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今天特別早起來喔,零」

一早,太陽還未升起來

零和湖月兩人就已經起來了

「恩...今天起的特別早」

「要去叫禰隱起來嗎?」



「我姊平常都睡很晚,所以應該是不用了」

突然兩人停下話來,互相看著對方

「湖月...今天的練習你真的要用解放式嗎?」

「恩...既然決定了,我就不會後悔」

解放式夜魔,先前完全是被另一個意識給控制的



不過已經被零給封印了

究竟湖月能不能使出完全力量才是重點

「零,我會贏嗎?」

「我相信你可以的,我姊的風(火燄)你一定能破解的」

說完零便起身,離開了房間



「這股不安感到底是怎麼回事...?」

零開始產生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零...起...的這麼...早阿...?」

一副看起來相當睏的禰隱對零說的第一句話

而口中的第二句話則是...

「妳...昨天晚上跟湖月"做"過了嗎?」

「老姊!妳到底在說什麼啊!?不要一起來就說夢話啦!!」

突然這麼激動的零,叫的太大聲



湖月聽到聲音後馬上就從房間出來了

「零,發生什麼事了嗎?」

「不...沒什麼」

練習時間是定在下午

「像火一樣的風,突破方式......」

「不要太勉強喔~」

「靜庭...靜庭也是呢,不可以太勉強喔~~」



「好喔~不過啊,哥哥這樣如何呢......」

靜庭對湖月說了一些方式試試看

練習時間已到,兩人都準備好了

「<火風烈波斬>( Fire Wind Liebo chopped )」

「<夜魔˙解放式>( Night Magic˙Emancipatory )」

「!那是...怎麼一回事?」

解放式之後,湖月的頭髮眼睛都變成紫色的

「這就是我的真正力量!」



說完後湖月向前衝

將刀擺在面前,直接將風刃切開

同樣的,拿刀的雙手會受傷

「我的風...被破解了?不過...在多攻擊幾次,你的手就撐不住了」

「在那之前,我會先將妳擊敗!」

「勝負已定!終將是我勝利,<火風焚移>( Fire burning wind shift )」

禰隱被風纏繞身體後,消失了



「在哪裡?跑到哪裡去了?」

「我在這裡!」

禰隱瞬間從湖月後方出現

「這種攻擊我擋的...」

「<十二絕領域 血地>( Twelve areas of blood must be )」

湖月的身體因為血地而動彈不得

「靜庭?為...什...麼...?」

因為動彈不得所以直接被禰隱的劍給刺穿身體

同時也因為受重傷,所以夜魔突然消失了

「祝你死的愉快~哥哥~」

「靜..庭...到底為什麼?」

「殺了她們我就告訴你」

靜庭已經趁機使用睡鼠讓零和禰隱睡著了

並指著她們比出"解決"的手勢

「我不會那麼做的」

「是嗎?那如果這樣呢?」

靜庭後方出現了一個人

拿出鋒利的刀刃頂在靜庭的勃子上

「妳...妳是...!」

「現在才知道已經太晚了」

「是妳計畫好的嗎?」

「將死之人不需要了解」

「撕風者...」

「休想......!」

說完,湖月的右手飛了出去

瞬間濺出大量的鮮血

「快去!......死吧!...楓劍湖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