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蒙上我雙眼,帶我離開左呢個地方。

好似話呢個地方係香港警察一個極秘密既處所,唔可以比我知有邊條路可以入黎,睇戲都成日有呢d橋段,唔洗我多講啦?

我帶住彼得黎到德福二期搵阿康,彼得指示首先我用右手接觸阿康既假手,令阿康體內既黑核質失靈,然後...彼得要我做非常血腥既工作:佢要我將阿康既假手成隻切落黎,然後換上佢準備既高科技義肢,當然義肢本身不含黑核質成份。只不過再點高科技都好,只係可以令到阿康既手活動自如,而失去左手掌皮膚既質感,以及知覺。

義肢會響接觸阿康傷口既瞬間自動連接好所有神經線...所以之後又係我超能力既發揮時間。

「啪。」



「...」

五秒過後,阿康開口:「阿ming呢個邊個黎?你做乜無端端摸我...隻...手...」阿康突然休克。

我轉頭望住彼得。

「送去醫院休息幾日就無事,你既朋友只係接觸左黑核質幾日,最多只會縮短五至十年壽命。」

………



咁講法…

然後我同阿mark講左一聲對唔住,然後送左阿康去醫院...廣華醫院。

connie比我既酬勞非常多,響呢一刻我用左一部份錢,比阿康好快入住左單人病房。

又係廣華醫院。

我望住阿康安然訓響病床,等到阿康雙親黎到,我同兩位講阿康只係返工過勞暈低左,而幫佢搵病房果少少錢,我拒絕左兩位想比返我既諗法,「我同阿康好兄弟黎,唔會計較咁多。就咁啦,auntie uncle我走先喇。我第日再黎探阿康。」我微微點頭,然後離開病房。



但我並唔係離開醫院,而係行去另一間病房。

我突然諗起一件事,我問彼得拎左聯絡方法,然後請佢先行離開。

彼得表示三日之內都唔會返去三百年後佢既時代,佢仲有野要同美國果邊商量。

而我慢慢咁...行去connie既病房。

「咯咯。咔嚓。」

「係我。」

connie聽到我把聲,立即勉強咁響床上坐起身,面帶笑容望住我,神色疲勞但有幾分雀躍。

connie無講野,只係吃力咁慢慢張開雙手,示意要擁抱我。



我呢一刻心中百感交雜,我原本諗定好一個大話,甚至預先請彼得離開免得被識穿。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要以鐵一般既情感面對connie,但係望住connie,佢既虛弱...佢即將面對既命運...佢望見我既歡喜...佢既歡笑...佢既美態...對於佢心裡唯一昐望既事...我好難控制自己,我控制唔到自己...我心中那根鐵一般既支柱再一次慢慢融解...

我衝上前緊緊咁擁抱connie,我唔想再煩惱到底對connie係親情定愛情,我唔想去諗eva如果知道我咁做佢會點諗,我唔想再理自己對自己既規範...我唔知我唔想理。

我響connie懷抱中聞到佢既絲絲髮香,溫柔既擁抱觸感向我全身傳來,觸感就似穿透我既身體一樣,令我內心泛起陣陣溫暖感覺。

我又諗起同connie既事...佢對路邊乞丐既無私援助...酒店晚上信任我既性感睡相...響我苦惱時侯用能夠穿透心靈既清晰目光指引我...佢對於攝影果股難以發現既真誠熱情...佢即將面對既必然...必然...必然...

我感覺到內心崩潰,我忍唔住更加用力抱實connie,淚水無法控制在眼內而奪框而出。

響connie耳中聽到我一陣陣既嗚咽聲,而connie並唔真正知道我喊既原因,佢只係靜靜比我用力攬實,任由我任性咁整濕佢件病人服。

我越激動,我越係諗要點向connie交待,我要點樣向connie講佢最大既期願:阿星失敗左,我要點樣講connie佢會響短期之內離開人世,我腦中越係盤旋呢個問題,我情緒就越激動。



我徹底喪失理智,我抬起頭,任由衝動引導自己,我兩手輕抱connie既頭,然後錫左落去。

憑藉兩唇間接觸,我響connie身上得到安慰,或者...或者我亦都帶到安慰比佢,因為connie無立即抗拒...佢只能夠一直獨自響病房等侯我帶黎既消息...佢既期望同渴求無辦法親身參與行動...無辦法抵擋獨自一人既可怕孤單感覺...

兩唇接觸逐漸令我情緒再向上翻湧─

我雙手離開connie既兩頰,向下至腰肢部份開始...開始撫摸─

雙手逐漸遊至對方的後背,手心觸及connie後背既體溫─

然後再向下慢慢到達雙腿外側─

然而connie呢刻用雙手輕輕握住我手掌,然後垂頭。

雙唇離開接觸既瞬間,我有一絲絲既失落感。



connie抬頭,用清晰既雙眼與我對視,「傻瓜。」

我憑藉果一絲絲既失落感重新勉強捉實左理智...我苦笑,「我係。」

呆呆地凝視connie難以形容既溫柔目光...我慢慢一點一點再次抓緊我以往既理智...我知道我應該講d咩...我已經準備好既對白...「阿星...成功左。佢自己離開左先免得再連累我地...佢叫我...叫我代佢向你講,佢好感謝你。」

connie無回答我,只係輕瞇雙眼,向我展露發自心底既甜美笑容,然後再抱緊我入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