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xx年x月x日,衛斯理先生的研究日記四:

我與他是真正的黃金拍檔!憑藉我倆的努力,我們成功把黑核質作為建材的概念給實施出來了!眼前這一幢高達一千五百米的高樓,若憑藉以往的原始材料根本不可能建成!

他更說,下一步是要把交通網絡給立體化起來,他要把虛構幻想般的浮空鐵路確確實實做出來,而我知道他將會真的能夠成功,因為他是天才!而且他會得到我心悅誠服的全面協助。

這一刻我感到無上的光榮,我不介意別人會說我輸給年紀比我小的人,我不介意別人說我輸給資歷比我差的人,因為外人並不了解我跟他的層次,只有夠聰明的人才可能一探最聰明的人的想法,這是世間一直以來都是如此的法則。

…………………………



話說我離開connie病房後再無去廣華醫院,無它,我唔想比fbi有任何懷疑。

三日之後,connie打電話叫我上佢屋企。

令我驚訝既係,原本經醫生證實暫時失明既connie已經完全好番,而且精神好似比以前更好,世事未免太神奇。

上到connie屋企,係再一次客串做進仔既補習老師:connie信我,進仔開心,我無所謂,三嬴。

connie對我真係十足信任,佢帶埋steven落街買野,獨留我同進仔兩個響佢屋企。雖然我真係唔係手腳唔乾淨既人,不過同一個塞豆窿獨處人地屋企,多少都會唔好意思。



補習既時侯,我總係會同進仔傾下其它野,進仔提到佢daddy去左外國旅行。

「你爸爸...」我諗起steven講過connie老公張學勤既事,steven當時講左一個大話呃進仔。

「我爸爸好犀利架!佢響間好大好大既公司做老闆,而且而家仲可以有錢去世界唔同地方旅行添!」

「...」知道實情既我面對進仔,我諗緊我要講乜好...講乜都可以,就係唔好講事實...因為講個事實出黎,點樣收科?

「等爸爸番黎我要爸爸陪我去玩!爸爸唔知去左邊呢而家...好掛住爸爸...雖然有steven叔叔陪我玩,但係我唔鍾意果個阿星哥哥。」



「點解唔鍾意呢?」

「阿星哥哥好似電視做果d衰人。」

「咁都得?」我聽到阿星就咁就比進仔標籤左做衰人,有幾分哭笑不得。

connie同steven返黎之後,我同進仔繼續有我地既補習。

過多一陣,阿星由門口入黎,我回頭望住阿星:一位似乎係所有事情起因既人,當日響醫院比左粒藥丸咁既野我叫我交比connie既人,而且係connie由法國巴黎帶返黎既人,一個陌生人。

connie同進仔講睇住電視先,然後拉埋我,走入阿星既房間。

「阿ming,如果你有咩疑問既,而家你可以問喇。」 connie首先開口,「我其實好耐之前已經想比你地兩個見面,我覺得你地兩個同樣不可思議既人,應該係注定要見面。」

「...」我諗左諗,「connie你係咪之前提過...當初響café果陣,你提過你見過同樣不可思議既事,然後響紐約酒店,你突然問我信唔信好科幻既事情...係咪就係指阿星?」我右手指住阿星。



「嗯。」

「多多指教,五秒超能力既阿ming。」阿星突然開口,並且伸出左手。

我保持警覺同阿星握手。

「connie已經同你講過,關於我超能力既事。」我試探式咁同阿星講。

「係,你呢種能力實在係...實在係超出任何科學範疇既理念,我初初聽係完全唔相信,只係慢慢connie比我睇過實證之後,我實在好驚訝,至少無人比我更加驚訝,因為我知道無任何一個範疇既科學可以完全解釋到呢種能力,對我呢個科學家黎講,我想解剖你研究當中原因。」

想解剖我都嗡得出,呢個阿星...

「你係科學家?」我問。



「阿星係來自好遠既地方既科學家。」connie插口。我見到connie微微垂頭合埋眼。

「好遠既地方?」我望向connie。

「係,有三百年咁遠。」connie抬頭掙眼望住我。

「我係來自三百年之後一間由國家成立既研究院研究員,我地研究既只有一樣野,『黑核質』。」阿星接住connie開口,而佢手上唔知幾時,拎住舊細細地既黑色不規則物體。

呢舊黑色物體只有尾指甲左右大細,表面凹凸不平,就好似岩岩開採出黎既礦石原石。

「黑核質係足以改變整個世界歷史既新發現。」

「等陣 ,同成件事有咩關係?」

「黑核質響三百年後成為全球95%的能量供給來源,你對能源供給,發電有幾多認識?」



「發電有分非再生能源,天然氣,煤等等,再生能源有風力潮汐能太陽能之類...」

「黑核質已經全面取代所有能源供給方式。對於我既年代而言。」阿星簡短而肯定回答。

「有可能咩?」

阿星用姆指同食指夾起佢手上既黑色物體,「呢一粒黑核質可以發出既熱能,至少係二十七萬噸煤燃燒過程中發出既熱能總和,甚至可能更多。」

「如果要將科技水平用一個單位黎衡量,年份係最好既單位,而即使係距離而家三百年後既科技水平,我相信仍然未徹底開發黑核質關於單位比熱量既最大值,即使係我。」阿星收返起手上既所謂『黑核質』。

「...」我皺眉。

「黑核質已經超出你既知識範疇,我首先想你明白呢一點。」阿星注視我。「而你眼見過既黑色吊珠,就係利用黑核質製造既純粹熱釋放體。」



「...」我既腦袋飛快轉動,我未必明白阿星講既野係乜,但至少我知道左一件事:黑珠的確同事件有關係,既然黑珠同事件有關係,即係...!

「美國既白宮爆炸案與及英國既鐵路站口恐怖襲擊,都係利用黑核質製造既黑珠達成,而connie就係當中既幕後黑手。」講到幕後黑手,我見到阿星同connie都笑左笑。

「又唔好幕後黑手咁難聽,我地做既野係為左一個正義既良善目的,幕後黑手會講到好似大奸角咁,哈。」connie語帶輕鬆。

我響側邊聽,我知道connie等如直認兩次恐怖襲擊的確係佢做既。

「connie你係幫阿星辦事,fbi查你係搵到正確對象...就係connie你做既野令到美國同英國死咁多人─」

「停,」connie伸手阻止我講落去,「係,兩次所謂恐怖襲擊係我既所為,但係兩次襲擊當中,一個人都無因此而死。」

「connie你呃我。」我狠狠注視connie,「電視同各大新聞媒體都有清楚咁講兩次事件當中既死傷人數。」

「你記唔記得當日響醫院我要你交比connie手上既白色藥丸?」阿星突然開口。

「藥丸?」我回頭望住阿星。

「嗯,白色藥丸都係黑核質既產物。黑核質經過我既開發研究,範疇已經由能量生產跳出到各大層面。」阿星續道,「佢係我聯同醫學院人員合作既成果,簡單黎講,佢係一粒無所不能既特效藥。」

「斷手,生返隻新既。器官衰竭,會滲入相關器官令佢重新帶有活力。擦傷,會快速生成外皮。」connie補充。

「每一位響兩次事件中既死傷者都獲得我既藥丸,所謂既死亡係前線醫護員用現代既科技判斷,但係白色藥丸只需要死者大腦有一絲一毫既活動,都可以響進入人體後讀取大腦訊息,從而救返瀕死既人。」

「所以connie點解可以突然恢復正常,原因就係白色藥丸?」我發問。

「係。」阿星答。

「咁...」我呢一刻有好多好多問題,但係我選擇左問呢條,「你話你響三百年後既未來黎到...有可能咩?」

阿星響背後拎起一件小工具:一把錐刺。

「我手上呢把錐刺,都係黑核質既產物,功能有兩個:空間轉移同時間轉移,原理方面我用你可以明白既說話黎講,只要能量響一個固定空間裡面超出空間既承載能力,就會溢出,但如果有手段令能量強行停留而且繼續產生能量,能量就會被迫壓縮,壓縮到極限既能量會形成類似黑洞既空間,你可以想像為能量向四次元空間溢出,從而打開一個特殊既『通道』。」

「...」根本係科幻小說既劇情,我心諗,不過我手中既超能力又何嘗唔係?「咁黑珠呢?黑珠又係咩一回事?」

「要解釋黑珠係咩黎,首先要你明白,黑核質既開發係透過組合數以千萬計既反變方程式形成各種各樣既形態,而反變方程式本身完全無規律可言,如果我話用100克純金接觸黑核質,會令黑核質澎脹15%,你會諗用150克純金既話,黑核質會澎脹更多係咪?但事實上,150克純金接觸黑核質,只會令黑核質變成類似發泡膠質感既物體,而反變方程式隱含非常多既危險性,因為實驗新既方程式而死亡既研究人員不計其數,先令後來既人有基礎成果可以減少犧牲人數而進一步開發黑核質。」

「所以呢?」

「黑珠只係用左最簡單既條件改變方程式同熱能釋放方程式既產物,黑珠既『引爆』條件係connie既血。」

「而倫敦事件係我唔小心,血既份量放多左,令引爆時間太快,波及自己。」connie開口,「而黑珠響爆炸之後需要原封不動留響現場,先會收到我地想要既效果。」

「想要既效果?」

「係,」阿星解釋,「我同你講過我係來自三百年之後既時代係咪?而我返到黎2012年,我係為左全面毀滅三百年後使用黑核質既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