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xx年x月x日,衛斯理先生的研究日記三:

太驚奇了!這是五年內首次,我終於由首席研究員之位降下來,這位進入研發所不足半年的小子,竟然跨越我的成就變得如此舉足輕重!

過往有很多徒具虛名的小人,沒有真材實料而每一次都被我擊倒。面對這個情況我曾經自以為我就是最厲害的那位,世上再沒有人能超越我,而我錯了。他才是真正的頂峰天才,每一次的研究報告都是我以往從沒想過的新範疇概念,每一次發表的報告都對世界有深遠的影響,我也只好認了,他的確是真正的首席。

…………………………

「林小姐,我地繼續頭先既話題。」



「okay。」connie答得爽快。

「林小姐,我地頭先傾到邊話?」 兩個FBI企響connie右邊,首先係一個叫wayne既探員開口。

「我地好似傾到...錄影記錄係咪?」另一個FBI接住口講,呢邊呢個係david探員。

「首先我地想問既係,跟據錄影記錄,我地見到林小姐你進入白宮既時侯戴住一條頸鍊,雖然頸鍊款式無法辨認,但我地查過林小姐你近五年既購物記錄,以你名義申請既三張信用卡無任何一筆買入呢條頸鍊既記錄。」david探員繼續講,「而且林小姐既購物習慣我地都已經查過,衣飾類既物品只會用信用卡比錢,我相信你唔會答你用其它方式買入呢條頸鍊。」

「而同時間經過我地調查,經常響世界各地出沒既你,各地既閉路電視記錄從來未曾見過你有戴頸鍊既習慣,但係有唯一既例外。」david探員轉頭望一望wayne探員,示意由佢繼續。



「我地響你早幾日去倫敦行程裡面,大街小巷既錄影記錄中發現左你,你響倫敦第二日既行程又再一次戴上頸鍊。」wayne探員停低觀察左connie一陣,之後繼續開口,「同時當日倫敦再一次發生恐怖襲擊。」

wayne探員清一清喉嚨:「請林小姐你回答我,兩件不同地點發生既恐怖襲擊,點解林小姐你都巧妙地出現,而且一向無戴頸鍊習慣既你,響兩次恐怖襲擊既地點你都戴上頸鍊,」wayne探員突然將聲線放大,「你係咪同恐怖襲擊有關係?頸鍊係咪當中既關鍵?你係咪替隱藏響背後既恐怖組織辦事?!」

「條頸鍊,其實係我細佬steven響半年前買比我既生日禮物,至於佢用cash定card買我就唔知。我同細佬既感情好好,佢送比我既野我會珍而重之保存,所以我只係響我覺得需要戴既時侯先會戴起條頸鍊。」connie面露微笑,從容地回答兩位探員既盤問,「至於呢一刻,醫生話多餘既飾品會影響身體血液流通,條鍊暫時我收響側邊櫃筒入面。」

一直保持閉眼既connie約略指一指佢左手邊既櫃筒,就近既麥sir打開,的確就係閉路電視拍到果條銀質頸鍊,而呢一刻條頸鍊上面,串起一隻戒指,戒指內側刻住:Lam Ching Yuen,Connie。

「戒指。林小姐呢條鍊就係你細佬買比你既禮物?」吳sir響側邊望住麥sir手上既頸鍊,隨口就問。



「係,不過細佬買條鍊比我果個吊飾我收埋左響屋企,呢隻戒指係我另外穿上去既。」

「咁隻戒指係你自己既?」

「隻戒指係...我過左身既丈夫遺物。」connie面上既微笑淡左三分。

「噢,I’m sorry。」

「ok,你細佬既購物記錄我地會另外再查,咁我想問林小姐你響倫敦番黎就無緣無故受傷入院,背後既原因係?發生左咩事令林小姐你受傷呢?」wayne探員將對話拉番黎正題。

「其實係我自己唔小心,響街上面一時腳浮,頭上面既舊疤痕撞左埋度牆,我諗住好小事番到香港入醫院檢查就無事,只係...我唔知道後果變得咁嚴重。」connie收起笑容。

「舊疤痕?」

「嗯,我右後腦地方有一塊小疤痕,係響十幾年前整親,好彩條疤唔大,可以用頭髮擋住。」



「我可唔可以睇下?」

「sure。」

Wanye探員小心翼翼撥起connie頭上一小撮頭髮,的確有條疤痕響度。

「我想知道條疤痕係點得黎。」david探員開口問。

「我地唔係講緊關於我響紐約同倫敦既事咩?你地係想搵我同恐怖襲擊事件既關係,所以先黎盤問我岩唔岩?。但係...我頭上面既疤痕應該同呢件事無關係?」connie微笑。

「如果唔係涉及太私人既事,我希望你都可以坦誠回答,我地需要一切無論有幾低關聯性都好既資訊,我地需要查案。」

「ok,其實呢道疤痕係我細佬造成...」connie講左steven岩岩黎到佢地屋企時曾經推開connie,令connie個頭撞埋牆角爆缸,順便簡單咁講下steven呢個無血緣關係既細佬既事。



「ok。」wayne探員簡單回應,然後同david探員仲有吳sir麥sir打眼色。

﹝之後再查佢細佬。﹞

﹝仲有無野問?﹞

﹝問下果樣野。﹞

「最後,」david探員響西裝外套內拎出一個細細地既密實袋,袋入面係白宮案現場搵到既黑珠。「我想問林小姐,呢粒黑色類似寶石咁既珠仔你有無任何印象呢?」

「噢...紳士們,我諗你地仲記得我既身體出左少許毛病...」connie好宛轉咁講佢地係咪已經唔記得connie佢自己盲左。

「ok,sorry,我用另一個方式問。」david繼續講,「唔知你對一粒可以響上面穿繩或鍊既黑色寶石頸鍊吊飾有無咩印象呢?」

「黑色寶石...無印象。」connie補充一句,「係有一次去九展睇珠寶展覽,有望過呢類型既寶石。」



﹝同果個男仔既反應唔同。﹞

﹝反應非常自然...唔似係講大話。﹞

呢一刻四名警探八目相投,佢地有共識係響呢個女人身上問唔到任何野。

原本...幾位警探會因為一個打算犧牲自己的女人帶來他們的生命危險而換取到突破性既調查發展,但係時間流向已經被扭曲了...伴隨幾位警探平安離開既係佢地一無所獲的沮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