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我佔優勢喔」

「可惡......」

另一個意識的湖月

可以說是力量增強好幾倍的狀態

「...傷口越來越多了,我幾乎無法碰到他」



光是一般揮刀,風的力量攻擊

就讓零受了很多傷

「右手臂,左小腿,頭部輕傷,腹部......」

才過沒多久,零已經滿傷是傷

「這樣不行...要是在繼續下去...」



「我要繼續攻擊囉,呵呵呵呵呵呵!!」

轉眼間,湖月已經在零面前

「糟了!」

一聲巨響,產生團團濃煙

「喔~?」(驚訝)



「呼...呼呼...」

在湖月揮下來的瞬間

零將劍轉過來擋住

「反應能力還不錯...不過...」

「恩!?左手......」

「妳以為妳可以擋下我攻擊的力道嗎?」

雖然反應很好,但是還是無法擋下力道而受傷

「太弱了,妳是不可能打贏我的」



「的確...在各方面是你佔優勢,但是...你因為太高傲而輸」

「少痴人說夢了!我是不會輸的......去死吧」

「靜庭!趁現在!!!!」

「<十二絕領域 血地>( Twelve areas of blood must be )」

在短短的時間內,零對靜庭進行了訓練

睡鼠的十二能力其中之一,目前還沒全部練出來

「可惡!這是什麼?」



「血地的主要能力是將敵人行動力歸零」

------在先前的談論中------

「靜庭妳的力量我找到了很實用的一招,只是要透過訓練練出來」

「沒關係,我一定可以的」

過段時間所訓練出的結果

血地雖然可以困住他人很實用

但會犧牲到使用者的血...

「靜庭這招不可以常用喔,先休息吧,等等計畫實施時在使用」



「是!我知道了」

同樣如現在的靜庭

「靜庭...去休息吧,不然妳等一下倒下了會很麻煩的」

「好...那我先去旁邊休息了」

「可惡!竟然還有第二個人」

「我說過你會因為太高傲而輸」

「咳咳...咳...」



「自己都已經傷成還說我」

多處受傷的零,現在還咳血了

「我要原本的湖月...」

「妳說什麼?我聽不到~」

「把湖月還給我!」

「!(驚嚇),就算妳這麼說我也不可能脫離他的(冷笑)」

「你已經輸了,你沒有選擇的理由」

「如果我堅持不要呢?」

零直接向湖月走過去

「妳想幹什麼?」

「刻地印記˙邪真刻者,封!」

「這...是......什麼?」

「永別了,這是為了要封印你而練的封印咒」

「......」

「湖月,已經沒事了,那個意識不會再出來了,所以......」

零將自己的嘴唇貼在湖月的嘴唇上......

「......?...!零..零...零!這是怎麼回事?」

一時意識剛回來的湖月

看見零的動作而驚了一下

「湖月,我...剛..剛........」

「零?零!傷的好重,怎麼回事啊?算了,不管了,總之先療傷吧」

用莉風治療完畢後,湖月將零抱起 <<<<公主抱

「喔!?靜庭」

「歐尼醬,要走了嗎?」

「恩,回去吧」

「我稍微有點累...慢慢走...」

「靜庭...到底怎麼了?」

「抱歉喔,歐尼醬,我跟霜月姊現在都累了,到時候再問吧...」

「是嗎?那好吧......」

回到家後,湖月在房間陪著零

因為零隨時都有可能醒來

「總覺得...事情是由我引發的...我記得我當時被零攻擊,後面的是就不知道了...」

不明白事情的湖月

自己一個人在夜晚中慢慢思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