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xx年x月x日,衛斯理先生的研究日記六:

已經數天沒有與他聯絡,是他醫學研究那邊出了甚麼問題嗎?不過我相信他能夠解決的,因為他是最強的天才。

我沒有參與他關於醫學的研究,因為我得準備好發表關於超質熱源的研究數據了,這份數據的報告意味著一件事:關於能量飽和而開啟時空蟲洞的基礎理論經過這麼多年,將會再一次被狂熱地全面研究!

…………………………

「阿ming,呢一邊係注射管,管既另一邊就係黑珠,五秒時間足夠將15ml既血完全注入。」connie手上拎住一個細長透明管狀物體。



「我要啪埋手指?」

「嗯,你既超能力可以令血液同黑珠接觸時間及接觸份量保證無誤,你既右手非常重要,嘻嘻。」connie巧笑倩兮拎起我右手,將果條管狀物體交到我手上。

我同connie站響羅馬piazza del colosseo路呢邊既古羅馬競技場入口前面。

話說阿星講過,只要咁樣響重要地點引爆黑珠多三次,就足夠由美國fbi或者cia既高效率搜查,將成個世界既情況引導到佢想要既結果。而第一次既白宮爆炸案,已經好成功吸引左美國高度注意,之後其實只要是但搵個國家黎炸都爭唔到幾遠,於是乎一邊係比connie取材攝影,一邊係去觀光旅行去玩,一邊係帶住阿星既事,我地黎到意大利既首都─羅馬。

而我,我已經下定決心,我會繼續做呢份稱之為『助手』既職責。
當中原因,就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呢一刻有個念頭:人可以為左一個小小既想法,就做出大大既事情。

只不過,影相影完,觀光觀完,玩既玩哂,我意會到connie係唔會唔記得要做d乜,為左要有最好既國際影響力,挑選當地最重要既地標會係最好既做法,不過倫敦事件係例外,倫敦果次純粹係想將件事同早兩年地鐵站真係比恐怖份子襲擊過拉埋一齊,可以加多幾錢重響個注目度上,所以是但搵個相關地方黎炸就算。

呢一次搵左呢個好多好多年歷史既競技場作為目標,connie始終係一個女性,女性同男性比,係另一種生物黎,一種我忍唔住唔出手保護佢地既生物,於是響小黑珠上面注入引爆訊號-connie既血呢個動作,我叫左connie等我黎。

古羅馬競技場有好深遠既歷史意義,佢係印證古代文化既重要核心建築,係意大利羅馬當地居民心中非常重要...然而,我唔係羅馬既住民,connie亦都唔係,呢個競技場既歷史只係我地響史書上所見,競技場對我地既意義並唔深刻,為左我地想做既野,呢個近二千年歷史既古羅馬競技場即管犧牲下啦。

connie交帶低資訊後,我好順利行到入競技場走廊一個比較深入既位置,「啪!」我成功用針筒將15ml既血注入透明長管裡面之後,我將長管狀物體小心咁放左響一個唔會比掃地阿叔掃走,途人唔會留意到既陰暗角落。



我行番出去同connie會合,然後我地兩個行番酒店,準備執野上機返香港,路上我主動撩下connie吹水,我地兩個人肩並肩咁一路行,一路講下connie以前去既景點同趣事。

「疑,咁你細佬無話d乜咩?」

側邊並無任何反應。

我回頭一望,connie企左響度輕輕按住小腹位置,似係痛緊。

「connie你無事丫麻?」

「無事,只係小小痛姐。」

「我有暖水響度,你飲d會舒服d。」由於冬天剛過春天岩岩先到,我會隨身帶暖水壺以備不時之需。

「嗯。」connie接過我遞出既一個壺蓋份量暖水。



「點樣?有無好d?」我望住connie飲左啖暖水,搵左個路旁位置坐低。「eva都係咁樣飲完啖暖水就舒服番,我諗你都應該有效掛。」

connie知我估佢m到經痛,向我笑一笑之後開口,「你呢個男朋友都幾細心喎。」

「哈哈,ok咁啦。」講起eva,唔知eva做緊咩呢?諗下買咩手信比佢先。

「好啦,行喇。」connie起身。

「嗯。」

「好痛...痛...」connie又按住小腹。

我響側邊苦笑左兩聲,我心諗會唔會係生過仔既女性痛得勁d?我見eva月經到果時,頂多係皺下眉頭同唔多講野咋喎...不過我唔係女人,我真係唔熟呢方面既事。



等我地行番酒店執好行李去機場,好順利搭完十幾個鐘飛機返香港之後,響機場同connie say goodbye,我返到自己屋企樓下,拎住大大件行李既我都去買左份報紙先,毫無意外,報紙頭版A1大大隻字寫住『兩千年古跡重大損壞─羅馬競技場遭恐襲』,同埋一幅競技場有四份之一被炸開既鳥瞰圖。

望住報紙我有種異樣既感覺,但係果份感覺好快又消散左。

而我返到屋企就係大覺訓,飛機上面同屋企張床唔同,根本訓唔到。

第二日係禮拜日,我約左eva響星光大道見面。

「啪!」我快步走上前,從後抱住眼前既人。

「等左我好耐?」五秒過左,我感覺到眼前既人突然被抱住又縮左一縮,然後又放鬆番。

「無呀,岩岩到之麻。」比我攬住既eva回頭望向我講。

「行囉?」



「嗯!」

時值四月頭,話就話係冬去春來,不過呢幾年天氣越黎越反常,成日凍凍下又暖番幾日,暖暖下又會凍幾日,每逢季節交替總係有幾日反常日子,今日正正就係回暖緊又突然凍番幾日既時侯,天氣得十零度,我呢d熱底既人都著多左兩件,eva更加戴埋頸巾。

我同eva響呢條星光大道度一路行一路傾計,不知不覺,正式同eva有個男女朋友既關係已經係半年前既事,係咪因為老生常談果句:快樂不知時日過?我總係覺得呢半年話都無咁快就過左。

「係喇,琴日我收到廣華果邊電話,想我畢左業之後去果邊入職,你話好唔好?」eva兩隻手橋住我隻右手,一路行一路望住我講。

「咁快?你唔係仲有兩年半先畢業咩?」

「係呀,不過如果而家應承定,第時唔洗咁頻撲,而且又要等。」

「你而家應承定既話...即係第時無得反口?」



「嗯,佢話如果我肯既話,就搵日番去果邊搵大佬安簽紙,咁樣我一畢業,連見工interview既流程都唔洗,直接可以番工。」

「咁你點諗?」我同eva繼續一路行一路傾。

「我都幾想響廣華做丫,d阿姐對我好好,大家又咁nice,忙係忙d,人工係可能比其它院低少少,不過我做得開心!」

「你有無考慮兩年半之後個環境可能唔同左喎?」

「am...都有可能既,不過醫院而家人手走得多,而家留番低都多數都打算長做,我諗唔會差太遠掛。」

「比我就睇定d先決定喇,始終未來既野太多未知數,如果無迫切原因要你而家選擇,我覺得都係比自己keep住有選擇權好d。」我停低望住eva,「不過呢,始終係你決定,如果你係鍾意果邊既話,上去簽紙都無咩大問題既。」

「嗯。」 eva望住我咪咪嘴笑,佢個招牌笑容總係令我覺得好窩心。

「喂喂阿ming,你睇下,劉德華既掌印。」eva用右手指一指地上果個掌印。

「係喎。」我望一望地面。

「諗到咁樣整一條星光大道果個人好有創意,搵d名人名星過黎留低一個掌印,等d市民大眾可以感覺上同佢地距離好近。」eva攤開右手單起眼,隔空對準地下個掌印個樣好可愛。

「係囉。」

「雖然個掌印都留低左響度幾年,已經好多人行過,不過個記念價值一樣咁貴重。」我扮係隨口up...其實有後著,「所以...咳咳。」

「嗯?」

「你留低響我呢度既野,同樣係過左好多年都會咁貴重。」我拎起eva隻右手放響我左邊心口。

「哦。」eva無表情應左一聲。呢個衰妹...幾時咁醒識扮野?

「而家就話貴重,之後就好難講。」

「嗯...做咩呀eva?」eva咁講,肯定話中有話。

「人地二千年既野都就咁爛左...仲有咩野可以對你黎講係貴重。」

原來指意大利羅馬果邊既事,eva肯定有睇新聞,亦大概估到係我同connie既『傑作』。

「嗯...」

「阿ming,可唔可以叫connie同阿星唔好搞落去,我覺得咁樣落去...遲早會出問題,connie好好人,我唔想佢有事。」connie好認真咁望住我講。

「我...um...雖然而家做既野表面上唔岩,不過阿星佢同我保證過唔會有任何一個人響呢邊,呢一個時代,因為呢一輪既事件而受傷或者死,我亦都想做個響幫得上connie手既人,所以...」

「我知你話過,果個阿星會用藥丸醫好所有傷者,但係佢地受過傷就係受過傷,表面既傷口醫得好,但係裡面既傷點醫?加上...加上...」eva停左一停,略為降低聲線咁講,「加上破壞左既野,破壞左既環境無辦法重新整好...點樣講都唔應該係咁做...」

我知eva唔想講得咁激進,佢怕講講下講到鬧交,所以將聲線降低。

只不過,我都有我想做既野,就算係我女朋友要求,有時我都未必一定應承。

「係就係...但係有時某d犧牲,將就d講句好難避免...我覺得可以醫好番哂所有人已經好好,而且我好想幫到connie...我想肯定自己既能力...」

「你仲有咩能力要肯定喎...阿ming你已經好犀利架喇...」eva用少少懇求既眼神望住我講,佢希望由我個答案去壓抑佢對呢件事既不安。

「我...」我猶疑。「我...下次先講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