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xx年x月x日,衛斯理先生的研究日記一:

這是一個好日子,陽光普照,我回想過往,我感謝這社會的科技發展,讓我得以在我感興趣的領域盡展所長。

今日要出席與新加坡簽訂合同的會議,讓新加坡開始出售『黑鞋』與及開辦其使用執照的課程,目前『黑鞋』已經在歐美各國全面流通,我能想像到不久的將來全球流通的景象。

也許等我死後,我也會被稱為教父:領導全球人口地域流動的先驅教父。

…………………………



「阿sir問你d乜?」steven同我沿住龍翔道行。

「連阿sir果邊都知黑珠。頭先佢地拎左一粒出黎show比我睇,我諗緊佢地點樣得黎。」

「無頭緒。」

「同埋,我褲袋唔知幾時竟然...」我將正話收入褲袋既黑珠拎出黎,「又有粒咁既黑珠。」

「connie將呢粒珠用頸鍊戴上身...白宮發生爆炸...仲有倫敦果邊...」



…………………………

「boooooooooooom!!」身後傳黎巨大既爆炸聲。

我一個企響倫敦市一個鐵路站門口外面,望住大街等緊connie出黎。

突然聽到巨響,我立即回頭,但係我企響大街,望唔到入面發生乜事。

過左一陣,connie腳浮浮行出黎,我問佢咩事,佢答無野,只係話快d去機場返香港。



一路上我都覺得connie有唔妥,平時白裡透紅既潤澤面色呢刻多左兩分慘白,佢仲周不時眉頭深鎖,好似好唔舒服咁。

返到香港落機果下,connie就響機場暈低左,就咁仆響機場大堂地面,一向都係比connie照顧得多既我,要調番轉頭照顧connie,我實在有少許手足無措,只係打左999,由得d人黎車connie入醫院。

…………………………

「我...sorry,steven,connie入院我呢個做助手既好似乜都做唔到咁...」

「唔好講呢d啦,聽日陪我一齊去探家姐啦不如。」

「...好。」

「倫敦果邊...算啦,我連家姐搞緊乜都未完全清楚,聽日去睇佢先再講啦。」

「好。」



「就咁啦。」

「bye。」

我同steven再見之後,望一望錶,六點,eva應該岩岩放學,我叫左eva出黎食飯。

我專誠響石門接eva出旺角,響旺角街頭我利用超能力上演兩次街頭超人表現:

正當我同eva響西洋菜南街見到個全頭金既MK仔跣親準備仆落地一刻,我救番佢。不過我唔係扶穩佢,我係幫佢平穩著陸:命中注定你今日響旺角仆街比周圍大眾望到,我無理由逆天而行。

隨後行到街尾,一個南亞裔人士搶走一個路人既iphone,「啪!」,你以為我係拎走部iphone物歸原主?Nono...我只係幫個南亞裔人士連底褲向下除,然後一下扯開佢上衫所有扣鈕。呢位咁唔好彩既賊仔當眾露械比人睇全相,唔到佢有得跑。

eva知道統統都係我做既好事,佢響側邊係咁笑。



行多一陣我同eva走上花園餐廳,呢度好有舊式茶餐廳既格局feel,燈光微暗,傳統木板卡位。我叫左個西冷,eva要雜扒。

響餐廳入面,我將全部野講哂比eva知。包括connie之前去白宮突然戴上頸鍊,白宮同倫敦station house爆炸,經steven口透露關於銳刺既事。

eva對於我講既野表現非常驚訝。好正常,普通正常既生活突然出現咁離奇既事,好難有邊個係唔驚訝。

「咁...而家connie響醫院無事呀麻?」eva問。

「佢送左去醫院之後,醫生check過佢表面無大礙,但係詳細既檢查就要耐少少時間,我諗我同steven聽日去醫院果時,應該會有詳細結果。」

「不如我聽日陪你去探connie?」

「唔洗啦,你仲要番學,我自己一個去得喇。」

「一日半日唔番...無所謂,connie上次幫過我,我想買少少野慰問佢。」eva講緊我老豆入廠果次,係connie特登車入上水,快馬接eva出番黎旺角,eva先黎到廣華。



「真係唔洗喇,聽日connie都唔知醒未,星期日你放假我再陪你去啦。」

「嗯...好啦。」eva莞爾一笑。

其實我周圍發生既劇變,包括由發現超能力開始,到老豆入廠,直到倫敦既恐怖襲擊,其它人一生都未必會咁接近一次致命既危機,而我響短期內接連同危機擦身而過,加上諸多迷團,諸多我無能力去改變既事,我總係有種無力感。

不過我見到eva既笑容,我深知道,只要有eva響度,萬大事我都可以承受。

「係呢,其實你有無諗過點解你會有超能力?」eva轉換話題。

「下,點解呀...我諗過,唔知會唔會係美國秘密既大型科技公司選中左我做實驗...掛?」

「點解會咁諗既?」



「我信科學唔信神,好多野我都會諗下點樣用科學方法解釋。」

「哦...但係而家既科學,應該都解釋唔到你既超能力喎?」

「咁我就唔知喇,」我繼續講,「類似既問題connie都有問過我,不過當時我記得佢問我會唔會諗,除左我既超能力,會有更多不可思議既事情出現,而我係答佢唔會。」

「可能當時connie係想將某d事情講比你聽,怕你唔接受所以問定你諗法先。」

「唔知呢。」

「不過...嗯,我有咁既諗法,正如你所講,周圍事物,由地球發展到人類文明,當中係要過幾多個或然率,先至到到今時今日,只要有一個變數出錯,你同我呢一刻都唔會存在,但係變數無錯到,我覺得其實可能真係有神,係神響背後默默操控一切。」eva繼續講,「所以話唔定你個超能力都係神既禮物。」

「咁離奇?唔信。」

「好難講喎。」eva再講,「話唔定真係神送呢份禮物比你,係因為有某個責任要你去做。」

「蜘蛛俠咩而家...我唔係唔認同有能力意味住都有責任...但係,唔一定係因為有責任要做,所以先比我有超能力掛?」

「話唔定真係有呢!」

「唔信!」

「有呢!」

「唔信!」

「車!唔彩你!」eva扁嘴。

「食肥你丫,等你連手指都無力啪!」eva將佢塊雞扒叉左落我塊鐵板度。

「我高又高過你壯又壯過你,想曹肥我?難d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