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到自己訓左好耐,耐到感覺到好耐。

「啪啪。」

我發左一個好離奇既夢,夢入面依然飛快來回不同既情境,我夢見自己有超越夢境既能力,我可以操控自己大腦自由進入夢境狀態,即使係清醒時仍然可以 令自己對不存在既事有真實既身體反應,但係我清楚知道我只仍然響夢中,我響夢中夢見自己清醒時既特異能力...實在自己都覺得好複雜。

「啪啪。」

我覺得我應該係時侯起身,但係身體唔聽使就係點都郁唔到,我感覺到開始脫離夢境,但係仍然距離清醒有段距離,我懷疑呢種狀態就係人地口中所講既『比鬼責』,但係我覺得可以用生物學解釋人體呢種狀態...只不過我唔識生物學,所以唔識解釋。



「啪啪。」

有人拍我塊面,我緊緊捉住呢個實實在在既感覺,終於強迫到自己起身,我打開雙眼─

係一個空蕩蕩既房,大細大概等如一個中學課室左右,但係四面都係牆...應該話三面牆,因為我全身都比手扣鎖實,望唔到後面。

我望見全身赤裸既阿星同我一樣全身比手扣鎖響櫈上,而佢仍然未清醒。

有個人由我右後方走上前面,應該就係佢拍醒我...?



我定晴一望,佢係...吳sir,當日響黃大仙警署同另一位阿sir盤我果位阿sir。

「阿ming下麻?你都好事多為喇,竟然同個國際恐怖份子同流合污─」

「NONO,吳警員,我諗你有d誤會,嗯...呢度都係交比我處理啦。」吳sir背後有另一個人講野,把聲我認得出係果個彼得,吳sir聞聲退開,我見到彼得著上一身標準西裝,左胸前方掛住大大既FBI證件,證件上仲有彼得個樣,佢幾時變左FBI既一員?

「OK。係你地呢d國際刑警做到野,我地呢d香港小差佬無用,okok。」吳sir一臉不滿行向我身後,意味呢間乜都無得四面牆既房唯一出口響我後面。

等吳sir離開之後,彼得開口:「阿星,仲唔起身?你真係唔想聽下我講既野咩?」



我望向阿星心諗:阿星只係扮未醒?

「唔洗扮喇,白色藥丸對於身體新陳代謝既加強,你體內既催眠藥劑應該已經全數清除。」

「事到如今,你仲有咩野要講?我承認我失敗左,呢一次彼得你的確完完全全嬴左我。」阿星突然打開眼,用狠毒既眼神睥實彼得。

「嗯,睇黎你都大概估到我一早就同FBI達成協助關係,但係你又知唔知我係幾時發現你既真正計劃?」

「...」阿星沉默。

「當時響馬里亞納海溝上面比你打傷我就已經奇怪,點解你打傷我之後唔係立即去殺死教授?而係要逃走?照計當時除左我已經無任何勢力可以阻止你既行動,唯一既解釋就係,你要做出一個假象係響我阻止之下你多番嘗試殺死教授不果,希望我一直比你誤導直至事情無得回頭為止。」

「其實只要你當時直接殺死我,你就唔會有任何障礙,但係你並無殺死我,原因...我大概明,」彼得垂頭一笑,「始終,我係呢個世界上最明白你既人。」

「...」阿星仍然沉默。



「雖然我睇到你既研究筆記知道你要做既事之後,我真係好憤怒,我實在無辦法接受,不過我明白你既諗法,我知道你打從心底認同我係你最好既拍檔兼朋友,我...老實講,真係幾開心,因為一個百年難得既天才可以咁看待我,係幾咁光榮,所以,呢一刻,我既朋友啊...你要我點忍心殺死你?」彼得突然舉起黑棍,黑棍伸至阿星臉前停低。

「所以...」彼得放低黑棍行近阿星,緊緊擁抱住佢,「我只係想等你打消念頭…所以我無直接去更早既時間制止你…響德福同香港政總兩次放走你…」

我響側邊見到呢幕一個高大青靚白淨既FBI制服靚仔攬住另一個全身赤裸既男人,第一個諗法係...好GAY。但係轉個頭我又諗起,擁抱響外國係好平常既社交禮儀...

「wayna探員!」彼得高呼。

「你要做決定?」wayne探員響我背後開口,即係代表佢由一開始已經在場?定係中途加入?我全身都鎖死響張櫈度望唔到後面,我唔知。

「帶阿星返你地國家...永久幽禁。要小心唔好比佢任何一手一腳有自由活動既機會,佢隨時可以觸發未知既黑核質反應。」

「咁呢邊呢個細路呢?」



「我自有主張。」

「咁唔合規距,呢個細路非常有研究價值─」wayne探員講到一半,比彼得舉手示意停低。

「你想為你既國家帶黎d乜?你係想自己國家安安全全響我配合下開始研究開發黑核質?定係放棄呢個機會研究眼前呢個細路,同時引黎你地無法承受既毀滅性打擊,來自我憤怒既打擊?」

「...好。」wayne答道。

「嗯,非常好,我諗你地國家清楚知道我既能耐,要毀滅美國...大概三日就可以。」

「ok...然後,阿ming,到我同你既對話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