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見清晨既陽光,我發左一陣呆,然後我好快就完全清醒:我仲記得琴晚既事。

我走落床,我發現我係第一個起身果個,阿星同connie仲響床上面訓緊。

渡假屋入面唔似酒店包哂零零丁丁既野,無牙膏無牙刷,我唯有隨便洗下個臉就算。

梳洗完出到黎,我坐響床邊望出外面,陽光普照,對比我心中既陰霾,有d諷刺。

我腦中整理一下琴晚既事:大概就係,阿星因為用左佢既敵人開發既物品,從而透過追蹤獨有既幅射搵到阿星,但係我諗大概係誤差原故,果個人只能夠追蹤到阿星當時就身處德福廣場,而唔係兜口兜面捉住阿星,所以先至響德福廣場大鬧一番?我估係咁。



當我諗到呢度既時侯,我聽到後面有聲,回頭一望:阿星同connie都起緊身。

等到佢地簡單梳洗完之後,我地立即搭船出返港島,途中connie電話響起,我從旁聽到對話內容,應該係steven打比connie問佢琴晚發生咩事點解無返到屋企。

而阿星就一路眉頭深鎖。我響旁邊嘗試估下阿星諗緊咩野,係唔係因為完美既阿星竟然比對方搵到缺口?定係阿星...我突然發現,其實我對阿星呢個人知道既野甚少,我連佢係一個點既人我都唔知道,當發生突發事既時候佢可唔可以保持冷靜?如果佢面對失敗會唔會倒地不起?我唔知道。

我地出到港島,再轉搭地鐵,搭到九龍塘站我要轉車,同connie阿星道別走先,因為佢地要搭到去黃大仙。

「阿ming唔上黎我屋企坐下?」



「唔喇,我想返屋企先。」

然而我返到樓下,感覺到個肚有d餓,我決定去買份報紙上茶餐廳食d野先。

我享用我美味既沙爹牛麵同茶走既同時,我諗起eva。

然後我就好似周圍既阿叔咁,生人霸死地明明食完野都要坐多陣慢慢嘆埋份報紙先。

今日既報紙頭條,不出所料就係琴日德福廣場既騷動,幾張相分別影到成個廣場有多處地方被毀壞:MCL影院幾乎被掃平,market place門口因為有大石擋住而暫時停業,廣場既招牌telford plaza個ord字樣被轟穿一個大洞。



我聽到周圍既阿叔同伙記傾緊德福呢單野,大概不外乎係「警察點做野架?」「香港好耐無發生咁大單野囉...」「係囉,都唔知邊個做既?」「香港唔會比恐怖份子襲擊下麻?」等等無思考價值既對話。

但係我身為而家呢一間茶餐廳入面知得最多內情最清楚發生咩事點解發生果個人,我感覺到有d戰戰競競,就好似我覺得隨時比人響我微表情上發現我係知道內情,然後會捉我去比差佬。

我揭去第二頁A2,A2既內容更加震撼我。

『美國聯邦調查局及國際刑警聯合發表通緝令:國際級恐怖份子潛伏香港。』

呢個標題下面有幅大大幅既相,相中人我一望就認得出,相中人正正就係阿星!

我繼續讀內文:『美國fbi於今天凌晨2時發表聲明,有可確信證據表明,涉及過往半年內於世界各地的恐怖襲擊的人員目前正潛伏於香港,該名男子名字為星‧巴利﹝sin‧parley﹞,年約三十五歲,身高1.7米,估計為華僑身份...』

美國既fbi知道阿星!而且知道阿星就響香港!我望見新聞報導內容我第一時間就聯想到呢個事實!...but...有咩咁出奇?我唔係應該一早知道咩?之前響醫院探connie果陣,咪就係響門口撞見阿星...咪就係阿星引走左門口既fbi探員...

但係當時我地就係身處香港,咁...代表...



我繼續望落去,係另一單提唔起我興趣既新聞:『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及國防部長里安猝死』

梁振英猝死就關我事!美國兩個secretary of乜乜死左關我撚事咩。

睇完報紙,我就返上屋企,阿媽不外乎問下我琴晚去左邊,然後老豆又叫我幫下佢整excel等等。

大概下午3點左右,我出門去返工,當然係阿mark果邊。

返到去我見到阿康乜事都無,我都放心返好多。

我拎起阿康隻左手,佢左手手掌完好無缺,摸上手有正常既體溫同皮膚質感,而手掌同手臂位連接處無任何疤痕,就好似隻手掌天生就係佢既一樣,但係事實上我知道,而家阿康既左手手掌,係黑核質構成,黑核質會讀取大腦訊息對缺少左既身體部位以伸展及改變觸感等等方式模擬重生全新既身體部份出黎,而且生出黎既身體部份將會同原有既完全無異...

「阿康,你見點?」



「無事丫,on99生勾勾企響度囉。」

「屌你咩...仲講笑,琴日見到你血淋淋訓響地下果時嚇死我。」

「嚇死果個點止你,組長同tony響側邊都嚇到唔識郁,我睇到佢地兩個個騰雞樣,笑到我呢。」

「你無事就好...」

「但係我覺得好奇怪喎,明明我記得我琴日係比唔知乜野打斷左我隻手掌,我仲記得我係痛到仆街,但係轉過頭tony同組長扶我返上二期果時我隻手掌又出現返,無穿無爛喎,發生咩事呢?」

「係囉,發生咩事呢?我都唔知。」

眼見阿康似乎唔記得我當時啪左粒藥丸入佢個口度,佢唔提起,我自然更加唔會講,我相信如果要同阿康解釋...實有排講。

如是者,又係平淡既一日。



然後過左一日,我收到connie既電話,connie話要做最後既一步:襲擊香港位於添馬艦既特區政府總部。

聽到connie既決定,我心情可以話好輕鬆,又好沉重:輕鬆既係,最後一步,即係當呢一次襲擊過後,阿星既計劃就等如完美結束,全球將會因為今日既事件而全面嚴禁發展黑核質,三百年後阿星口中黑核質全面普及既時代會瞬間消失,回復為而家化石能源主導既時代科技。

而沉重既係,香港畢竟係我土生土長既地方,要損害,要破壞香港既舉動我始終好難講話無動於衷,雖然我對政治無咩好感,雖然對於白宮倫敦以至羅馬既事我都唔多可惜,但係當個地方轉換做香港,學eva講句,破壞左既野始終係有人付出左既心血響度,即使無人會因為事件中喪生,破壞左既心血,留低既陰影又點樣彌補?

我同eva講左我同connie同阿星將會要做既野,eva忽然堅決咁話要陪我一齊去添馬艦。

「你都有聽到歐陽神父講既野架啦?我雖然真係好想阻止你想你收手同埋叫connie姐姐唔好做落去...但係我相信阿ming你。」

「...」

「但係歐陽神父亦都有講雖然我要信你,但係我可以陪住你,因為我係你女朋友。」



「...」

陪住我既危險係絕對有既,雖然羅馬果一次襲擊我知道係只要過程順利,我同周圍既人係一丁點兒危險都無,但係難保有任何萬一:萬一我手震滴少左血,萬一我超能力突然失靈呢?

但係我望到eva係完全表示無得商量,我唔洗旨意話唔比eva陪住。

我低頭嘆一嘆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