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xx年x月x日,衛斯理先生的研究日記五:

Amazing!他又再一次提出全新的概念了!有誰能夠想到把黑核質結合醫學發展,讓黑核質從身體內部開始改變人類的生活?

…………………………

「既然你講到黑核質有咁多咁好既功用,點解要...要回到過去改變歷史?」我諗稱阿星既所作所為係『改變歷史』應該無錯。

「首先我要講,黑核質來源,其實係地球既地核。」阿星繼續解釋,「而即使黑核質功能巨大,佢仍然係消耗品,而且只會隨研究開發令消耗速度越來越快,照我計算,黑核質響我既年代再經過五萬年就會消耗完畢,實際數字會因為不可預期既研究速度而有少無多。」



「五萬年...都真係一個好大既數字,然後呢?」

「等消耗完畢既一刻,最首當其衝係人類生態習慣已經無可能重新再黎過,而真正致命既在於引力問題。要知道地球上全部事物係建基於地球一個固有既引力份量而發展,包括你我,包括大小動物,包括環境,隨住黑核質...亦即係地球地核既慢慢消耗消磨,地球引力會隨之而逐少減弱,地球引力減弱會引發恐怖既連環效應,地球本身既海水潮漲潮退,原始動物因為引力減弱而開始無法適應環境死亡,而地球以外,每一個星球本身既引力平衡先構成目前既九大星球,你認為地球引力減弱會唔會改變呢一種平衡?」

「...」答案當然係肯定會。而且改變後既連鎖反應我唔敢想像。

「你或者會覺得五萬年之後既事我現在呢一刻實在不必費心,但係我愛呢一個地球,我鍾愛我身邊一切美好既事物,身邊所有既人,」阿星面色凝重,「如果我唔行動,有邊個可以擔保五萬年內有另一個比我更強既研究員發現邁向末日既事?只有我先可以做到,你可能會覺得我自大,但係我只係冷靜分析過所有可能性,包括我身為科學家,身為頂尖研究員既知識,然後得出呢個結果。」

「...」如果阿星係吹水既,佢未免吹得太誇張同太徹底...對於阿星一番非常超現實既說話,我竟然有少許相信既感覺。



「而改變歷史並唔係咁簡單既行動,需要透過一連串既事先可以構成對未來深遠而永久既影響。」connie開口。

「而最有力既行動,莫過於引導現在既最大武力集團去聯手制止最初既黑核質研究,而呢個所謂武力集團,就係美國。」connie慢條斯理一步步講佢同阿星既事,「而單憑我地兩個人無可能說服整個美國配合我地行動,而且絕對既利益引誘下,只要美國知道黑核質既可塑性,就絕對無可能放棄開發黑核質,所以我地要透過純粹既破壞同不可控制,令美國誤以為黑核質係一種絕對無可能掌握既毀滅性武器。」

「而以我響研究院多年既觀察,國家級既搜查手段同溝通渠道係阿ming你無可能想像到既巨大。」到阿星開口,「只要成功將『黑核質是不可控制及超破壞性』呢個概念打入美國情報機關,國與國之間既情報交流,以及各國秘密探員對於全世界各種滲透搜查,將可以令黑核質成為全球嚴禁品既首位,再唔會有任何一個國家敢對黑核質進行研究。畢竟無一個國家敢承受研究過程中隨時發生既爆炸意外,然後佢地整個國家從此響地圖上消失既後果。」

「...而兩次恐怖襲擊就係你地最初既行動...亦因為呢一點connie稱你地做既事係帶有良善目的...」

「阿ming,我想你幫我。」connie開口。



我望向connie。

「我希望你知道實情之後,繼續做我助手,繼續幫我好無?」

「我做到既野好有限...」問心果句,唔洗五萬年,淨係三百年後既事都真係關我撚事咩?叫我去一齊做同恐怖份子無分別既事...我有權say no。

「我只係唔想瞞住你,明知周圍有古怪仲要繼續陪響我身邊,因為你係最特別既人,我需要你...」connie捉實我雙手。

我轉頭避開connie灼熱既視線,「我...我唔認為我自己可以幫到d乜,我只係一個廿一歲既普通男仔,而你地要做既事未免太大...」

connie鬆開我雙手,然後抱住我。

「No!因為你係陳達銘,你係最特別既人,只有你先係我想要既人,我需要你!」connie語氣帶少許激動。

「...」我腦袋一片空白。



空白。

空白。

鏡頭一轉,已經係我返到屋企。

「我番黎喇。」我步入家門,家教問題,自細總係養成行入屋企門口要講一句我番黎喇。

「阿仔番黎拿?」老豆坐響梳化拎住部手提電腦聚精會神望住。

「老豆咁集中精神睇緊乜?」

「我而家搞緊盤網上生意,睇少一陣都唔得。」



「下,網上生意?」

「嗯。」老豆就咁一個嗯字,即係高度集中精神以致未能正常對話,於是我自己行入房。

我響房入面打開電腦上網,習慣流連討論區既我,呢刻不自覺咁去左睇關於科學,科技,科幻之類既事。

睇左一陣,我轉為睇下新聞,其中一單係印尼一個人煙稀少既地方發生爆炸,而現場無任何爆炸物殘骸發現,會唔會關connie同阿星事?

「咯咯。」

「阿仔,食飯喇。」係阿媽。

「好。」

聽到阿媽叫食飯,我行出左房門入廁所洗下手洗下臉,然後再行出大廳飯枱。



「阿爸,食飯囉。」我見到老豆仲好聚精會神咁望住電腦,我順手叫一叫老豆。

「嗯...」老豆望多左一陣,「好,食飯。」

「老婆,扶我上飯枱。」老豆望住已經坐左響飯枱既阿媽,老豆佢笑到四萬咁口。

「阿仔扶你老豆啦。」阿媽懶懶閒咁唔多想郁動。

「哦。」我行過老豆度做出準備扶起佢既動作,但係比老豆阻止左。

「唔洗喇,阿仔你番左成日工辛苦架喇。」老豆陰陰嘴咁笑住講,「老婆,仲唔快d扶起我?」

我望見阿媽做出一個無你咁好氣既表情,然後施施然起身再慢慢扶老豆過飯枱。



我記得老豆癱左之前成日比阿媽日鵝夜鵝,乜都鵝一餐,老豆長時間係忍,死忍爛忍,有時我都替老豆佢陰公,根本比阿媽完全食住。而家佢癱左光明正大做大爺,阿媽唔服侍佢都唔得,我感覺到老豆d男人尊嚴返哂黎。

而且而家唔知係咪因為老豆癱左既關係,阿媽好多時候好多野都就老豆,去邊度,食乜,買乜,好多都比老豆話事,屋企唔再似以前五日一小嘈十日一大嘈,我呢個做仔既,放心哂。

係喎,白色藥丸連connie盲左都救得返,咁如果老豆咁樣癱左,白色藥丸唔知有無用呢?雖然而家老豆癱左好似好處多過壞處,但係始終我都想老豆健健康康做個正常人,行得走得點都比較好。

不過,藥丸係阿星既,欠阿星人情既事,可免則免。但係如果真係可以醫好老豆既...我諗我可以暫時放低個人諗法,而且如果...只係如果,我幫connie合力完成阿星既事,用呢樣為代價要求阿星送一粒藥丸比我,都唔算好過份姐?

響我,阿媽,阿爸三個食緊飯既時侯,家姐打開門入屋企,我見到家姐個樣笑容滿臉。

「家姐番黎拿?咁開心既,有好事發生?」

「無呀。」口不對心。家姐臉上既笑容已經出賣左佢。

「我番入房先喇。」家姐急急腳行入自己間房。

「阿女有飯食喎。」

「我食左野喇。」

我聽到家姐關埋房門既聲,家姐應該係有事令佢好開心,不過我做細佬既唔會追問,等家姐想講既時侯自然會講。

第二日我同eva出左黎行街。

呢一刻我對於connie果邊既事仍然未有任何決定,但係肉麻d講,有eva響身邊,即使eva唔需要做好多野,我已經感覺絕對可以撐住。

面對eva,我絕對可以毫無保留有果句講果句,而我相信eva對我亦一樣。

我同eva仔細講完琴日響connie屋企傾過既事,其實eva同connie只係有一程車既接觸,對於connie果邊既事可以話唔關eva事,不過我諗我女朋友eva會想知,所以講出黎比eva知都好正常不過。

而eva問既係我既諗法,「咁...阿ming你會點做?」

「我唔肯定...或者,我會繼續,除左屋企經濟問題未解決,另外我唔想有負於connie期望。」

「喔...」

「而且,我覺得如果我可以做到阿星呢件大事,對我係一個好大既影響。」

我略略聞到eva既髮香。

「嗯...」

「我覺得,我可以利用我右手既呢一份五秒超能力,做到無限個五秒既可能性!」

我用左手細細感受eva右手既體溫。

「嗯...」

「然後...」然後我講左好多好多,一邊注意eva身上既一切小地方,一邊講我對好多事物既睇法。

我講完既時侯,我擁抱住身旁既eva,好久好久。

然後目送佢行出樂富車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