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一刻雖然我係好多諗法,不過同steven say bye之後,突然好想見下...佢,見下...我既女朋友,第一位女朋友。

我同eva響旺角街頭四圍行。

行行下,我突然諗起我好似曾經響同一個地方,有過一個念頭...有個『呢個時侯真係好想有條女陪我』既念頭。

而而家呢一刻我身邊就有一個女仔,呢個女仔樣貌唔係最靚,身材唔係最正,但係我好鍾意佢,可能係...可能大家背景相似,諗法相似,我覺得而家有eva陪響我身邊,我真係三生有幸,係真係三生有幸...我不得不講一句:thanks god...i love u my dearest god...

日子如常係咁過,我報左一個英文班,一有時間就喪mic英文,其他時間就係番阿mark果邊,另外同eva行街。



過左半個月connie都未定下次飛去邊,亦都無叫我上去做補習老師,只係間唔時connie會打過黎傾幾句朋友計。 既然係咁,我將得閒時間都用黎返阿mark果邊。

「組長,你肯打牌未?」阿mark。

「快撚d得唔撚得?」tony。

「咪撚催啦仆街。」組長。

「我訓撚著喇。」我。



今日我地唔玩鋤dee,我地玩紙牌麻雀。

「係呢阿ming你做助手果邊點?」

「我?無呀,而家成半個月都未講要飛,所以而家你咪經常見到我。」

「喂屌,ming仔介紹果個姐姐仔比我識得唔得?」阿mark一副淫穢相。

「自己黎啦屌...但係你同人地差成十一年,仲要人地生左個仔,我覺得你唔多掂喎。」



「下,原來個靚女結左婚生埋仔架拿?」

「係呀,不過我都係近黎先知。」我繼續講,「佢仲有個細佬,同佢家姐一樣係好犀利。」

「無喇...幻滅喇...咁清純既美女原來已經開過苞...」tony一臉沮喪。

「tiu。」我都無你咁好氣,是但伸個中指比tony。

「咁佢老公同細佬係點?」組長問。

「佢細佬呀,佢細佬...好犀利。」我諗一諗應該由邊度講起,「我第一眼見到佢身型實實淨淨,以為係頭腦唔靈活果d,原來佢係個世界語言權威。」

「我諗佢可以一次過用200種語言同你講屌你老母。tony。」我補充一句。

「又會係同我講囉。」



然後我同佢地講左steven既事,其實我一路講一路心諗轉移佢地注意力,我唔多想講connie老公既事,唔開心既野無謂講到全世界人都知啦。

「咁呢個steven都好忠心下喎。」

「我就好想做steven喇。」tony若有所思咁講。

「你做唔做到呀?」

「點解想做steven?」阿mark問。

「日日有呢個家姐任意洩慾啊!正丫!」

「屌!你自己去深水埗禁鐘仔啦,成日諗住扑野。」



「果d有菌架。」

「你驚咩姐?你成日話你無野驚架啦。人一世物一世乜都試下丫麻,你自己講既。」

如是者,我又番左一日輕輕鬆鬆自在既工,大家傾下計笑下,我始終都係比較鍾意呢種感覺。

又過左幾日,connie打左電話黎呢次要飛英國既倫敦,我有信心呢次我既英文可以用得著,唔洗再好似上次響紐約咁做聾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