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我面露親切既微笑迎接岩岩行入黎既客人。

無錯,我又返左去阿mark果邊幫手,相距之前同阿星connie響奧海期食飯已經過左一個月,無見connie差唔多成個月,只係間中電話傾兩句:steven同佢女朋友如常,進仔如常,阿星同connie自己本身亦如常。只係除左平常生活外,阿星會偶然消失幾日咁,我同connie都知阿星消失果幾日就係去左澳洲繼續要引開佢口中果個人既注意力。

「先生有咩可以幫到你─」我望到其中一個客企響度左望望右望望,似乎係有野想搵,我上前主動問佢。

只不過呢位客人伸手示意唔需要我,我亦只好笑一笑行開。

呢個時侯我順便望下個客人,比我略高,大概...185cm左右,中等身型,屬於青靚白淨果類靚仔,應該幾多o靚妹鍾意...如果佢做明星既話應該撈得幾掂。



正當我諗緊呢d野既時侯,我眼尾睄到個鐘,八點九,仲有一個鐘放工。

琴晚同eva食完飯,而且佢呢排要溫書,一陣撩三仔放工去食野先。

Staff room內。

「喂喂...你地覺唔覺阿ming有唔妥?」組長。

「覺左好撚耐啦。」tony。



「到底係幾時開始阿ming竟然咁勤力睇鋪...?」

「係喎,今日個場咁撚靜,我地四個入哂黎hea鐘,佢竟然入都無入過黎吹兩句。」阿康。

「你地三個粉腸都知自己hea緊鐘呢?」阿mark。

「屌,我地跟老細做事之麻。」三仔同時回應。

「我經理hea鐘擺明架啦,吹撚漲丫?哈哈。」



「係囉,我記得之前岩岩入黎呢度,都係阿ming撩我地入黎挫dee先既...佢個人超貪玩,而家竟然咁正經咁勤力,好怪囉。」阿康。

「阿ming貪玩我認同,以我對阿ming既認識,貪玩係佢本性黎,我有段時間甚至覺得唔貪玩就唔係阿ming,不過而家...可能識左女朋友影響真係好大掛,我都估唔到果時請eva入黎會影響到阿ming。」阿mark。

「係囉,條友而家真係太正經,eva害左佢喇...」組長懶認真咁講。「睇黎我要帶佢重拾唔認真唔正經既一面。」

「你算撚數啦,阿ming會陪你上去叫雞?我割撚左個頭落黎比你都得呀。」tony。

Staff room門打開。

「喂阿康組長tony,收工去唔去食野?」我問。

「好丫。」

「今日提早收鋪啦,咁撚靜,搵鬼入黎買野。」阿mark開口。



「下?你唔驚比AC問咩?」AC即係區域經理,職級等如比阿mark高一級。

「驚咩?今日得你地,唔驚有人報串啦。」我知阿mark係暗指大波霞,大波霞響大家面前就笑笑口,暗底裡就成日篤鳩人背脊,連阿mark都試過比大波霞向AC打小報告話佢工作時間響度玩。

「喔好。」

「你地走先啦,我執手尾。」

「er...」我唔係幾好意思,我地四個做細既走先,反而留番做大既留低執手尾。不過阿mark以手勢表示無問題,我地四個唯有盛情難卻。

我地四個準備行落巴士站,準備又去旺角雅蘭中心既富臨酒家打邊爐。

當我地響德福廣場二期行到去一期既中間露天位果時,一把巨大無比既聲音響起:「阿星─!我搵到你喇─!」



然後一股硬物穿透建築物既聲音響起,隨後又接住一兩聲爆炸聲。

發生咩事?!

我同三仔,仲有周圍既途人都比突如其來既巨響嚇左嚇,企響原地。

而我應該比周圍既途人多左一分冷靜,同埋比周圍途人更快開始思考,除左我見過聽過既事好多之外,我仲好似聽到一個熟悉既名字。

又一股硬物穿透既聲音。

「阿ming!」我聽到有人嗌我。我向住聲音來源一望,connie同阿星就企響德福廣場一期入面,阿星隔住玻璃門望向出面天空,connie就望住我。

我急步行去connie身邊,「發生咩事?」

「彼得已經搵到阿星!」



「damn it!我唔記得黑鞋既開發者正正就係佢...」

「阿星!你潛逃到香港到底係為左d乜?」又係巨大無比既聲音響起。

我沿住聲音來源抬頭向上望,突然一道黑影響我面前閃過,眼前既空地比黑影轟出一個大洞。

「啊─!」

黑影轟開個大洞既同時,塵煙四起,我望一望身邊既阿星,佢仍然全神貫注望向天空,而connie匿響阿星身後捉實阿星既左手。

「啊─!啊─!」

我聽到慘叫聲。



等塵煙散開,我見到慘叫聲既來源。

地面有一片血跡,我源住血跡望過去,我見到阿康跌坐響地下,而佢左手手臂前端...剩低爛開既皮膚同血肉,遠處隱約見到外露既骨頭。

我諗都無諗就衝左出去─「ming!」connie響我身後想叫停我。

「阿康!」

我頭腦飛快轉動,黑影係咩黎?考究黑影係乜野無用!眼前係阿康既左手手掌無左,血一直係咁流,咁樣流血落去點算...

周圍既人流有人尖叫荒亂,有人發呆望向天空,有人同樣受傷趴響地下,有人拔足而逃。

我顧唔到其它人:阿康係我最好既朋友之一!

「阿─星!」我用盡全身力氣向德福廣場一期方向大嗌。

阿星聽到我既呼叫立即轉為望住我,「比粒白色藥丸我!」周圍荒亂既途人聲音令阿星未必聽到我講乜,但係阿星仍然響衫袋中抽出一粒藥丸,然後扔向我。

我用右手接實藥丸,「阿康!吞落去!」然後立即將右手中既藥丸拍落阿康個口。

「阿ming!」我隱約聽到有把女聲叫我,我知道係connie,我望向connie果邊,佢以手勢示意叫我過去。

我望住趴響地下既阿康,遲疑左兩秒,我企起身,望到tony同組長就企響附近,佢地手足無措望住阿康,「tony組長!扶住阿康走番入二期!」我以堅決既命令口吻對佢地兩個講。

見到tony同組長響我手上扶起阿康之後,我跑番入一期,然後響connie身邊,見到tony同組長扶住阿康行到上二期既電梯後,我心中暗自祈禱阿康千祈唔好有事。

然後我立即回頭質問阿星:「阿星!到底發生咩事?!」

阿星回頭望住我無出聲,反而係connie開口:「唔好講住!我地要離開現場先!」

「我唔可以離開現場!我仲要去睇住阿康!呢度咁危險我無可能就咁離開唔顧佢地!」

「等我地走左,危險亦會離開德福廣場。」阿星開口,然後佢響褲袋拎出錐刺,然後快速響錐刺手柄位置轉左幾下,再用力按下手柄底部既按鈕。

我見到錐刺開始澎漲變大,變大到有成個人身高,大概幾秒之後,漲大既錐刺就好似開花咁褪收,響原來既位置留低一團黑色既空間。

「阿ming!入去!」我比connie響後面用力一推,跌入黑洞之中。

一眨眼間,我黎左另一個地方,周圍只有微弱燈光,而腳下,係一片沙灘。附近既建築有d熟口面。

同時connie同阿星響我前面突然出現。

「阿ming!走!我地要搵地方匿埋!」阿星立即開口。

感覺到事態嚴重,我無諗咁多,立即就跟隨阿星connie一齊跑。

…………………………

「shit!又用錐刺逃走...我睇你仲有幾多能量可以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