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

鞠依亞的腹部被湖月捅了一刀

因而受重傷而無法逃到很遠的地方

「這樣隨時都有可能被發現...」

就在鞠依亞準備要走出巷子時...



「鞠依亞!」

「楓..!楓劍..湖月...咳咳...」

因為一時嚇到

鞠依亞因此吐出了大量的鮮血

「楓劍湖月...你想幹什麼?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鞠依亞,告訴我吧!妳是不是以前有發生過什麼事?因為妳跟一般人的情緒很不相同」

「...為什麼想知道?別忘了我們是敵人」

「我不會怎樣的,而且妳自己也很清楚,妳因為受傷已經沒有力氣對況我們了」

「哼!那你就直接把我殺了就好啦,而必管別人得閒事?」

「...對我來說,這並不是閒事,是很重要的事,同時作為告訴我得答謝,我會幫妳治療傷口」



「!......為什麼?為什麼對你來說很重要?甚至還要到這種地步?」

「...我想..妳應該很少跟人對話吧?」

「......(不屑)」

之後湖月便開始說起有關他的事

包刮父母親的那場暴風......

「比起我,你比我好多了,有父母親的照顧,雖然後來都去世...」

「妳真這樣認為?妳知道父母在自己面前死亡,心有多痛苦多難受嗎?」

「......從小就被丟棄的我,什麼感情都不懂...」



「因為妳一直是孤單一人」

「...沒錯,我從小就自己一人生活,沒有任何人能幫助我」

湖月看見了...湖月看見了鞠依亞從來都沒有表現過的孤單表情

是那麼的哀傷,那麼的令人難過的表情

「抱歉,先幫妳治療傷口」

「不,不用,這是我應得的,剛誕生在這個世界上,

就被父母親拋棄,獨自一人生活,每天的生活都非常痛苦,



究竟是為了誰而活?為什麼要承受這些痛苦?到底...為什麼?(含淚)」

「先別說了,我先替妳治療,<天使得庇護者˙莉風>」

湖月將雙手覆蓋在鞠依亞的腹部上

「替敵人治療傷口,你不怕會怎樣嗎?」

「不怕,因為妳不會對我怎樣的,我相信」

「哼!這樣就隨便相信人,小心你...」

「去道歉,向所有人道歉,然後重新開始妳的人生」(湖月突然插話)

「妳知道你再說什麼嗎?這個世界都已經否定我了,我還有生存可言?」



「就算世界拒絕妳了,但我們不會...」

「少騙人了,誰會知道到時候你們會對我怎樣?」

「就相信我們吧,和我們一起生活,與我們一起作戰」

「......(默默不語)」

為什麼?究竟是為什麼?鞠依亞反覆思考了好幾次

「就算零她們大家都遠離妳了,至少還有我會在這裡」

鞠依亞瞬間把湖月的手拿開



「傷口我自己用就好了」

這時,鞠依亞手上的細線慢慢的將傷口縫合,同時發出了痛苦得聲音

「這種傷,只要縫起來就可以了」

湖月一副吃驚的臉看著鞠依亞

「暫時...只是暫時......就勉強相信你」

「這樣就對了,帶妳去見大家吧」

兩個人穿梭在馬路上,直至湖月家門口

湖月看見門口前站著三個人

分別是零,禰隱,靜庭三人

「湖月你去哪了?怎麼也不先說一聲?」

「真是讓人操心的傢伙,竟然讓我跟零在這等你!」

「哥哥身體不要緊嗎?受了重傷,雖然治療好了,但是難免有些副作用吧?」

湖月笑笑的回答三人後,大家也同時注意到了湖月身後的鞠依亞

「鞠依亞答應要跟我們同盟了?」

「沒錯,只是暫時,她本人說的」

「我們能相信她嗎?她對我們做了什麼,湖月你很清楚吧?」

「我知道,但是我不想看到有人孤單一人」

「......我知道了,但是......」

「但是什麼?」

「要讓鞠依亞住進來嗎?」

一旁的鞠依亞聽見後,走過來說

「不需要,我自己有房子」

「那就這樣吧,明天去見和時先生吧」

「......」

「鞠依亞也先回去吧,明天一早在集合就好了」

「...再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