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好糟的情況喔...」

靜庭被鞠依亞控制

零跟禰隱也被當作人質

自己的右手也被砍斷

腹部也因為如此,所以直接被禰隱的劍給捅下去



好不容易才趁鞠依亞沒注意的時候逃跑(把右手撿起來)

「<天使的庇護者˙莉風>( Angel of asylum seekers˙Li wind )」

將被砍斷的右手與手臂用回復能力給接回來

也將腹部的傷給回復了起來

「...幸好接回來了,差點以為右手要說再見了」



鞠依亞一定也會控制零跟禰隱

同時攻擊湖月

「我雖然沒有跟零一樣的思考方式,不過知道弱點就...」

說到這裡,湖月突然微微的一笑

「就勉強一次...使出我真正的實力......」



「湖月,你再說什麼呢?」

「零?妳沒事了嗎?」

湖月剛說完話,零就突然出現在湖月後方

「當然沒事囉,像鞠伊亞那種傢伙是不可能打的贏我的(微笑)」

「......」

湖月越演越演不下去

因為他認為零是被控制的狀態

所以打算用演戲的方式來偷偷解決零身上的線



但是聽到零這樣說,越聽越聽不下去

「實在是...太高傲了!」

湖月瞬間用出解放式夜魔將零的身體旁邊的空氣劃了一刀下去

「!這裡是?湖月,發生什麼事了?」

真沒想這弱點挺好對付的

不過零真的有被控制

要是失手的話......



「鞠依亞出現,控制了靜庭......」

湖月以飛快的速度,快速的解說一下狀況

「原來如此啊...擬一個作戰計畫吧?」

「剛剛我把鞠依亞對妳的控制中斷,所以她應該早想好對應方式了」

「簡單來說,就是一起行動,如果分開行動會被一個一個的慢慢解決的」

「我先進行猛攻,讓她們全攻擊我,零在趁機解除靜庭跟禰隱的控制」

「那你要如何解決鞠依亞?」

「......我有個計畫,失敗...就殺了她,而成功的話就...」



......一瞬間,湖月的臉變得很沉重

-------------------------------------------------------------------

「...逃跑了嗎?剛剛霜月零的控制突然斷了,兩個都逃跑了...?」

「鞠依亞,我在這裡!」

「楓劍湖月,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似乎先讓霜月零逃跑了?」

「哼!現在先管好妳自己吧,鞠依亞!!」

既然知道弱點了,那麼現階段的湖月對付鞠依亞根本不是問題



重點是剩下兩名被控制的人,禰隱和靜庭

「<艷決舞劍>( Yan decision sword )」

艷決舞劍一樣是控制物體

但是數量會一直不停的增加

「<夜魔˙解放式>( Night Magic˙Emancipatory ),鞠依亞!!妳完了!!」

湖月迅速的將所有刀刃擋下

直接準備朝鞠依亞攻擊

「<火風烈波斬>( Fire Wind Liebo chopped )」

「什麼!?禰隱!?」

「嘿!看我的!!!!」

這時零突然冒出來將禰隱的身後的空氣重重的砍下去

「!這是怎麼回事?還有這個人是誰?」

解除控制的禰隱,心中直接出現一大堆問號

「禰隱姊,詳細狀況等一下再說,現在......」

「呃?」接著零和禰隱眼前所看到的是湖月直接拿刀捅鞠依亞的腹部

「鞠依亞,給妳兩個選項,死和活選一個吧」

「哼!你殺了我,不怕靜庭會怎樣嗎?就算我選活著應該也沒差別吧?」

「好,我知道了」說完湖月將刀收起

「有機可趁,你完了!」

鞠依亞瞬間攻擊過來,而湖月則是用單手擋了下來

「就憑現在受重傷的妳,是無法動到我的」

「既然如此,我先走了!靜庭我就帶走了!」

湖月瞬間拔刀將鞠依亞左手和右手旁的空氣砍下去

「咳!可惡,葉返之劍!」鞠依亞從嘴中吐出大量鮮血,之後消失在湖月等人面前

「這樣就知道她是如何自在的出現在我們眼前了」

「湖月,就這樣讓鞠依亞逃了好嗎?」

「她已經受了那麼重的傷,逃不遠的」

湖月說完將靜庭抱起

「先回去吧,讓大家療養一下身子」

「湖月......」

零一臉擔心的樣子看著湖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