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經歷穿越空間,前一秒仲係添馬艦政府總部大樓外陽光普照既環境,下一秒我身處響陰涼既地方。

我望一望,同我所調整既位置無偏無倚,我地成功返到黎connie位於黃大仙既屋企。

我回頭一望,見到阿星扶住connie瞓落梳化度,connie腰間被打穿既衫個窿,隱約透露connie腰間勻稱既身段同白滑既肌膚。幾分鐘前先比黑棍直接打穿既致命傷口,而家已經完好無缺。而connie本身顯得非常虛弱,面青口唇白全身無力撻響梳化。

阿星放低connie之後,退後隨便就跌坐響張櫈上面,雙手禁住額頭狀甚苦惱。

我身邊既eva仍然驚魂未定,我攬一攬佢掃一掃佢手臂,希望平撫佢接連比突如其來可怕既事嚇親既心情。



一邊安撫eva,我慢慢將視線由eva頭頂轉到阿星身上,我慢慢諗起頭先發生既事,雙方講過既野...

「...」我開口,「阿星。」

「...」阿星仍然雙手禁實額頭。

「我知道...你聽到我講野,你亦都知道...我將會想問乜野。」我仍然緊抱eva。

「...」阿星仍然無動靜。



我一直注視阿星,大概過左五分鐘,阿星放低雙手。

「彼得講既完全無錯,至少,以我認識既彼得,佢唔需要講假說話。」阿星抬頭望向我,「彼得無錯,我忽略左人體對幅射既接受能力...connie佢會響短期之內...因為身體機能承受唔到黑核質幅射而...而...」

「...」聽到阿星肯定左彼得講既事實,我視線不期然轉到connie身上,呢一刻connie響梳化上瞓著左,無任何痛苦既表情,只係見到胸口上微微既起伏。

我諗返起睇報紙見到過一則無離啦更既新聞...好似係美國兩位高官猝死...

兩位美國高官...高官做野既地方係邊度...五角大廈...除左五角大廈呢...白宮?



白宮...白宮...我地既炸彈襲擊目標其中一個...就曾經係白宮...而阿星講過所有事件中受傷既人都獲得白色藥丸救治...唔通─「兩位美國高官就係死於黑核質幅射引致既器官衰竭而死?」

「...」阿星注視我良久,「係...如無意外。」

「咁距離白宮案...同connie響醫院吞左白色藥丸既日子,即係...connie可能會響十幾日之後死?」我衝口而出講左我既推論,響我懷中既eva聽到我既說話突然震左一震。

「如果假設幅射對人體既影響係人人相同既話,你講得無錯,但係我響研究白色藥丸既過程中有其中一份報告指藥丸對不同膚色人種可能有不同差異...白種人會最快顯露出藥丸既治療能力...黃種人其次而黑種人會係最慢...我估計連帶黑核質既幅射應該都會對唔同膚色人種有唔同速度既影響。」

「即使係咁,都只係代表connie會遲幾日死,你講過...阿星你講過唔會有任何一個人響事件中喪生,而家你竟然同我講connie會因為咁而死。」我又感覺到我股怒火不期然既上漲。但係我保持克制。

「就算係最強既科學家都會有未見識過既事...未見識過既事?」阿星好似突然諗起d野左顧右昐,然後又望返我身上。「未見識過既事,阿ming。」

阿星一面嚴肅望住我,「阿ming,頭先你係點樣避開彼得既黑棍?」

「黑棍?我用超能力首先─」



「no,我指你第二次,我記得你既超能力有22分鐘既限制,頭先彼得第二次用黑棍攻擊你果時,你係點樣避開?」

「我─」我諗一諗頭先既事,「我無避開,我只係下意識舉起右手想擋住黑棍,而黑棍真係比我擋住左,就係咁。」

「...」阿星沉思左一陣,然後響褲袋中拎出銀色圓碟,果塊響奧海城既berliner德國餐廳裡面我地三個拎出黎玩既玩具,「你望下。」

阿星左手拎住銀碟,然後用右手手指輕點銀碟表面。

「乜事都無。」我立即回答。

「就係乜事都無先奇怪,原本銀碟對我身體既反應係變色,而且隨我唔同手指而會變換唔同顏色。」

「所以?」



「所以...」阿星又好似諗緊乜野,然後佢響褲袋拎出一粒灰色既細珠。「呢粒係起重珠,觸發條件係我用左手中指彈佢之後再講出『起重』兩個字,粒珠就會延伸,作用係專門抬起小型重物,你先用左手接住。」

阿星將灰色細珠拋過黎我呢邊,我聽阿星講用左手接住。

「然後你用右手掂下粒珠,之後再拋返比我。」

我照做,粒珠拋返比阿星之後,阿星就自己好似佢自己咁講用左手中指彈粒珠再自言自語講野...個感覺有少少似痴線佬。

「果然。」阿星將視線由灰色細珠轉移到我身上,「我有一個假設,就係阿ming你既右手會令所有黑核質徹底失靈。」

「下?」

「而且呢個假設已經幾乎唔係假設...係事實。」

「下?」



「阿ming,你既右手可以救返connie!」

「下?下?下?」

…………………………

廣華醫院內。

「阿ming,呢個我相信就係你擁有超能力既目的...你擁有超能力既意義...點樣解釋點解你擁有超能力!」阿星企響病房內既近窗位望住我。

阿星呢一刻又戴起佢個變臉頭套。

「下?」



「connie曾經講過...你對於你自己既超能力有好多疑問...而果d疑問我原本都無法幫到你解答,但係而家我相信我諗到可以完美解釋你疑問既答案...」

「...」connie真係好相信阿星。我心諗。

「你真正既超能力...係能量既停止流動。」

O please,唔好再講果一堆我聽唔明既科學理論。

「而唔係單單啪手指停止周圍空間五秒,你真正既超能力係可以停止...或者話係截斷能量必然流動既大自然原則,而黑核質比你既右手接觸過,當中所有能量流動都會永久失效...所以包括銀碟...彼得手上既黑棍同埋我既起重珠,都會響接觸你既右手一刻立即停止流動。」

「你既超能力每次只能夠維持五秒...係因為全世界呢個規模實在太大,所以相對維持截斷能量狀態既持續時間就會好短好短...而黑核質製品相比全世界實在小得多,所以黑核質就會幾乎永久被截斷能量流動...」

「既然咁講,其實其它人,包括機器,植物,都有能量必然流動法則,咁點解我隻右手掂果d野又無事?」

「我無辦法解釋點解其他事物唔會受你既右手影響,但係既然係你既右手只係截斷黑核質製品既能量流動,咁我就有一個推論。」

「推論?」

「就係唔理點解你會擁有超能力,只需要針對你擁有超能力既意義,就係你可以截斷...或者講係停止,停止所有黑核質製品既能力,當中意思好明顯,你既存在意義...應該話係你超能力既存在意義,就係要阻止黑核質發展!阻止後世開發研究黑核質既時代!」

「...」

「如果你既超能力係神賜比你既!就係神要你協助我全面摧毀黑核質時代!」

阿星既推論可謂完美無暇...但係事實真係咁?

我望住響床上面做完手術既connie...connie係要協助阿星而搞到自己咁,如果真係神要我協助阿星...意味住我都可能因為咁而累自己瞓醫院?

Connie因為我右手摸完佢腹部比彼得打穿而由白色藥丸重生出黎既皮膚,佢體內既黑核質已經完全失效,但係虛弱既身體並唔會立即回復,而且黑核質偽造既肉體部位會好快凋萎,所以需要住院緊密監測。

除左佢腹部既傷口,我仲記得connie雙眼視力都係靠黑核質而回復,既然connie體內既白色藥丸失效...咁佢雙眼會唔會打回原狀?

響我全副精神擔心緊connie既時侯,我暫時完全忘記左一個對我黎講同樣重要既人,或者如果我響擔心connie既同時可以面面俱圓...我唔會落得如此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