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ming,同羅馬果次一樣。」connie吩咐我要小心,同時將手上一支透明試管狀物體交到我手上。

「我好似係第一次親眼見到阿ming用佢既五秒超能力?」阿星響側邊講。

「阿ming...」eva響我身邊細細聲咁講,其實eva唔講我都知佢諗咩。

我地一行四人黎到位於金鐘站附近既添馬艦政府總部大樓,以維修人員身份走入大樓東翼二樓既一個暗角位。

阿星呢一刻佢套起特製既頭套,個樣完全變左另一個人,以免比周圍既人認出,畢竟,琴日先有報紙大大隻字寫住佢就係通緝犯。



據阿星所講,呢個黑核質製既頭套係一個死左既研究員開發,頭套會自動記錄附近30米範圍內所有經過既人既樣貌,可以隨時翻查而且轉換外貌。

我提起右手凝望,我諗緊,如果我呢一刻就收手唔做,會發生咩事?

我諗左好多好多,但係我得出既結論係弊大於利,始終之前已經做左個開頭...唔做好個結尾...我會後悔,而且有個神父同我講,只要今日呢一刻有一絲既後悔,呢一絲既後悔會響未來既日子不停放大,後悔既感覺會更加更加濃烈,我好怕軟弱既我響未來會比呢份沉重既後悔感覺壓死。

「啪!」

我全神貫注響手中既試管上,用平穩既力度將試管上既制推入去,同時我見到紅色既血液流入試管中,禁到最後停低,然後我將試管安放響地下,五秒過去。



「嘆為觀止。」阿星第一時間講。

「嘆為觀止?」connie開口。

我見到connie同eva都望住阿星。

「當然,對於我地三個黎講,只係好純粹見到阿ming由企響度突然就變成踎響地下,無爆炸,無火花,無巨響,好平凡,」阿星繼續,「但係對於我黎講,係時間同能量既流動規則巨大變化,你地都知我手上既錐刺...或者旁邊呢位小姐未知。」阿星望住eva。

「我手上既錐刺係穿越時空既科技產物,可以回到過去或者穿越未來,同時亦可以瞬間轉移,聽起上黎好神奇係咪?但係所謂既神奇只不過係未可以用科學黎解釋,又或者係根本唔明白當中既科學原理先會指一件事物非常神奇。」



「其實錐刺只不過係響固有空間中產生超出空間承受能力既能量,從而製造類近黑洞既扭曲空間,扭曲空間既能量會帶領物質穿梭空間,換言之,我手上既錐刺亦都只不過係能量流動既另一種形式。一種大大超出呢一個時代能夠達到既境界既形式。」

「但係阿ming既右手超能力,係將佢自己以外既能量流動停低。我既時代一直都研究緊點樣加強再加強能量流動既速度及質量,但係對於能量停止流動,即使係最強首席研究既我,亦都無任何頭緒。或者我用實例去說明,而家有一支點著左既火柴,火柴燃燒會產生光同熱,然後產生出黎既熱能會令火柴下面既部份繼續燃燒,直至全支火柴燒完為止,因為『燃燒』本身係一個大自然定律:只要有足夠既溫度,氧氣,同燃材就可以『燃燒』。呢個定律就係令火柴既木材能量流動成為光同熱,無任何一個可以阻止呢個大自然既必然定律。」

「你地或者會諗只要吹熄,只要浸水,只要斷絕氧氣來源,支火柴就會熄,但係呢d只係『拎走』火柴必定燃燒既原因,而唔係『阻止』火柴響有呢d原因既情況下燃燒,阿ming既超能力,正正就係『阻止』火柴燃燒既表現。」

「對於能量流動既停頓,相比極大度既加強能量流動,係一個完全相反而且非常可怕同無比困難既議題,佢可怕在於,如果可以掌握能量必然流動既定律,自遠古幾億年前就開始既地球生態體系,當中既萬般諸樣大自然規律都可以被擾亂:樹木靠泥土養份成長,如果泥土養份既能量流動被停止呢?所有動物透過大腦傳達訊息控制肢體活動,如果大腦傳達訊息既能量流動被停止呢?實在有太多可能性,而且每一個可能性都具有極大破壞力,只不過,停頓能量流動亦都困難無比,因為本身我地人類就係一個能量流動體,能量流動體本身要去停止能量流動原本就係天方夜譚既諗法,最簡單既問題係,點樣可以停止身體吸取食物營養既本能?」

「或者簡單d,你要點樣令你一隻手指尾靜止不動?你可能覺得好簡單,但係我可以話比你聽,你手指尾唔郁係你大腦傳達訊息令手指尾靜止,但係大腦傳達訊息本身就係一個能量流動,所以你會發現,你根本無任何方法令能量流動停頓,或者係大腦能量流動停頓,但係事實擺在眼前,阿ming既超能力的確有辦法令大腦能量流動停頓,而證明就係我地三個,會響你超能力既五秒時間內失去知覺。」「當然,呢d都係以停頓能量流動為假設前題,而另一個假設前題係阿ming你既超能力其實係無限極大化既加速能量流動,不過呢個假設好快我就ban左,因為根本無可能。」

「呢個假設係阿ming你既五秒之內,你既動作將會快過光速,所以響你既視線內見到其它所有野靜止不動,同時旁邊既人就只係見到你好似瞬間移動。但係問題在於,所有活動皆帶有能量,一個正常人係無可能承受達到光速移動既巨大能量,即使係可以,呢個人既動作亦都會帶有巨大既慣性作用力,所有比呢個人接觸既物體都會因為巨大既慣性作用力而摧毀。因為咁,呢個假設完全不成立。」

「亦因為咁,對比我...容許我自大,我響科學知識上係超越你地好多,所以充份明白同感受到阿ming呢一份超能力背後既巨大意義。而另一個問題係,到底呢一個超能力...或者講係一個巨大意義既來源─」

「...」holy shit,我同connie仲有eva原地聽左阿星一輪嘴講一大堆我明一半唔明一半既野足足十五分鐘。



「阿星...」connie開口。

「嗯?」

「我地搵個地方坐低食野啦。」

「嗯...好。」

connie開口令阿星停低唔再講落去,我同eva都響側邊苦笑。

「阿ming...呢個阿星平時都係咁?」eva細細聲問。

「唔係既...我諗呢d就係科學家同藝術家特有既古怪行為...掛?」



於是我地四個人從容行出政府總部大樓,準備去搵地方食d野,就好似返工放lunch咁,而唔係十幾分鐘前準備好要襲擊政總大樓既沉重心情。

「hi,阿星。」前面傳黎一把好似聽過既男人聲。

「...!係你!」阿星開口。

「無錯,係我,彼得‧衛斯理,你最好既拍檔...」

我望向前面,呢個人...我認得佢,兩日前我響阿mark度返工果時佢行過入黎睇,我記得佢係因為佢仲高過我少少而且青靚白淨標準靚仔一名。

佢就係彼得?

「你想點?」阿星。

「我想點?呢個問題我應該問返你先真。你到底諗緊咩?」



「多餘無謂既野我唔想講,黑核質研發科技上你嬴唔到我,口才方面亦都唔會,憑你唔洗旨意說服我。」

「咁呢邊呢個女人就要犧牲下,等你記返起貝蒂,記返起佢都係─」彼得左手一揮,一道黑影閃過,「為左黑核質而犧牲!」

黑影直穿connie個肚,響connie身上穿出一個拳頭大小既血洞,然後connie雙手掩住肚既傷口跪低。

「彼得!你‧無‧資‧格‧提‧起‧貝‧蒂!」阿星咆哮同時響褲袋抽出一堆黑珠,向彼得扔過去。

然後阿星拎起同彼得手上一模一樣既黑棍,經阿星一舉,黑棍分裂成無數黑色幼絲,每一條幼絲都接觸到散開響彼得眼前既黑珠,然後阿星再抽出錐刺,錐刺變形成為一個黑色大罩,罩住我地四個人既位置,「轟隆─」罩外巨響傳出。

黑罩縮小變返做一支錐刺,我望出去,外面一片濃煙,濃煙好快散開,我見到彼得全身血肉模糊企響度,但係佢身上所有恐怖既傷口都以肉眼可見既速度癒合緊,講起上黎,我未認真見過白色藥丸真係發揮功用既過程,我諗呢個彼得就係白色藥丸其中一個受惠者,因為呢種恐怖既情景只有白色藥丸先解釋到。

而響我側邊既eva已經完全嚇親,佢捉實我左手並且用塊臉緊緊貼住。



「阿星你同馬里亞納海溝果次唔同...出手重左好多。」好快彼得已經完好無缺,但係衣衫襤褸咁企左響度,「但係你仲有幾多黑核質原石可以用?1A?10A?比你有一千A呢個份量既黑核質,你都一樣係遲早會輸比我!」

「你果然會盜用我既研究資料,連白色藥丸你都已經整左出黎比自己。」

「係,無錯,原本我既自尊亦都唔容許我要靠你既研究資料,但係要搞破壞既人係你在先!我要做既只係阻你做既錯事!」

「我係錯?你根本唔明白,往後唔會有任何一個人同我一樣優勝而知道黑核質既末日!世上所有既事都會一步步走向滅亡,今日我就係要糾正錯事!」

「你自己就係一個錯!錯既人無資格去糾正任何野!而你做既任何野都將會比我阻止!」

「我...我唔會...我唔會比你阻止...阻止阿星。」connie企起身。

所有人既視線轉移到connie身上。

「哦...?呢個女人都吞左藥丸?」彼得將視線轉移到connie身上果個已經完好無缺既傷口,傷口上只剩返被破開既衣服,開洞既衣服露出connie腹部既白滑肌膚,「不過...呵。」

「阿星,睇黎你除左黑核質研究之外,令你身邊既女人死都係你既專長。」

「你咁講係咩意思?」

「阿星,你走得咁急,當然係無睇過同你一齊研究白色藥丸既基杜三兄弟所寫既最後報告。」

「最後報告?」

「無錯,報告上指出,一d遠離城市遠離人口密集既地區既生物樣本,會響吞左藥丸之後,有不同程度既壽命期減少。見到呢一點,代表白色藥丸仲有一定危險存在,但係你見到我都已經吞左白色藥丸,點解呢?」

「因為你覺得人同其它生物唔同?」

「錯,我並唔覺得人類有咩特別優異既地方,真正原因係,我用左少少時間實際試驗,呢樣係你無做到而唔清楚既野。經過我既試驗,白色藥丸會令生物壽命減少原因係...幅射,首先我發現實驗生物居住分佈離城市越遠,服食藥丸後會更加早死,然後我大膽進行一個假設:生物係承受唔住黑核質既幅射而加速老化身體機能。」

「然後?」阿星小心翼翼咁問,我見到阿星用右手向後面既我打手勢,示意要我用錐刺重施故技。

「然後係雖然事實上同我既假設有少許出入,但係我仍然得到一個結論:白色藥丸如果進入 一個未感染足夠黑核質幅射既生物體內,生物本身會因為突然太過接近黑核質幅射而加速身體機能老化。」

「你講大話。如果係咁,最早吞左藥丸既我一定係第一個出事既...人...」講到後面,阿星似乎都諗起一d野。

「你知唔知點解我地研究左咁耐黑核質,同黑核質有咁近距離接觸,而黑核質本身有強烈幅射,但係就唔會影響到我地?因為我地人體每一分每一秒都慢慢適應緊黑核質既幅射,由當初亞歷斯壯教授發現第一份黑核質原石開始,幅射就已經進入我地人類社會慢慢適應,呢種適應性會因為傳宗接代而慢慢累積...響黑核質一路發展既同時,黑核質既幅射亦都會被我地人體慢慢吸收,逐少逐少咁響人體裡面建立對黑核質幅射既適應性,所以當阿星你吞左白色藥丸之後,即使黑核質係直接同你體內血液,內臟,大腦,血管等等有零距離接觸,經過三百年既適應亦都會令你身體同黑核質可以完美融和。」

「...」阿星沉默。

「問題黎喇,我地三百年後既人有抗體可以免疫幅射,但係呢一個時代既人呢?」

「...」阿星仍然沉默。

「果邊果位美麗既女仕,你叫connie係咪?你吞左白色藥丸落肚係幾時既事?一個禮拜?一個月?三個月?」

「...我...唔會...唔會答你。我...一定...一定要幫阿星。」我見到connie虛弱無力,要借阿星先可以保持企響度。

「可憐...我諗你應該最少吞左白色藥丸半年以上,我好遺憾咁同你講,你將會好快死。死因係內臟及大腦承受唔住黑核質幅射而終於機能停頓猝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