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xx年x月x日,衛斯理先生的研究日記七:

反變方程式記錄:
加入37.2度的純水,黑核質澎脹16%
加入37.3度的純水,黑核質硬度改變:類近果凍質感
以37.5%純度混金金屬,與之碰撞,黑核質另一面伸出4.4cm尖刺
用1毫升人造血液滴於黑核質表面,釋放175千卡熱量
用...

到底他去了哪裡?失蹤整整一個月,不單沒出席每周例會,連專屬研究室也不曾進入,基杜三兄弟委託我轉交的醫學報告遲遲未能交到他手上,或者我應該專誠到他家中走走?



我禁不住偷看基杜三兄弟與他合作的研究報告,報告指出黑核質可以結合人體大腦的任何訊息,以取代修補的方式維持人體各種機能的活力,這意味著手指頭被割下的人,黑核質可以為他長出一顆全新的手指頭,而且功能及外觀與原有的完全無異,又或者,患有末期癌症的病人會因為黑核質為他自動徹底排除變異細胞而得以康復,這種破天荒的醫學研究,又一次證明他是最強的天才。

…………………………

「我番黎喇。」eva要提早返屋企做節,所以我同eva行多陣就已經各自回家。

「阿仔番黎拿。」老豆仍然聚精會神望實部laptop。

「仲搞緊盤網上生意呀老豆?」



「係呀...你老豆而家我一日忙足廿四個小時,計數呀同個客聯絡呀...所有野一腳踢呀。」

「咁落力?你盤生意做d咩架?」

「我有個舊客戶話好耐之前就睇中我,想我過檔幫佢手,不過當時佢要同另一個客仔合作,費時中間有誤會先無搵我,而家佢有窿路搵我拍住上,乜都賣架,上至電腦砌機賣零件下至租廠比人打魚蛋都有,我負責文佢負責武,都唔差架。」

「哦,咁好,一陣我睇下老豆你做埋d咩範疇,我睇下有無野幫到你啦。」

「得架喇,我而家兩隻腳既鬥志上埋個腦度,人到五十可以再搏殺多一次,你老豆我而家唔做到底唔死心呀。」



「哈哈,係呢阿媽呢?」話說之前老豆未癱果時,阿媽都可以上去老豆公司幫手搞文書,而家阿媽無野做,唯有日日留響屋企睇住老豆。

「你阿媽落左街買餸呀,你未食野架啦?一陣等阿媽煮喇,佢而家成日怨整d野無人食呀。」

阿媽而家無野做,d時間拎哂黎諗夜晚果餐煮d乜,不過煮完呢,就得佢地兩老同阿哥食,我一係飛左一係要番工一係同eva出街,幾可番屋企食?家姐方面同我差唔多,又係要返工,又要同男友出街,又係少番屋企食既,所以哂心機整完d野食唔哂其實都幾...不過我又唔係特登唔食...咁我真係有野做呀麻!

「好啦好啦,我入房先喇。」不過既然今日咁岩留響屋企,食一餐半餐都ok既。

到6點半左右家姐番到屋企,佢打開我房門望一望,同我say個hi就行開左,我見到家姐微微嘴笑,原本都唔知佢搞乜,不過等到八點阿媽煮好開飯果時,我就知喇。

「拿,響食飯之前,我有d野想講。」等阿媽煮哂行出黎一家人齊齊坐埋台果時,家姐首先開口。

「嗯?」我扶完老豆上台,岩岩坐低。



四個人八隻眼一齊望住家姐。

「我同肥仔過多幾個月之後結婚喇!」家姐口中個肥仔即係佢男友,其實我見過佢男友都唔算肥既,高高地,少少漲咁囉。不過比阿媽老屈佢肥仔之後,連家姐都改口叫埋佢做肥仔。

「哇,女呀,咁突然?」阿媽第一個有反應。

「係呀,其實呢...佢之前同我求左婚架喇,不過係果時咩都未定所以我未同你地講...」

「咁就好囉,阿詩嫁得出,我盤生意遲下大賺一筆咁濟,雙喜臨門呀喂!」老豆話。

「細佬到時帶埋你女朋友黎婚禮啦。」家姐望住我講。

「哦好...」

「係囉,阿B,你家姐就結婚喇,幾時到你先?」



「下?我?我邊有可能咁快呀...我先得果廿一歲...有排啦。」講真,我真係未諗過同eva將來結婚既事。

「打鐵襯熱呀,而家睇雜誌好多大左肚之後結婚,阿B你可以考慮下參考下喎。」

「喂喂喂阿媽,你而家即係教我去搞大人地個女個肚然後迫人結婚喇喎?」

「你阿媽我思想都好開放架,如果你真係搞大左人地個肚...我唔會反對你地結婚既。」

「係囉,華女幾好丫,幾乖喎。」老豆響側邊搭爹,我忍唔住脾左老豆一眼,枉我平時同你同一陣線一齊話阿媽煮d野難食...

「係係係...好好好...食飯喇喂,食飯喇喂。」我作勢要起筷。

家姐第一個和應一齊起筷,證明我既轉移視線成功左,阿媽同阿爸要一齊開飯,一開飯佢地就自然會轉移話題...



第二日,我又上左connie屋企做補習老師,進仔一見到我入屋好興奮笑哂口咁衝埋黎我度叫我ming哥哥,我自己覺得,有個細路仔咁鍾意自己,係好開心既一件事。除左開心係有種感染力,人地開心自己都自然會開心之外,都證明左我咁樣嘗試做補習老師係成功既,我真係幫到進仔讀書之餘,進仔佢自己又唔會覺得悶,唔怕見到我。

照樣響connie屋企教左進仔幾粒鐘書之後,connie呷一呷我手叫我入佢房。我同進仔交帶一聲,叫佢自己睇下電視,然後行入connie間房。

然而,等到我同connie傾完計出房之後,進仔一臉憂心企響門外面。

「ming哥哥...媽咪做咩事?」進仔一見到我就問。

「你媽咪...有d唔開心,所以佢要響房入面抖一陣,我地出去睇電視啦好無?」我臉上掛起訓練三年對客專用既友善假笑容。

「嗯。」雖然進仔答左我一聲,但係佢個頭就硬係想望一望入房,不過進仔只係望到connie坐響張櫈個背影,然後比我拉埋一齊去梳化果邊坐低睇電視。

我雖然係陪住進仔,對眼係望住部電視,只不過個腦係諗緊頭先既事。

…………………………



「係呢,connie,其實你話會唔會有其它方法同樣可以做到阿星想要既效果呢?即係用第二種方法同樣可以令到三百年後阿星果個時空唔再係一個全面使用黑核質既時空。」

「好肯定無,呢樣野我當時同阿星研究左好耐,阿星原本有好多個計劃,不過我同佢一齊仔細考慮完之後,佢既計劃好多實效性都唔夠強,未必可以產生咁大影響,而真正可行既計劃只有兩個,一個你已經知道,另一個只可以由阿星單獨執行。」

「只可以阿星單獨執行?係點樣?」

「佢要殺人。」

「下?」

「無錯,殺人。殺人就係另一個可行既計劃。」

「殺人?」

「無錯,殺死一個對黑核質全面應用時代有決定性影響既人,聽阿星講呢個人叫阿歷斯壯教授。」

「係咩人?」

「阿星只係簡單咁講呢個人...佢話,呢個人響我地年代既二十年後,呢個而家十五歲既人響三十五歲果年進行深海探潛時侯發現最初最微小既黑核質,然後呢一個教授受黑核質無窮無盡既變化吸引而窮一生不停研究,奠定最初關於黑核質開發既踏腳石。」

「下...」我驚訝,「殺人...點可能殺人...阿星佢唔係話過唔會響成件事上面傷到任何一個人咩?」

「阿星只係保證響我同你負責既事上面無死傷,但係佢自己要做既野,佢無保證過。」

「...」我覺得我好似落搭。

「不過呢,話就話要殺人,不過而家呢個人似乎就殺唔成。」

「下?即係?」

「等阿星黎到果時再講,我只知道一小部份。」

既然connie都話等阿星黎到先講,我轉返頭先未完結既話題。

「咁,connie呀,我地呢邊做既野...其實係咪真係無第二個方法?」

「係,因為聽阿星講佢地既時代,黑核質已經係全球性咁使用,要做到全球性既效果,就要一個有全球性影響力既做法。」

「connie...我地可唔可以停手?」

「點解?」

「雖然阿星係可以保證事件中無任何死傷,但係我地做緊既野仍然係一種破壞,我地響摧毀一件事物既同時,我地唔係同時摧毀左呢件事上面所有人既心血咩?」

「唔可以停手。」connie答得斬釘截鐵,「有時我地要做到一樣野,有犧牲係在所難免,你要知道,響阿星既年代,全球依賴黑核質已經去到一個濫用既程度,而濫用黑核質既後果,係比而家摧毀左既事物更嚴重。而且,可以無任何人傷亡,已經係最好既情況,無得強求太多。」

「但係三百年之後既事,關我地咩事姐?點解我地要將三百年之後咁遠既事情攬上身?點解我地要不停咁將自己置身響一個咁危險既情況?你自己都因為一時失誤爭d炸死自己,而且仲因為呢件事整盲自己!」

「但係我決定左幫阿星就會幫到底,你唔想幫既可以即刻走!」connie狠狠咁指住佢既房門,佢既聲量係前所未有咁大。「本來你就係一個局外人,你係我assistant,你唔需要幫到我咁徹底。如果你唔想做既,即管出一句聲,我唔洗你做任何野!」

「...」我第一次見到connie咁嬲。

我仲響度諗緊,要講咩先可以說服connie收手,我一時望住connie,一時望出窗,一時又望下自己有超能力既右手。

但係,我最後都係屈服,我無堅持落去,我決定仍然做一個assistant,bombing assistant...我苦笑。

而connie聽到我既回應之後,亦都轉怒為笑,佢同我say sorry,佢話自己唔應該咁樣發脾氣,不過佢見有d唔舒服,想坐低抖一陣,佢叫我出去陪一陪進仔。

我聽到connie咁講,輕輕點一點頭,然後轉身打開房門,門外面有個一臉憂心既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