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既餘下人生?你地呢d科學家研究員就淨係識拎人黎研究?哈?」

「我並唔係你所想咁樣。我只需要你接受餘下既人生,久唔久就會有人黎搵你問幾條問題同實際用你既超能力去幫我取得研究數據。」

「研究數據?」

「無錯,你既能力即使響我既年代亦都係獨一無二既存在,但係可惜你既壽命無辦法留到見證黑核質時代既誕生,我無法令你親身影響往後既年代。」

「我既能力帶黎既影響已經夠深夠多...唔好再要我影響任何人任何事...」我雙手緊握。



「...」彼得定晴望住我,然後開口,「我由你既眼神睇出你心底裡有一絲質疑,你質疑自己做既事係咪錯事。」

彼得繼續開口,「而如果有一個挽救既可能,你會認真去考慮可行性同諗一諗係咪應該實行。」

「的確,阿星返黎呢個年代,呢件事令到好多無辜既人受害,吞左白色藥丸既人不下數千,佢地全部都會響一年之內相繼死亡。」

「但係,阿星對於黑核質未來既發現係事實,即使我唔認同阿星既偏激手段,但係我願意認真考慮點樣維持黑核質對世界既貢獻發展同時避免無可避免既大毀滅。」

「所以我需要你既幫助。」



聽到幫助兩個字,我有如比雷電擊中,全身一震。我諗起connie,我諗起彼得對connie既斷言...我突然發現眼睛有些少酸溜溜既感覺。我抬頭避免唔應該既情緒流出。

我又再深呼吸,「好。」

「好。」彼得答道。

「...」

又再陷入沉默。



良久,我開口,「如果你係阿星,你同阿星有同樣既信念,你認為你會唔會同阿星一樣咁做?」

「唔會。」

「點解?」

「因為打從一開始就根本無可能。」

「下?」

「好簡單既一個邏輯:你回到過去想用菜刀阻止人地打磨菜刀,當你成功阻止之後將來你又點有菜刀去阻止呢件事發生?」

「...」我認真思考彼得講既野既意思,「你既意思係,由一開始阿星想阻止全球邁向黑核質發展時代既行動係唔可行既?」

「你答中一半,並唔係唔可行,如果阿星真係成功令全球禁止開發研究黑核質,的確會令世界推遲開始發展黑核質既年期,可能推遲十年,廿年,但係始終會有一日開始發展,而且發展程度足夠快到令阿星有能力透過黑核質工具返黎而家呢個年代。」



「即係阿星點都無辦法阻止五萬年後既末日?」

「如你所見,因為阿星既行動,令我願意思考兩者並存既方法,而亦只有僅次於阿星既我,先有能力研究呢一點。」彼得頭微垂笑一笑,「某程度上黎講佢既行動成功左一半。可惜既係...無左阿星既能力,我既研究可以預見到係無比困難...」

「你唔打算說服阿星?」我記得彼得係要永久禁錮阿星,而唔係殺死佢。

「我太了解佢...無人比我更了解佢,佢太過聰明,聰明到無任何人可以扭轉佢既諗法...」

「...」呢一刻我慢慢感受到呢兩個人之間既關係,亦敵亦友...相互賞識...相互可惜...

「咁既然你知道阿星既計劃唔會如願實現,點解你會特登追到黎呢個年代阻止佢?」

「阿ming你比我想像中更有頭腦,唔需要我講你就會明白。」



係...當我一出口問既時候我已經心中有數。

我心中有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