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

「零,妳醒啦?我把妳帶回來了」

「謝謝......」

「妳說話說到一半就昏倒了,嚇了我一大跳」

「對不起......」



零不知道怎麼了,不管湖月說什麼,她都用很簡短的話帶過

「零,對不起,是因為我吧?看靜庭也很累的樣子」

「不,沒事的,只要是為了湖月,我跟靜庭不管甚麼都做的出來」

「叮~~咚~~」

就在這時,門鈴突然響起



「零,我去應門」

「湖月,我也要去」

「叮咚~叮咚~~」 「來了~!」

打開門後,那個人說

「你好,請問認識一位叫做...?」



「...禰......禰隱姐?」

「零!原來妳在這阿!找妳好久了」

一旁的湖月完全不暸解狀況的樣子

「那...那個...請問兩位認識嗎?」

「湖月,她是我的親姐姐,之前去國外所以沒跟你介紹」

「你好,請多指教,我是霜月禰隱,叫我禰隱就可以了」

「我也是,請多多指教,我叫做楓劍湖月」

對於零的事情,大部分其實還是不是很瞭解



湖月由此明白,零對他來說,很多都還是未知數

「姐!妳的手怎麼了?怎麼有這麼大的傷口?」

「剛剛不小心弄傷的...」

「湖月,治療方面的事就交給你囉!」

「交給湖月?什麼意思?」

看見零對著湖月點了點頭後...

「湖月也擁有力量沒錯吧?」



「是的,沒錯,而且我跟零一樣是風的攻擊」

「喔?也是風?我也是呢,不過我的性質應該跟你截然不同吧?」

「應該不一樣吧?治療完傷口去練一下如何?」(零從中蹦出了一句話)

「既然是零的邀約,我怎能錯過呢?」(沒想到禰隱一下就答應了...)

「感覺...有不好的預感...呵呵......(傻笑)」

地點一樣是在同個地方,零她家的特殊空間

「湖月,我姐她,每次只要一戰鬥,就會完全不手下留情,你要小心喔...」

「...不手下留情......總感覺我會完蛋...」



聽說在很久之前,零跟禰隱在練習的時候

零都會傷的很嚴重,因為禰隱太認真了...

「<撕風者夜魔>( The wind tore Night Magic )」

如果輸了,是不是會很慘呢?

「湖月,加油囉,我要先上了!<烈火之劍>( Sword of Fire )」

「性質是火的風?」

「<火風烈波斬>( Fire Wind Liebo chopped )」



「...這是要如何避開啊?」

像風一樣狂掃而來的風

全部都有跟火一模一樣的效果

「不管了!直接揮刀擋了!」

湖月大力的揮出一刀,然而出現在他眼前的景象

讓他嚇到了......

「禰隱攻擊過來的風會改變型態?直接從旁邊閃過我揮過去的風」

「今天就到這吧」

禰隱說完,她所砍過來的風瞬間不見了

霜月禰隱,是零的姐姐,同時還是一個戰鬥老手

「連風的方向都可以途中隨意改變...我...」

「湖月,我姐很不簡單對吧?」

「恩...根本已經是風系力量持有者中最強的了...甚至所有人」

「不,再怎麼強的人一定都有弱點的」

零最後唯一有血緣關係的家人

霜月禰隱,是個非常強的人

「對了,禰隱姐要暫時住在你家喔,湖月」

「...沒關係,空房間還有3個」

同樣是風,但性質卻是火

而且還可以自己控制風的方向

「從這幾點來看...弱點...」

弱點在哪也不知道,或許根本找不到

「...雖然有點危險,不過也只能用那招了」

「湖月...那一招...是指解放式夜魔那招對吧?」

「恩...一般的夜魔不行,那就釋放全部的力量吧」

第二次的練習時間是隔天

晚上休息的時候,禰隱望著天花板

「哼!」禰隱冷笑了一聲

「要是無法打敗我,那他就一定無法保護零」

「我不想連最後的家人都失去,所以湖月...你要加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