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阿~阿~~~~」

一早,帶著睡意起床的湖月,看著雙手

「昨天......」接著湖月似乎看見雙手沾滿血跡

「!不,不會的,不會有那種事的...」

「......」



「我還是趕快做我的事吧」

湖月說完後,立刻準備到浴室洗澡

「昨天回來後,身體有點髒兮兮的,恩?」

湖月到浴室門口,發現裡頭已經有人了

「靜庭嗎?不,靜庭現在都睡很久,莫非是禰隱?」



基於好奇的心,湖月想把門打開,當手準備碰到把手時...

「湖月我知道是你,不過你現在是想打開門嗎?」

「!!Oh!My!God!(小聲)」湖月馬上知道是禰隱

「恩...我...我只是確認一下裡面是誰,有打擾到...到的話抱...抱歉....」

湖月因為緊張而結結巴巴



「...是嗎?今天有很事要忙,快去做吧」

「是!!」

湖月趕緊走到廚房

「呼~~~~~~心臟差點跳出來......」

說完,湖月便馬上開始準備早飯

當準備完早飯的時候,湖月看到一個人做了下來

「早飯準備好啦」

「恩,今天用了些冰箱剩下的食材,到時候要再去採購了」



「零跟靜庭還在睡,待會要叫她們起來,現在...說說昨天那個女孩子吧」

「......妳是說依亞嗎?」

「沒錯,昨晚你跟她說了什麼?而且又是怎麼找到她的?」

「我在附近的巷子找到她的,用血跡找到的,我跟她說了些事情......」

「你不用說,我大概知道你跟她說什麼了」(真不愧是禰隱!!)

「妳是怎麼...」

「我看到了,她眼睛所表達出的感覺,她應該一直是孤單一個人吧」



「依亞......」

「湖月!」

「恩?怎...怎麼了嗎?」

「照顧好她,所有你重要的人,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之後所有人一起見了面,並向和時解釋了這一切

「原則上就是這樣,和時先生有不懂的地方嗎?」

「我了解,總之依亞小姐現在是我們的同伴」

「然後我們今天要討論的是有關下次戰鬥的突發狀況......」



就這樣一直討論下去,一直到很晚

「嗯~~好累喔,討論到這麼晚,太陽都下山了」

「妳們先回去吧,我要先去買一些材料做晚餐」

「我陪你去吧,湖月」

「妳先休息吧,零,今天一整天都在忙,妳應該累了」

「那好吧,你要快點回來喔」

湖月面帶微笑,看著零她們走回去,結果發現有點異狀



「...?禰隱人呢?跑去哪裡了?」

「我在這裡,觀察的挺仔細的」

沒想到禰隱竟然在湖月身後

讓湖月嚇了一大跳

當他們採買到一半時

「我把大家都託付給你,絕對不可以讓我失望阿」禰隱突然說

「我會的,所以不用再擔心了」

「如果哪一天,我性命危急,請你帶著大家快逃」

「妳在說什麼!我一定會救所有人的,包刮禰隱小姐您,您可是零的姊姊啊!!」

「......」(默默不語)

之後他們回到家後,快樂的度過了這一天

「快......走......」

「!!!!!!!!!」

睡到一半,湖月被夢驚醒

「剛剛......那是什麼...?」

-

在一個很密閉的密室

「這次傷的這麼嚴重啊」

「可惡,可惡!!我絕不會饒了他!」

「他似乎實力還不錯,把你傷成這樣」

「楓劍湖月...你等著...我一定會打敗你的」

「難得看到你這麼憤怒喔,日鶴小弟弟」

「不准叫我小弟弟!!!!!!」

「是是,那我先走囉,身子自己這顧好喔」

說完便離開

「呵呵,呵呵呵呵呵,楓劍湖月是嗎?就讓我看看你還能活多久吧,呵呵呵呵」
已有 0 人追稿