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後的香港,荷里活廣場,大屏幕熱播。

「尖沙咀商業大廈,一男一女分別約30歲及26歲倒臥於C座單位。警方立刻封鎖現場,本案疑點重重,據警方調查,懷疑有疑犯率先關閉CCTV,再自行清理血跡,現場留下一個「S」字噴漆字樣,警方正追尋該名疑犯下落。但是有市民認同,並崇拜「S」組織,認為是伸張正義,為民除害。」

單位該兩名黑幫經常在大圍貧窮區專門殺人劫財,老人家也不放過!

惹起民怨,市民認為事勢造英雄,有不少市民因為崇拜「S」組織過火而中邪,又有人查出「S」組織其實來自非洲某處島嶼的鬼魂作案。

荷里活廣場上聚集人民,議論紛紛。



「是S組織救世主啊!」

「不,是殺人犯!不可原諒!」

「把殺人合理化,可以嗎?」

「S只殺壞蛋!是英雄豪傑!」

「贊同!」



「究竟這位豪傑是誰?」

「是誰人呢?」

「捉拿歸案!無情的殺人機器,混蛋!」

「有S在,香港犯罪率會減少!」

「究竟誰人在太陽眼鏡底下?」



我在廣場旁邊擦身而過,哈!冷笑了一聲。

我必須遵守Peak code繼續殺人,為市民刪除雜草。

市民正在崇拜我……

有報章登出,傳遍香港浸會大學,把「屠惡者」的美譽賦予我。

學生視我為英雄!

警察走進蘭桂坊大吃大喝,搞派對,簡直不知所謂。

但是這個充滿罪惡的都市,只要有「屠惡者」的存在,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