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地...我地唔係講好左咩?唔係講好左...講好比我幫你咩?我可以幫到你,但係點解果頭應承完,轉過頭又要咁做...點解...」黑暗的角落裡,伴隨凄冷一角,只有瑟縮的烏泣聲。

…………………………

「而家...你可以話比我聽到底係咩一回事未?」我面色凝重向steven講。

我同steven又黎到黃大仙廣場同一間糖水鋪,時間係去完倫敦返黎既兩日後,都未坐暖張櫈未落order,我已經急不及待開口。

「比我諗一諗,我應該由邊度講起先,」Steven視線望左去糖水鋪出面,若有所思咁,隔左一陣先講,「我咪話過你黎做助手之前,係我陪家姐周圍飛?」



「係。」

「有次我同家姐去左法國既巴黎...響果度-」 steven同我講,佢地響巴黎帶左個陌生人番屋企住,而果個陌生人就係我上次見到果個叫阿星既人。

「然後,」steven停左停,「呢個人本身無咩問題,但係有問題既係佢身上既野,其中一樣係一樣係類似裁縫用既銳刺。」

「跟住呢?」

「果把銳刺,同你上次托我拎番上樓果一袋仔野,都係個阿星既物件,所以我相信果袋野應該同把銳刺一樣係d難以想像既物件。」



「...即係你並唔知,果袋野真正係乜,但係你知果把銳刺有咩特別?」我嘗試推測steven想講乜。

「係,我見過...」

響不久嘅之前…

…………………………

「疑?呢把係?」connie響地下執起一樣呢間屋裡面應該唔會有既野:一把裁縫用既銳刺。



「銳刺?」connie當然知道呢樣係咩黎,但係佢地屋企無人做車衫,從來都唔會有呢種野存在。「應該係阿星跌左架喇。」

Connie拎起銳刺望兩望,發現把銳仔手柄位底部,有一個按鈕。

大廳既台面擺左一支波子汽水,細路仔絕對最鍾意飲,呢一刻支汽水仲未開封。

Connie望左支銳仔一陣,好奇既佢禁左個按鈕一下。

支銳刺莫名其妙咁震左一下,似乎咩事都無。

不過connie並無留意到台面果支波子汽水已經消失左。

「電震銳刺?防身武器?」正當connie諗住行入去,將銳刺放番低響原主人既房入面時侯,支波子汽水響connie頭上面出現番...唯獨少左個樽。

「噗-」connie比d汽水兜頭淋到成身都係,其中既波子滑入乳溝。



「發生...咩事?」connie自言自語咁講。

steven響側邊望到成件事。

…………………………

「就係咁。當時我都未留意到果把銳刺,係事後家姐問過阿星,然後同我講把銳刺…就係把銳刺令果支波子汽水無端端飛左上家姐頭頂,但係詳細係點,家姐唔肯講。」

「而我相信,你比我既布袋,入面既黑珠,一定同樣內有乾坤。」

「咁我同你講,果袋野入面既黑珠,好可能...好可能係炸彈!而且connie而家訓響院度好大機會,就係因為呢d黑珠!」我一時情緒激動,將呢兩日既不安同徬徨無助感爆左出黎。

係,響倫敦發生左一d野,令到connie上左機返港之後就即刻入左醫院,而家仲撻左響醫院入面。



「如果真係要唔理智既話!我呢個做細佬既,係咪要比你更激動?」steven用嚴肅既眼神望住我,「冷靜。」

「自從果個阿星黎左之後,家姐變得好神秘,成日都走入佢間房講好耐野先出黎,果個阿星亦都周不時會唔見左人,我知一定有事發生左,但係我唔知實情係點。」steven自己好保持冷靜咁講。

「果個阿星似乎係重點人物。」我若有所思。

steven無即刻接口講落去,而響我同steven沉默既時侯:「阻你地兩位一陣。」我同steven側邊突然企左兩個著住西裝既男人。

我同steven同時望住呢兩個男人。

「陳達銘先生,我地需要帶你返警署去協助調查一單外國既恐怖襲擊事件,請乖乖地同警方合作!」

「下?」

來得太突然,我唔打算反抗,乖乖同警方合作係好市民既義務。



我同steven講轉頭再搵佢之後,乖乖地咁跟兩個西裝友番左黃大仙警署。

佢地帶左我去一個房仔,就好似平時睇電視落口供既房一樣。

間房天花板角落有兩部camera,就響我坐住果度既左後方同右後方各一部。

而我正對面,兩位阿sir背後,果度牆同周圍既牆顏色有少少唔同,我估應該係塊單透鏡,牆對面可能有人監視緊呢面呢間房既情況,亦可能無人,可能只係我諗太多。

「好喇,放鬆d,我地都係照程序,帶你番黎問幾句架姐。」左面果個阿sir先開口,我見到佢心口張證件寫住『吳惜理』。

「陳達銘先生,請問你有無睇大半個月前白宮爆炸果單新聞?」右面果個阿sir開口,呢次個名叫『麥能野』。

「有。」



「美國fbi果邊高度重視呢單案,因為白宮比人炸,仲嚴重過當年世貿比飛機撞,響佢地既當日168小時以內閉路電視錄影入面出現過既,佢地要全部逐一調查,而佢地發現左你同另一位女性一齊響白宮入面行過。」麥sir開口。

「所以需要帶你番黎。」吳sir繼續,「你地當日去白宮做乜?點解果個時侯去?」吳sir接住講。

「我...直接答?」我咁大個仔第一次行入差館,平時衣著叫幾型仔但係從來未比差佬竇過,呢一刻我係有d步步為營既感覺。

「係呀,答左點解會去白宮先。」

「我係做connie個助手,呀,connie即係同我一齊果位女性,咁佢本身係攝影師,佢話想入去白宮取材,所以我呢個助手自然就跟埋佢入去。」

「咁點解會響呢個時侯去白宮?」

「下...」

我心諗:你咁樣問我點答你好?想去就去架啦要擇日架咩?但係為免做到太串,我諗緊點樣中庸d黎答。

「好,唔問你呢個,到目前為止你答既都仲同美國比我地既資料吻合,但係有一樣野我想問,」麥sir繼續講,「根據我地調查資料,你既顧主林清圓小姐的確係一位世界級攝影師,而負責接收佢既作品進行編輯既遠益出版社每次都會響林小姐返港之後,兩日內收到佢出埠影既作品,同時響白宮既錄影記錄入面,林小姐響白宮影左不下十幾張相,但係你同佢去完美國紐約返港之後,出版社並無收到任何響白宮入面既相,點解?」

我諗左一諗,「connie佢之後刪哂白宮入面影既相。」

「點解要刪?」

「connie只係做一做樣,可以令當時果位放我地行既西裝鬼佬有個交待。」我繼續,「其實照計規距,白宮係唔可以咁樣話黎就黎話入就入,所以connie唔想佢太難做。」

「嗯...」兩位阿sir聽完只係隨口應一聲。呢個時侯我留意到兩位阿sir隻耳仔帶住耳筒。

隔左一陣,兩位阿sir仍然未開口出聲,我一路等緊,等到我正想問佢地我係咪走得果時,吳sir開口:「咁...」吳sir響佢件西裝外套內袋入面,拎出一個細細地既透明密實袋,個袋入面...「你知唔知呢樣野係咩黎?」

個密實袋裝住既,咪就係...當日connie戴上頸,steven話應該係屬於阿星既黑珠?

我望住粒黑珠一陣,然後視線移番上兩位阿sir度,「唔知。」

「肯定?」

「係,唔知。」

兩位阿sir又無再即時出聲,隔左一陣,佢地開口竟然係同我傾閒計,問下我之前做乜,讀書讀到幾級,問我條女得唔得,會唔會落pub?當然我好惋轉咁答兩位阿sir我應該係咪可以唔講私人野。

響呢個時侯我feel到我條褲個褲袋跌左d野落地下。

我望一望,係果粒黑珠!

點解我褲袋裡面會有呢粒黑珠?

我第一個反應係想執番起佢...等陣!正話兩個阿sir先至問完我知唔知粒黑珠咩黎,如果我呢個時侯執起係唔係代表我頭先係講大話?

但係如果比佢地知,由我褲袋跌一粒同式同款既黑珠出黎,佢地仲唔即刻覺得我頭先講大話?我真係唔知粒黑珠仔係咩黎架喎...我只係大約知佢有內情咋!

「你望緊d咩?」吳sir問,佢見到我視望向下望。

我無即時答,我feel到我心跳加速緊,如果我就咁烏低身執野,咪即刻比佢地知?

但係點樣先可以收番埋地下粒黑珠,又唔會比阿sir察覺...係喇。

有張台擋住兩位阿sir既視線,我慢慢咁將右手插入褲袋:「啪!」

我用五秒時間執起黑珠然後放番入褲袋,然後keep番五秒前既姿勢:唔可以比兩位阿sir察覺。

「我有d...眼訓。所以視線向下...嗯。」我解答吳sir既疑問。

兩個阿sir又無出聲,一間房三個人對視無言。

「好啦,阿sir我都阻你好耐喇,而家帶你出去簽一簽份口供就走得。」

「哦,好。」作為一個表現合作既良好市民,我好自然就順利走出左黃大仙警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