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xx年x月x日,衛斯理先生的研究日記二:

這天新進入聯邦研發所的那位小子很不錯,以建築材料為概念開發全新的黑核質使用方式,我這位首席研究員也不得不為他拍掌。

順究非常順利,每天我都在加快黑核質釋放能量速率的範疇上取得進展,大部份全球危機在黑核質一步步進入人類生活後得以解決,開發黑核質更多用途成為全球各國的首要目標,而身處研究最前線的我們,使命感一天比一天重,我會不負首席研究員的名號,充份發揮我的才能。

…………………………

Connie盲左。



同我老豆當時癱左一樣,我完全唔覺得醫生講緊真說話,喂屌一個人生勾勾點會無端端出事?

呀醫生先生,你講乜鳩野大腦神經比d血壓親整壞左視線神經?你講d野我都聽唔明既?

當日connie響機場送院途中,離奇地特別要求要送入廣華醫院,當中原因係點?我未有機會問。

我同steven一齊黎到廣華,一去到見到connie坐左起身,但係對眼合埋,無表情,而咁岩好醫生響隔離,同steven解釋佢家姐咩情況,我響側邊聽,對於醫生講既野,我實在唔知應該點。

「...」Steven坐響connie床邊,「家姐,係我。」



「阿ming都黎左。」steven繼續講,「放心,家姐...有我會睇住你,我會叫阿倩搬過黎,大家一齊住多個...照...應...」

我知道steven講『照應』兩個字果陣,steven係怕傷到connie,令connie諗到佢自己而家係個需要人地照應既人。

「...」但係我自己,我應該講d咩好?『唔好傷心』講左有咩用?『前面仲有路行』更加唔得,盲左既攝影師仲有咩前路可言?

三個人響呢間小小既獨立床房一言不發,一分鐘,一分鐘咁過,我響側邊一時望下connie,一時望下steven,steven捉實佢家姐隻手,臉上隱約有兩分堅決神情,唔知佢諗緊咩?

而connie一直秀容微垂,雙眼輕閉,感覺上就好似只係響度閉目養神,轉過頭又會開眼,用佢既觀察力同天才觸覺拍攝一幅又一幅壯麗懾人既畫面,然後用食指輕點眼角講佢最自豪係觀察力。



但係connie並無打開對眼。沉默的光陰黎到第三十分鐘時侯,connie開口:「細佬...同埋阿ming,我肚餓,可唔可以幫我...落去買個餐蛋治?醫院d野好難食...嘻嘻。」connie面露笑容,只係對眼仍然瞇埋。

「connie...」我好想開口問佢點...connie你諗緊咩。

只不過我未夠勇氣開口,已經比steven拉埋我出房。 我同steven行出左房之後,steven只係講左句「我地落去買野。」

我知道佢地兩姊弟既感情比任何親生姊弟來得更深,而我…我諗我應該信steven,就等connie一個獨處,唔好問,唔好講,個情況...可能會更好。

…………………………

「既然我都知個開頭,我諗,我唔知道個究竟既話,我唔會心息。」

「...好,我...我係一個科學家,曾經好自大認為自己係一個創造者既科學家。」

「咁既然你黎到,你需要一個人幫你。」



「你講得無錯,如果有一個人幫我...我就可以聲東擊西。」

「咁就我黎幫你啦。」

「你?」

「我係一個...」

「如果係咁既話,你的確係非常適合既人。」

「咁就咁話啦,我會徹徹底底咁幫你。」

「多謝你。」



「唔洗。」

﹝我一定會幫你,我一定要幫你,我一定可以幫到你,我可以...我一定要...呢一次。﹞

…………………………

落左醫院之後,我同steven去左附近一間茶記,steven無即刻叫餐蛋治,佢呷我一齊坐低。

「我地...唔係買野上去比connie咩?」

Steven隔左一陣先開口:「家姐佢...你記得我姐夫既事架啦?我唔信姐夫既事佢可以無感覺,但係佢從來都無響我面前表露過,我諗佢只係...佢只係唔響我見到既地方發洩,上次係咁,呢次都係一樣...更何況佢話過,攝影幾乎同佢條命一樣重要...我可以做既,我只可以比時間家姐獨處...」

我聽完steven一番話,只能沉默,沉默。

我注視steven肅穆既表情唔同於初相識果個開朗既佢,我諗起佢兩姊弟既往事。



我開口:「你覺得自己係一個被動角色...你好想但係,你無任何野可以主動做去幫connie...」

「你學到家姐既觀察力。」

沉默。

我好想開口講任何野都好。

但我諗唔到任何可以講既說話,我叫自己沉默。

又沉默了片刻,我諗起一件事。

「我拎份餐蛋治上去比connie先?」我試探。



「...唔洗啦,我同你一齊上去。」

於是乎,我同steven一齊行出茶記,準備行番去廣華醫院果時,steven諗起想番黃大仙拎幾件衫比connie換,佢叫我上去醫院先,佢自己渣車兜一轉。

所以,我自己一個拎住份餐蛋治,一個行上去connie間獨立房,去到轉角走廊遠處...見到connie房門企左一個著西裝既鬼佬。

我望住個鬼佬發吽豆,係咪connie響外國既朋友黎探connie?

不過唔影響我入去搵connie,當我準備行過走廊時侯,我比人捉住隻手,回頭一望,係果位響connie屋企既神秘人:阿星。

「唔好行住,阿ming。」

「...」connie有向佢提及我。

「前面企響門口既鬼佬,係美國FBI探員,而房入面仲有另一位探員盤問緊connie。」

「...」發生咩事?

「我要你幫我一個忙,幫我入去connie間房將呢樣野比佢。」 阿星作狀要響衣袋入面拎野出黎。

「...等陣,」面對呢個神秘人,我諗起一路發生既事好似都同佢有關係,甚至可能佢就係始作俑者,對佢實在唔止無好感,我直覺警告我要提防呢個阿星,「你係邊個?」

「你知道我叫阿星。」阿星頭微垂,保持注視我,「你琴日上完差館,你響差館既事已經引起fbi既注意,所以而家佢地開始提高對connie既懷疑,但係咁樣唔得,如果就咁比connie盲左,又比佢知道fbi開始查佢,connie會為左保護我而做出某d事。」

「下,我唔明。」我同樣注視阿星,「點解係美國fbi?點解connie要保護你?點解你會知我琴日響差館既事?」

「fbi早響紐約白宮現場搵到黑珠,只不過係對外宣佈並無任何發現,而且當英國響倫敦既station house爆炸事件現場搵到一模一樣既黑珠之後,佢地知道兩次爆炸有關聯。」

「琴日問你野既香港警察後面,有fbi探員用headphone指示佢地點樣盤問。佢地比你睇既,係紐約現場發現既黑珠,而響你褲袋跌出黎果粒,就係倫敦案現場發現既黑珠,佢地為左試你反應,響你唔為意既時侯偷放入去,而且用儀器故意令粒珠跌出黎。」

「...」點解佢會知咁多?點解佢連響差館入面發生咩事都知?到底佢仲知幾多野?佢講既野可唔可信?

「我同時知道,你可能以為粒黑珠係你唔知幾時唔小心放左響褲袋,你怕比佢地知道你其實知道粒黑珠係咩黎,所以你用超能力瞬間收起左,而響佢地既錄影記錄中,跌左響地下既黑珠憑空消失。雖然佢地唔知你既超能力,但係佢地已經由你望住黑珠既眼神,知道佢地響白宮168小時內既錄影記錄搵到正確目標,只不過佢地要問埋connie,為免打草驚蛇,先唔響黑珠消失一刻即時拘捕你。」阿星補充一句「你有超能力既事,我已經響connie度聽過。」

「...」阿星知道既事徹底超出我想像,但係佢講既野有幾分係真幾分係假...

「所以...而家我一定要你幫忙,你要幫忙將呢件-」阿星響衣袋度拎出一粒尾指頭大粒,藥丸狀既物體,「交比connie手上,然後connie會知道佢仲可以繼續未完成既事,佢先會想盡辦法用說話洗脫自己嫌疑。」

「...」我有太多事情想響呢一刻問清楚阿星:乜野係未完成既事?有d乜野係原本要完成但係而家未完成?Connie同件事有關係?點解要想盡辦法洗脫自己嫌疑?係咪即係connie同件事真係有關係?同咩事有關係...唔通係爆炸案?唔通Connie同爆炸案有關係?

我一直忽視connie同爆炸案有關係既諗法,太不可思議,天方夜譚。

但係而家我再度萌生呢個念頭。

「時間無多,一定要快,阿ming。」阿星將佢手上果粒藥丸狀物體交到我手中,「同connie講,我曾經提起呢粒野。」

等陣...

「等陣,點解我要咁做?點解我要幫你?」

「因為connie一直幫你,呢次就係到你幫番connie,你並唔係幫我。」

…………………………

「咁你記得主角個uncle ben同主角peter parker講過一句: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麻?」 connie微笑,「你呢,就無蜘蛛俠咁犀利飛黎飛去,但係既然份超能力係比左你既,就係你既,屬於你既,係你既一部份,」為左再三強調,connie同一樣野重覆再重覆,「如果唔係你,我而家都係比白車送緊去醫院,right?」

「而且你既個人特點係最與眾不同既一環,你未必係最重使命感既人,但係你會路見不平出手助人。你可能唔係最好責任感既人,但係同你同齡既人有好多仲係混混噩噩玩樂人生。更何況係響你身上發生既事,係咁天方夜譚不可思議,響呢個地球,你就係最特別既你,無任何人同你係完全一樣。」

「...你有道理。」connie既說服能力應該同佢觀察力有同等級數。佢既一番說話我完全受落。

…………………………

「ok,connie我會幫,但係你最好準備一個答案比我知道成件事係點。」

「咁就得,而家我會引開兩位fbi探員,你就入去connie間房將你手上既野交比佢。」

「你先留低,唔好比佢地見到我同你企埋一齊。」阿星講完就行左出轉角位,向connie房門既鬼佬步近。

我響轉角位後面等,突然我聽到兩下撞擊聲,似係有把鐵槌打落牆既咚咚聲。

然後我又聽到,「Louis!Is he!We gotta catch him!」隨之然係腳步遠去既聲。

我伸頭一望,connie房門外果個鬼佬果然唔見左。

我行到入connie間房,見到connie仍然坐響床,頭微垂,保持閉眼。

「connie...係我。」

「阿ming番黎拿?」聽到我把聲之後,connie臉上露出一抹微笑。

「拿,餐蛋治。」我將手上果份由熱辣辣變到暖暖地既餐蛋治親手交到connie手上。

「唔該你呀ming,我細佬呢?」

「steven佢話,佢番去屋企幫你執兩件衫過黎比你換。」

「哦。」

「connie...」

「唔?」

「阿星到底係咩人?」

「...」connie臉上既微笑消失,「原本等有機會,我會同你詳細講,但係而家...我唔想拖你落水,成事好快會完結,你當唔知阿星呢個人啦...」

「但係,果個阿星叫我將呢樣野交比你。」我拎起connie隻左手,將我手上既物體放響佢掌心,「佢叫我同你講,呢粒野佢曾經提起過。」

「...」connie諗左一陣,然後左手收起握緊,「可唔可以話比我聽,粒野係咪白色好似藥丸咁?」

「係,到底係咩黎?阿星佢無講係乜,connie你可唔可以話比我知?」

「白色藥丸...」 connie只係輕輕吟哦左四個字。

然後connie將『藥丸』一下子吞入口。

對於connie既舉動,我驚訝同疑惑同樣咁多。

…………………………

「到此為止...?我已經到此為止...?」

「係喇,我記得,我記得係咩黎...既然係咁,即係未算到此為止,我仲可以繼續,我要繼續,我要繼續落去...我一定要幫佢,我仲可以幫佢...」

…………………………

當我碌大對眼望住connie諗都唔諗就啪左粒野落肚,呢個時侯我聽到出面有d聲。

我聽真d,係有個人好急好快咁一輪嘴講一大堆英文,而且個聲音仲慢慢大緊,即係代表聲音來源越黎越近。

肯定係頭先比阿星引開左果兩個fbi探員已經番緊黎,阿星引唔開佢地太遠。

「阿ming。」connie突然開口。

「阿星既事我下次會同你講,你走先啦,我有兩個朋友仲有野想同我講,比佢地見到你會有麻煩。」connie抬頭,但係雙眼仍然閉上,就好似隔住眼皮望住我同我講。

「...」connie頭先先話無機會講阿星既事,而家又話下次再講...到底係女人特有既反覆,定係成件事有內情而我唔知道?

不過connie開到口叫我走先,我唯有起身,一開度門,我望一望出面,除左兩個著西裝既鬼佬之外,仲多左兩個人,果兩個...咪就係琴日帶我番差館問話既吳sir同麥sir?

等陣先,阿星頭先話...我記得佢好似話過係我響差館既動作令fbi提高對我同connie既警覺,即係話而家呢兩個西裝鬼佬fbi探員,係因為我所以先黎查問connie,如果呢個時侯比佢地見到我響connie既房入面出現,佢地會點諗?

點諗都好,我相信絕對唔會有好事情發生,但係而家我就咁行出去實比佢地見到,睇佢地個勢我又無得避,我要諗個方法。

我諗左諗,成間獨立床房無地方比我匿埋,唯一既方法係-

一行四人魚貫行入connie既床房,四個人分別企左響connie張床既兩側,就好似包圍住仲係合埋眼既connie。

「啪!」我右手輕輕一響。

我由門後死角快速竄出黎,行出房,直衝向另一邊轉角既廁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