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xx年x月x日,衛斯理先生的研究日記八:

我無法接受。

我費盡心思與時間研究的超質熱源,早在他多年前已經研究完畢,這是代表他希望把這一份功勞歸功於我?我無法接受這種像是憐憫施捨的做法!我不需要施捨!

他以超質熱源技術製造出扭曲時間錐刺,回去以往年代,他的所為...這意味著否定我們所有研究員一直以來的努力,抹消所有黑核質近三百年既開發鑽研,研發黑核質初期而大量犧牲的性命將變得毫無價值可言,我實在無辦法忍受!

我實在無辦法忍受!我曾經以為他是最明白我的人,我亦會是最接近他水平的人,我們能夠一同為同一目標奮鬥,但我錯了。



他並沒有同樣的想法,他仍然站於最高的頂峰,俯視所有在他之下的人,包括我,他的作為沒有一個人能夠跟得上。

我沒有辦法認同他的做法,即使他是最好的研究天才,然而他憑甚麼否定全球所有研究人為黑核質付出的努力?多少人為了研究黑核質,單單是為了改善人類生活而耗上一生的光陰,有多少人為了無法預估的黑核質反變現象而因此喪命,多少人因為黑核質的廣泛而生活得到改善,他要一一否定所有事,把所有變得毫無意義?我沒有辦法認同!

我彼德.衛斯理一定會阻止他!我一定得阻止星‧巴利!我擁有所有他留下的研究資料,我可以做出與他手上那把一模一樣的時空穿梭錐刺!

…………………………

由於一直未收到connie下一個行程既電話,悶到仆街既我特登打電話比阿mark問佢要唔要人,佢話歡迎我番工到不得了,而聽日係星期日,eva唔洗番學,佢叫我同eva聽朝一齊番早更,佢自己話訓多兩粒鐘先返...頂佢,阿mark擺明將看門口既重擔塞比我。



第二朝我提早起身去左eva樓下接佢,特登同佢一齊搭車番工,或者會有人覺得都已經要早起身,仲要再提早起身只係為左同女朋友一齊搭車番工好多餘,不過,外人係唔明架喇,我自己覺得身為男朋友咁樣做,女朋友會好sweet喎!

不過拍拖還拍拖,番工還番工,番到鋪頭我同eva都知係要做野,唔會響番工時間依依泣泣,呢一點阿mark都好清楚,所以佢好放心比我同eva一齊番早,唔怕我地會為左兒女私情而耽誤工作。

之但係,話就話公還公私還私,eva點都係我女朋友,如果eva同第二個人一齊出事,唔洗問都知我會救邊個先啦?

大概差唔多開始多人流既時段,tony準備將個大箱由層架高處搬落去時一個唔該叉錯腳成個人準備仆落地,而佢手上既大箱準備跌落eva頭頂之際─

「啪!」



我一個箭步越過幾個身位衝上前,先係將個箱推向tony果邊,然後再拉開eva。

係呀,我係重色輕友丫!你有意見呀?

「無事呀麻?」我捉住eva右手手腕溫柔咁問。

「無事...」eva咪咪嘴笑。

在場知情既人就只有我同eva,係得tony一個on99仆左街,而且唔知點解成箱底褲跌哂出黎響佢身上。

不過...咁樣搞一搞,就令到多一個人知道我有超能力...而呢個人,就係阿mark。

「ming仔,入黎staff room斟一斟。」

原本我仲諗緊做咩無端端搵我入房,但係入到房阿mark將某段老閉錄影播比我睇,我心諗:大撚獲!我唔記得左七號機射到正tony仆街個位!



條片好清楚咁見到我由鏡頭右下角望住tony仆街,然後下一秒突然我就響鏡頭既左上角扶住eva,而tony就響鏡頭下再仆多次街。

「ming仔,你係咩一回事?」

「呃...呃...部cam...部cam可能神神地...」我絕對唔係一個講大話既材料,就咁一句已經充份表露出我係身有屎既。

「部cam琴日先check完,正常過唔正常,我唔信係部cam既問題囉。」阿mark繼續講,「你咁樣突然由一邊就鼠左去另一邊,世界級短跑呀?定係瞬間移動丫?阿ming,你唔好諗住講大話呀,從實招來。」

「er...er...er...」我心諗講完佢都未必信,「阿mark,講你都唔會信架喇...唔好問啦。」

「只要係你講,我就會信。」阿mark瞇埋眼啤實我,「ming仔,我識你成四年,你講真話定大話我仲睇唔出咩。」

「唉...好,我講。」我舉起雙手作投降狀。



如是者,我盡量從簡解釋我超能力既事,我一路講一路心諗,阿mark我同你咁friend,你唔會再周圍同人講既...

但係事與願遺,屌你老母,第二日,三仔已經同時捕住我問我超能力既事。呢d係後話,唔講住,講番而家我同阿mark既對話先。

「哇ming仔堅喎!呢d睇戲先有既野竟然發生左響你身上?」阿mark哄埋我度再講,「拿而家人少少,唔怕同我講,你有無用超能力做過d咩衰野?通街抽水呀...打人荷包呀...整鳩人呀之類?」

「無呀,我點睇都唔似係會做呢d野既人啦屌你!」

「ok,咁我識你咁耐,我都知你係咩人。咁eva呢?咪比我批中,你實有用超能力出術啦?」

「咁...咁多少都...會有既,喂咁而家tum女朋友開心,用多少少方法唔算好過份姐?」

「嘿嘿,ming仔,放心喎,我無話反對喎,我睇好你同eva架,你同佢好襯。」阿mark舉起大姆指。

「...」我用眼神向阿mark表示懶得理你。



「哈哈,係呢,ming仔,又會咁神奇你周圍既人個個都唔中,偏偏係你中獎,中超能力呢份大獎既呢?」

「點知咁多姐。」

「唔係喎,真係值得諗諗佢,如果呢個超能力係睇人比既話,你唔一定會中獎。」

「點解咁講?」

「拿,人際關係你唔及阿康,講運動你又唔及組長,連專門知識你都無多樣,連最口臭既tony都有潛水牌急救牌,淨係搵三仔黎同你比,你都無得比。」

「哇...我有無咁差呀...更何況你點知一定係睇人黎決定超能力比邊個?你唔比係無中生有架?」

「屌你超能力喎,而家係講緊一樣over哂現實常識既野喎,我寧願信有神呢樣咁虛無飄渺既野,好過話係無中生有囉。如果真係無中生有既,又唔見無中生有個好老婆比我?」



「咁我真係唔知喇,如果你問我,我岩岩知情果時我都諗過會唔會係某間秘密科技研究公司挑選中我黎做實驗,但係而家過左成大半年都未有任何人搵我,到底係呢間或者存在既公司覺得,只係秘密監視我就足夠?定係純粹呢間公司跟本唔存在?」我望住阿mark,「我真係唔知。」

「丫又幾盞鬼喎...而家咁樣比你講一講,我對你個超能力越黎越有興趣,咁而家,你個超能力點黎就唔清楚啦...姑且當真係有神,係神賜比你既超能力啦,但係點解會比你呢?比你係有咩目的?」

「好難講喎,話唔定真係隨機亂數抽中我...咁樣自然就更加唔會有咩目的啦?係咪先?」

「你都識講好難講,唔係有就無,唔係無就有,呢球波一係入一係唔入,你係咪未聽過先?」

「屌你一句廢話你都可以講到係道理...」

「拿咁,既然係咁,不妨嘗試諗下,點解會係你?搵中你又有咩目的?」

阿mark呢一個問題,不禁令我費煞思量左足足兩日兩夜...如果真係有一個人係因為一個目的而挑選中左我,賜予超能力比我,咁呢個目的到底係乜?

我一直苦苦思量,都仲係諗唔到個究竟,或者可能我自己都唔想就咁一句:其實我只係好彩隨機亂數抽中我有超能力。或者我自己潛意識都覺得應該係有d原因,所以我仍然諗緊我有超能力既原因...或者講係目的?

只不過就算我再叻都好,無任何方式證明我各種諗法,我仍然未有一個肯定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