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住connie同阿星既背後一直跑一直跑,跑到去其中一間出租屋前停低。

「鎖左。」connie第一時間嘗試打開屋門。

「借開。」阿星響褲袋拎出一支細小既金屬棒,然後『插入』匙孔。話佢插入其實唔係咁岩,因為係金屬棒自己好似有生命咁伸長入匙孔,幾秒之後,咔察一聲,門應聲被打開。

「你地入去先。」阿星吩咐我地,「屋入面無人,放心。」

我感覺到有少許奇怪,所以行左兩步回頭望阿星搞邊科。



阿星再一次拎出錐刺製造『黑洞』,不過呢次個size細左好多,然後阿星烏低身將佢腳上面,果對套響鞋外面既黑襪除出黎扔入黑洞之中。我記得呢對黑襪阿星講過就係等同個人飛行裝置既『黑鞋』。

「阿ming你仲企響度做乜?上去啦。」阿星完事後,回頭見到我,隨即督促我上樓。

響屋入面我搵左個位企低,我見到connie撻左響側邊床上面,手臂掩眼,一直喘氣,connie胸口上玲瓏浮凸之處亦隨住佢急促既喘氣而起伏。

未幾,阿星亦搵左個位坐低,我立即啤實佢,一直心諗:你最好比個完美既解釋我到底發生咩事。

三個人兩男一女就咁響間空置既出租屋內一直保持沉默,呢個時侯我約略望下屋內,屋外,同埋頭先既沙灘,仲有沙灘附近既建築物,我認得呢度,呢度係長洲。



一直保持沉默,四周安靜無比,唯一既聲音係connie既喘氣聲。

大概十五分鐘之後,connie喘氣聲開始慢慢變小。

又過左一陣,我望一望錶:十點半。

我開口:「阿星,發生咩事?」

原本一直注視地下既阿星抬頭望住我,「彼得透過拆解黑鞋並且分析黑核質獨有既幅射追蹤到我,追蹤到黎香港。」



雖然阿星講既野解釋左好多事,但係我要既唔係呢個答案:「點解要響德福廣場搞出咁大既騷動...點‧解‧要‧令‧其‧他‧人‧受‧傷?」

「要捲入局外人果個唔係我!係佢!」阿星激動地指向窗外。

我用力按耐住我果股脾氣,「fine。」

「至少你有白色藥丸,我忍你。」我諗起阿康,我見識過阿星既藥丸果種強大醫療性,我深信阿康會無事。

「點解...彼得會搵到你?」connie呢個時侯開口,我回頭見到connie仍然撻響床上面,仍然係保持手臂掩眼狀,有氣無力咁既樣。

「黑鞋既開發者,正正就係彼得,而亦都只有彼得先識得拆解返構成黑鞋中,過億條反變方程式後,再分析黑核質發出既獨特幅射。」

呢個時侯我終於聽到一d重要字眼,「黑核質既幅射?阿星你係話黑核質有幅射?」

「當然!黑核質係超越所有科學元素既劃時代全新物質,點可能無幅射?」



我諗起過往歷史發生既核電廠事故,最可怕唔係爆炸一刻,而係留低既化學元素帶有既幅射會影響極大範圍既生態,而呢個影響係幾十年都未必清得哂。

「點解你唔一早講?!幅射會害死人─」我比阿星用手勢示意停口。

「你對幅射根本一無所知,只係單純咁以為幅射就係有害。」

「黑核質既幅射一早響開發初期就判定對人體無害,而我,就係最好既證據。」阿星指住自己,「因為我體內一早就吸收左我聯同醫學院開發既白色藥丸,黑核質既幅射如果係有害既,最快見到副作用既人就係我,而我呢一刻生勾勾響度,咁樣你仲有無野講?」

「...」fine,的確係我無知,我無得反駁阿星。

「唔好...講呢d住,我地...而家...要點?」connie開口。

「connie講得岩,而家我地要點?如果果個咩野彼得再黎襲擊我地點算?佢咁既樣我地根本無法子擋住...」



「首先,彼得目前已經唔會因為黑鞋既幅射而追蹤到我地,其次,佢做既野只不過係虛將聲勢。」

「虛將聲勢?虛將聲勢有可能咁大聲咩─」

「果個係黑核質生產既迷你個人擴音器。」

「聲音點可能來自天上面─」

「用黑鞋停留響半空有咩問題?」

「一個人點可能破壞建築物─」

「記唔記得我響奧海城比過你睇果支破壞電視機既黑棍?彼得只係令黑棍收縮程度變大,收縮速度更快,佢只要想,用黑棍摧毀全個九龍灣並唔難。

「...」乜撚野都係黑核質,屌。



「阿...ming,扶我起身。」connie開口。

我行過去床邊竇起connie,等佢可以坐起身。

「咁你...對黑鞋呢?」connie仍然有氣無力咁講。

「我用錐刺扔左對黑鞋去太平洋正中心。」

「咁...你仲點...來回澳洲...」

「而家咁樣,彼得無可能唔知我身處香港係另有企圖,最怕既係...」

「我唔知阿星你既事係點,呢一刻我只係想返去。」我開始唔耐煩,我想索性拍拍屁股走左去。「阿星你支錐刺萬能架麻?咁就岩喇,送我返去沙田,我要早訓,我聽朝仲要返工。」講到返工兩個字我有d心虛,畢竟阿mark果邊對我黎講係副業,而我正業既『顧主』就響側邊。



「唔得...錐刺既能源已經見底,非必要我都唔想再浪費。」

「見...底?」connie開口。

「係,黑核質即使係超越所有能源既存在,佢仍然係消耗品。消耗品就會有能源耗盡既一日。」

「咁你返去300年後補給唔得咩?」

「黑核質原石統一由國家配給比每個研究員使用...以彼得既做法,我相信我星‧巴利既名響我自己既時代一早成為左通緝犯,如果我就咁返去,等如係自投羅網。」阿星表情變得嚴肅,「係我自己失算...我低估左彼得既行動力,同時高估左自己...而家同我預計中既情況開始有出入...我擁有既黑核質能源只係剛剛好足夠...」

「我漏算左有補給同無補給既分別,彼得佢可以自由來回時間而我唔得...damn it!」

「阿...星...」

阿星轉而望向connie。

「唔怕...我地只差最後一步,香港...既...特區政府。」

「...嗯。」阿星聽到connie既說話後,眼神變得堅決。「就咁啦,我地響呢度抖一晚,聽朝再搭船出返去。」

「...」我仲可以做d咩?無。

我已經開始厭惡咁既事,雖然我知道而家十一點仲有船出返上環,但係我無理由丟低connie一個走左去,但係一方面我諗起而家所有事終於都波及我身邊既人,我就一肚子火,好想講句粗口就咁乜都唔理走左去,帶住咁既心情,我響床上面一直典來典去。

我隱約聽到connie既喘氣聲,定係其實我錯覺?等我諗緊到底connie真係仲喘緊氣定係我聽錯只係錯覺既時侯,我張開眼見到迎面而來既係早晨既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