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幾日既報紙頭條都係普通新聞,照計政總被炸應該第二日報紙立即就報導架啦?我同阿星響廣華醫院內商量呢件事,得出左一個結論,就係彼得當時響我地逃走之後,搵到我放響政總入面既黑珠炸彈。

而因為炸彈並無爆炸,作為引導全球走向嚴止黑核質發展既最後一條導火線,需要另外再行動,connie提議立即再去政總落手,但係阿星認為響政總再遇上彼得既可能性非常高,所以地點同時間要另外再決定。

而呢幾日,阿星每日來回黃大仙同廣華醫院,未有下一步行動既決定,我只好返阿mark果邊做野。

我原本期望可以返工同時見到eva,自從eva響政總門外經歷可怕既事後,我未有機會好好地咁同eva傾一傾,但係eva呢排因為考試關係暫時唔返工,得我自己同三仔阿mark傾下無關痛癢既事,每每同佢地傾計我都顯得心不在焉。

而星期日我自己一個黎到廣華醫院探下connie,我突然諗起自從我發現左自己既超能力之後...我成日都出入呢度既?



我同connie傾左一陣閒計之後,connie突然問:「阿ming...可唔可以應承我?」問完既同時,connie由床上面打算起身。

「connie你抖下先...你仲未好返。」我輕輕禁住connie膊頭,示意佢訓返低。

一邊把口係講connie未好返,一邊我諗緊connie呢種情況有無可能好返?

「connie你想我應承你乜野?」

「阿ming...我要少少時間休息...我想你...我想你應承我,幫我完成阿星要做既野。」



「...」

我凝望訓響床上虛弱既connie,我有種感覺...我感覺connie比起之前,果種獨有既女性氣質更加強烈。

我實在無辦法拒絕connie,「好。」

我知道connie因為自己行動不便幫唔到阿星而非常非常焦慮,但係知道我會代佢繼續之後,connie馬上笑顏逐開,「太好喇...太好喇...阿ming我都會應承你...我一定會盡快好返。」

語畢,connie臉上帶一絲淚光,然後拎起我既右手,雙手緊握,響我手背上深深吻下去,久久未放。



響我右手手背掂到connie嘴唇既一刻,我有種莫名奇妙既悸動,令我重新思考我對connie既諗法...一路以黎connie無償咁教我幫我,一個非親非故既人咁對我,我係會心裡面覺得欠對方d咩咁,但係慢慢我將connie真係當左係我家姐...當我真係當connie係我家姐之後,我開始習慣有一個人對自己咁好,我開始唔覺得有欠對方。另一方面我會想去幫佢,唔係因為佢幫完我所以要幫返人...唔係咁,而係因為親密到某個程度,人係會自然為對方做d乜野而唔需要對方回謝,呢種就係情,親情愛情友情亦然。

我自己知道自己對connie慢慢建立左類似親情既關係,但係一剎那間我突然搞唔清,因為...因為connie真係一個好靚好靚既女性,外表上五官身材皮膚都散發一等一既成熟韻味,內裡上更加係才華洋溢,細心而且觀人於微既完美女人,我實在諗唔到我有咩理由唔鍾意connie,即使對方大我八歲,我響呢一刻都覺得,我比connie深深吸引住,我同connie之間只係一種親情呢個說法已經站不住腳。

過左唔知幾耐,connie放返低我隻右手,我望住connie既雙眼,我一股衝動上腦,我側身攬住訓響床上既connie。我感受到對方既微弱體溫。

「放心...connie,我一定會完成一切既事...」

「多謝你阿ming...阿星會響我屋企等你。」

「好。」我放開connie,然後起身,離開connie既病房。

走出醫院一刻我好迷茫,一方面我同自己講我好鍾意eva,eva係我第一個亦會係唯一一個我既女朋友,我甚至考慮過,過兩年同eva結婚,選定eva做我漫長人生路既永久伴侶。

但係而家我對connie既諗法算係點?我係咪移情別戀鍾意左一個大我八年既女人?我唔知道...我真係好鍾意eva,但係我同時又好在意connie,我...我...



響我諗緊呢一切既同時,我已經黎到黃大仙connie既屋企,阿星一早響樓下等緊我,未有機會同steven見個面say個hi,阿星直接開口:「目的地我已經決定好,香港最重要既地標性建築物...除左政總,就係赤臘角機場。」

「機場?」

「係,我地而家就去機場進行最後一次既行動,之後...我既使命就完成,我會立即離開,到時麻煩阿ming你代我向connie講多謝,代我多謝佢一路以黎出盡全力幫我...雖然我感覺到connie幫我係有種好特別既原因,而我唔知個原因係點亦都無問,但係我都衷心感激connie既幫助...好,我地行喇。」

我同阿星搭80號巴士去到大圍再轉車上E42,巴士畢直向機場進發,而我同阿星向摧毀300年後既黑核質時代進發。

響巴士上面,阿星一語不發,我就望住窗外走馬燈風景,我突然諗起當初發現我自己既超能力時侯...遇見connie既時候...我都係坐住巴士望出窗外。

望望下風景我訓著左...我發左一個短暫但係奇怪既夢,夢入面我強烈渴望有一個女仔可以陪住我行幾步,而我眼前出現左一個女仔既背影,呢個女仔回頭一望,係eva,eva身上著住充滿奇幻色彩既衫,同我並肩而行,我同eva行經一間商鋪,商鋪入面賣既竟然係古代唐裝,我用旅行觀光既心態抬頭望吊響度既唐裝...望左好耐,我望返前面,eva已經行先響前面,我諗住行返上去追返eva,但係我點行都好,甚至跑起上黎,eva依然越行越遠,遠到消失無左。

我扎醒,心中有股酸溜溜既感覺,好似我真係突然無左eva咁,然後我拎起手機出黎睇,eva send左個message比我:不如今晚我地去食自助餐?



呆望eva既message,我知道真實既eva仍然係響我身邊,當然呢一刻佢個人唔響度,但係我會響腦海中感覺到eva存在。

或者個夢對我黎講係個小小既懲罰,懲罰我竟然膽敢懷疑自己對eva既感覺,竟然懷疑自己鍾意左另一個人,個夢係警剔我唔好諗咁多,我只需要同自己講我真正鍾意既係eva,對於connie只不過係一時迷茫,因為我雖然係個二字頭既男仔,但係其實對整個人生黎講我仍然係懵懂不知既小朋友。

巴士黎到機場既客運大堂底部入口,我同阿星落車,等巴士駛開之後,我見到阿星四處張望,似係搵緊合適既地方安置黑珠炸彈。

阿星垂頭掩嘴沉思良久,我估阿星應該係仔細思考一個最好既地方...所以先諗咁耐。

阿星似是而非咁茫茫然行左幾步,又停低。

然後佢回頭望住我,開口:「拎住先。」

阿星將熟悉既試管狀物體交比我,管中已經安置左connie既血,只待我啪手指響時間停止既五秒內將血液注入試管內既黑珠,黑珠就會啟動倒數計時...當計時一到,又會有另一個地方被黑珠炸彈摧毀。

「我地上入境大堂─」



眼前一道黑影掠過阿星,然後我感覺到有d液體飛左上我塊臉度。

我下意識摸一摸自己塊臉,係血,腥紅色溫熱既血。

阿星...唔係,只係阿星既頭,向前飛出,跌落地上,響地上滾動。

而地上多左一片散開既血跡,其狀甚恐怖。

「阿星...鬧劇係時侯結束喇。」

彼得響遠處出現,手上擺動佢用黎打碎阿星全身既黑棍。

我回頭望返向阿星...個頭,頭以下既部份開始快速生長出骨頭...然後係血肉...呢一切以肉眼可見既速度發生,如果地上既血跡已經夠恐怖既話...眼前阿星既身體重生呢一幕已經無辦法用筆墨形容。



當阿星全個身體重生完畢,赤裸裸既阿星仍然撻響地上,彼得突然大叫:「ok,action!」

我聽到幾聲槍聲,然後阿星新鮮再生出黎既身體平白多左幾支針管狀物體。

「wayne探員!麻煩呢邊既小朋友要輕手d!」彼得指住我。

我警覺到唔妥,「啪!」右手一個響指,我立即轉身拔腿就跑,但係五秒一過,我突然比眼前既野迫住停低,因為遠處連續響起幾聲槍聲,前方既地板應槍聲而擦出火花,意味住響我見唔到既地方有槍指住我,唔到我有得走。

「你係阿ming係咪?放心...你唔會有任何事,只不過要請你訓一陣覺先。wayne探員,開槍。」

「呯!」隨住槍聲,我感覺到後背一痛,然後一股昏睡感直襲上腦,「con...nie...」

我暈低響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