問既...」

「唔怕喎,同你講埋比你有個知字,避開提及都好。」

steven同我講左connie既老公張學勤既事。



「就係咁,但係姐夫死左之後家姐反而乜反應都無,同平時一樣。」steven繼續,「佢同進仔講左同我同一個大話,就係進仔daddy去左外國暫時見唔到,而佢自己就...嗯,我唔怕同你講,老公死左,一個正常人係唔可能無反應,所以我肯定家姐只係死忍。」

聽到steven講呢番說話...令我幾驚訝,我都估唔到原來一直好nice,好perfect既connie有d咁既事,嗯...嗯...嗯。

我地閒談多一陣,準備走人。

「就咁啦,你番唔番上黎坐下?」steven問。

「唔喇...我番屋企喇。」

「好啦,下次見,bye。」

「bye。」等陣,我諗起一d野,「係喇steven,可唔可以幫我一個忙?」



「你講。」

我拎出一個黑色布袋。

「呢個,頭先我唔記得比番connie,個袋應該係佢既,可能係之前去紐約番黎執行李果陣執錯左落我度,幫我拎上去比番connie得唔得?」

「ok丫,無問題。」

我遞左袋野比steven,steven隨手拎起,隨手打開個袋,隨手望一望。

Steven個臉色突然好凝重。

「你...呢袋野,」steven停左一停,「呢一個布袋其實唔屬於家姐,呢袋野,係屬於頭先講過果位家姐既朋友,果個人叫阿星。」

Steven繼續,「你想唔想知呢袋野入面裝住既野,到底真正係d乜?」



袋入面...唔係只係普通既頸鍊裝飾?

「或者咁講...你想唔想知呢袋野入面...係黎自邊度?」steven臉色凝重。

「...」面對steven如此凝重,我唔肯定應該唔應該直接答佢。

「...」steven同我一齊沉默。

隔左一陣,steven開口:「算啦,就算講出講,你一定會覺得太荒謬同難以置信。」

「...」荒謬同難以置信?我心諗,袋入面既野係屬於一d荒謬同難以置信既野?咁...到底係乜野黎?

「其實─」我原本想講『其實我知道同樣好難以置信既野』,即係我自己既超能力。



不過steven開口截停我:「下次先講,呢袋野我幫你拎番上去先,下次總有機會講既。」

「嗯...ok。」 既然佢咁講,我唯有答ok。

不過steven會覺得講出黎,我會覺得係『荒謬同難以置信』,到底係佢口中既事更加荒謬同難以置信,定係代表左佢並唔知道我有超能力呢種同樣好難以置信既事?Connie同佢係姊弟關係無同佢講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