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否把名利放在第一位。

腿上的妙手回春!

一直臣服在我身邊的麻美,總有一天你會憎恨我嗎?

殺意還沒有克服。

我嘗試抽離角色,把水杯作不規則倒水動作。



我歇力保護的東西會失去嗎?

我夢見…我名成利就,正要給麻美一個發言機會,是一定要。

因為I afraid。

隔天,我和麻美一夜情了。

在我家中,麻美問道:「經常背負一切罪孽,不累嗎?」



「誰讓我天生就是扶爛泥的。」

麻美從後擁護著我,不時撫摸我背後的惡鬼鳳凰刺青及幾道明顯而不礙眼的疤痕。

我很享受她在背面的擁抱,那就不會聽見麻美的脈搏的跳動聲而動了殺意。

「我可以為你而死。」

「你大愚智若。」



「你認真的時候很像救世主。」

「我從來為自己…及城市而活。」

我放下美國紅酒,不知道第幾號牌子。

「你既是大名鼎鼎的屠惡者,平日卻感情用事得很。」麻美稍為挑逗我。

「是我過分專注了麼?」

「不是尷尬的,我再說一次。為你而死可以很執著。」

「這就甜在心裡。」

「這些日子你得睡眠充足,免得臨急抱佛腳。」



「我能夠控制殺意。」

「不,你不能。」麻美打開了一幢海景的窗簾。

「你享受在陽光底下殺人,那種想法在你腦海裡打轉。」

「屠惡者憑善意出發,你不曉得。有了我,城市犯罪率會減少!」咱們互敬一杯。

我自覺欠麻美一句道歉,她不是我的扯線公仔,也不是我的洩欲工具。

一直檢討錯誤但無法彌補的痛苦,只有天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